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身份的秘密 大選辯論揭開韓國焦慮

+

A

-
2017-04-20 21:26:36

当地時間4月20日,韓國總統大選前的第二輪電視辯論也已結束。尽管這次辯論結束后,此前大致確定的民調結果并未发生根本變化,文在寅、安哲秀的領跑仍在繼續。但此次辯論关于朝鮮身份的疑問已經讓韓國朝野為之震動。


在韓國,朝鮮問題已經成為一种禁忌(圖源:Reuters/VCG

朝鮮是韓國的“主要敵人”、“敵人”還是“友人”?這對于被意識形態嚴重影響的韓國各界來說,顯然是個尖銳且不容回避的問題。在韓國因半島危機而持續焦慮之際,面對美國等大國營造的戰爭恐懼,韓國恐怕終究得直面這個難題。

朝鮮還是頭號敵人

對韓國政界和軍界來說,伴隨著李明博、朴槿惠政府寄希望于“朝鮮崩潰”,這使得半島的緊張情緒在朝鮮核武器和韓國戰備影響下共同加劇。当舊體制將在2017年暫告一段落,新政府有望隨之確立之際,韓國各界都希望在半島問題上看到一個新答案。可遺憾的是,就在4月19日的電視辯論上,外界聽到的只有陳詞濫調。

必须承認,19日的電視辯論并不僅僅談論朝鮮危機,文、安等五名候選人討論了包括政治、經濟、國防等領域的一系列問題。但對于身陷朝核危機,更几乎遭遇“半島開戰”傳聞影響的韓國來說,無論是攻訐對手,還是緩解大眾情緒,無論話題轉移到哪里,最后都會調整到朝鮮相关的內容上。

很快,本次辯論的焦點之一就出現了,即“朝鮮是否還是韓國的主要敵人”。当保守派系正政黨候選人劉承旼向共同民主黨候選人文在寅发問,盤詰對方“朝鮮是不是韓國的‘主敵’”時,外界的焦慮和不安就隨之呈現開來。鑒于文在寅在民間的人氣極高,韓國百姓為了支持他当選還在2016年末生造了一批三字熟語口號,這使得他的答案就變得具備一定參考價值。

對韓國各界來說,一直四平八穩的文在寅并沒有給出什么特别的態度。轉播顯示,他回答這一問題時頗有躊躇,這個態度恰恰顯示了韓國政界對于朝鮮問題的微妙立場。文在寅雖然用“此問應由國防部回答,總統候選人不宜回答”的言論回避了對方的這一提問。但這一問題的真正答案其實是一目了然的。因為朝鮮究竟是不是“敵人”,參加辯論的各路人士早就心知肚明。對韓國軍方深度介入的本次大選來說,更是一個公開的秘密。

舊時代的政治慣性

從某种意義上來說,朝鮮是不是韓國的“敵人”乃至“主敵”是檢驗該國政治環境的一個試金石。它也是辨别該國左翼、中左翼乃至右翼的重要指標。從1948年開始,韓國就確立了與朝鮮的敵對狀態。伴隨著李承晚、朴正熙当局不斷強化以《國家保安法》為核心的“安保”體系,這使得“是否與朝鮮為敵”代表了韓國軍政和“民主化”時期的不同意識形態。


朝鮮戰爭在半島南部仍在繼續(圖源:Reuters/VCG

事實上,是否視朝鮮為“主敵”是有前提的。韓軍第一次將這一提法列入《國防白皮書》是1994年朝方威脅“把首爾化為火海”后的應激行動。金大中上台后,這一提法在2004年就修改為“直接軍事威脅”。這一狀態也和当時朝韓間合作趨于正常形成了對應关系。

但是,李明博政府和韓軍人士從2010年“天安艦事件”后,就恢复了視朝鮮為敵的態度,開始堅持其“朝鮮主敵”的態度不動搖,這一點更折射到了有著普遍“反赤”情緒的韓國民眾中。這也使得“主敵”一語隨即成為韓國社會各界20日的一大流行語。伴隨著韓國國防部20日再次確認,稱朝鮮雖不是“主敵”,但朝鮮確是韓國之敵。這使得韓國國內的政治空氣開始突然凝重起來。

当然,朝鮮“主敵”一說終究是劉承旼、洪準杓等人用于攻擊文在寅、安哲秀等人“從北”的傳統手段。這也是他們在指責安哲秀陣營“向朝鮮送錢”遭譏諷;批評文在寅陣營尋求廢止李承晚制訂,用于鎮壓民主運動的《國家保安法》未果之后的最后手段。鑒于文在寅給出答复之后,劉承旼也沒有繼續追問,這使得一場看似險象環生的辯論最后倒也不了了之。但這一言論終究還是揭示了韓國長期以來的焦慮狀態。

更多精彩內容請关注多維新聞FaceBook專頁

撰寫:茅岳霖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