美國承認逼朝鮮談判 不訴諸六方會談

+

A

-
2017-04-20 15:20:13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4月19日在國務院就美國“伊朗政策”发表講話時,特意“隱射”了朝鮮核問題,首次提到美國注重不同于以往的對朝外交接觸。同一天,美國副總統彭斯接受美國有线電視新聞網(CNN)采訪時,也就談判解決朝核問題傳達了新的信號。

身在華府的蒂勒森(Rex Tillerson)和遠在東北亞訪問的彭斯(Mike Pence),在朝鮮核問題上的最新表態非常默契。相比“習特會”后美方開始強調不求“政治更迭”、“和平解決”,他們的表態又進了一步,即強調開啟談判的可能性,并隨著中方的施壓,適時、間接提出談判的條件。


蒂勒森4月19日在國務院就美國“伊朗政策”发表講話時,特意“隱射”了朝鮮核問題(圖源:VCG)

就伊朗核問題,蒂勒森19日在國務院提到了旨在逐步解除對伊制裁的聯合全面行動計划(JCPOA)。他認為,一個不受約束的伊朗很有可能走朝鮮的路數,JCPOA未能實現伊朗的去核,只是推遲了伊朗尋求核武道路的目標而已。蒂勒森認為,該行動計划類似于美國此前對朝“忍耐戰略”,不太可能奏效。

在被問到美國究竟如何考慮界定或升級對朝鮮的定位時,蒂勒森說,美國正在審視所有對朝鮮的地位選項,包括將朝鮮列為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但也尋求其他方式,加大對朝鮮的施壓,迫使平壤当局和美國進行“再接觸”(re-engage)。当然,這种美朝“再接觸”的立足點會和以往(奧巴馬和小布什時期)不同。

按照蒂勒森的意思,在解決伊朗核和朝鮮核問題方面,特朗普政府絕對不會效仿奧巴馬時期拿“援助”換取“朝鮮妥協”的做法。

正在東北亞向日韓盟邦宣傳“習特會共識”的彭斯,這兩天除了“一貫地”表達盟邦承諾以外,也公開提到以往六方會談等機制的失敗,以及和平解決朝核問題的必要性、緊迫性。当然,彭斯所表達的談判方案并非美朝直接外交對話,而是借助中國、聯合日韓盟邦的一种多邊接觸。

也在同一天,白宮发言人斯派塞(Sean Spicer)在記者會上回答有关“朝鮮方面播放導彈轟炸美國短片”的提問時,特意強調了兩點,第一,這是朝鮮一貫的宣傳手法;第二,中方近來舉動令美方備受鼓舞,海湖莊園習特會構建的关系正在出現一些積極跡象。

斯派塞強調,中方在政治和經濟方面對朝影響力很大,美方看到中方扮演更大角色,這是一個非常積極的跡象。

通過習特會對朝鮮核威脅的討論,特朗普政府官員認識到,朝鮮有時也不聽中國勸告。特朗普在習特會后接受媒體采訪時,也提到習近平曾向他談到中朝交往史,以及金正恩尚未訪華等中方無法掌控的因素。

美國官員近日向媒體公关朝鮮核危機時都會強調,習近平当時向特朗普強調了一點,即外交是解決朝核問題的唯一可行方案,習近平也提出了自己的方案。不過,白宮目前尚未公開習近平提出的具體方案,原因是給予中方一定的時間和空間,率先對朝鮮進行施壓。待中方施壓逐漸奏效后,方案隨即付諸實施。

總體上,習特會前后,特朗普政府對朝態度經历了“先发制人式的軍事恐嚇、中美元首習特會、繼續軍事施壓(航母)、寄望中國幫助美國解決、尋求和平解決、不求政權更迭、再接觸和談判”的過程。從“卡爾•文森”號航母“烏龍”事件,也可以看出,習特會后美國已經完全寄望中國解決,軍事打擊的選項并不占優。

中方一直以來都在推動“六方會談”重啟,同時也鼓勵美國直接和朝鮮接觸。而美國拒絕妥協,也導致奧巴馬時期對朝关系基本上零進展。

按照特朗普的性格,六方會談屬于舊時的對話機制,包括奧巴馬時期升級的戰略與經濟對話,都不一定需要延續。彭斯此次東北亞行程也在暗示這一點。

就朝鮮核問題,白宮現在看重的會談模式主要由美國、美國盟邦(日韓)和中國組成。鑒于当前美俄关系的僵化現狀,特朗普政府在考慮朝鮮半島問題或提出談判解決朝核問題時,暫時不強調俄羅斯的角色。所以,可能的會談模式為四方會談或五方會談。

如果中國施壓不奏效,或拒絕加大施壓,美國可能啟動所謂的美日韓方案。如果中國施壓奏效,美朝也會適度妥協,那么美朝直接對話就有可能。另外,考慮到特朗普年末或明年初的訪華計划,中美在朝核問題方面取得進展的意願非常強烈,這也為繼續推動外交談判解決半島核問題提供了動力。

更多精彩內容請关注多維新聞FaceBook專頁

撰寫:皇金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