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孫興傑:朝核危機 中美俄怎么辦

+

A

-
2017-04-21 04:02:59

朝鮮“太陽節”前后曾一度讓全世界感到緊張,人們普遍擔心朝鮮的不冷靜會引发半島戰火。然而,雖然朝鮮在4月16日做出了“挑釁動作”(一次失敗的導彈試射),美國卻突然一改此前的強硬態度,開始將對朝政策框定在“和平解決”的范圍內。

另一方面,外界盛傳朝鮮拒絕了中國朝鮮半島事務代表的訪朝請求,似乎又讓人看到了朝鮮難以捉摸的一面。對此,多維新聞記者采訪了吉林大學公共外交學院副教授孫興傑。孫興傑表示,特朗普還沒有形成清晰的對朝政策,若想和平去核,對朝鮮形成“有效而可信”的軍事壓力是前提;而對于大陸出現的又一波“放棄朝鮮論”,孫興傑認為這是個偽命題,中國從不曾“擁有”過朝鮮。


美國對朝鮮的態度軟化讓朝核問題出現了新動向(圖源:VCG)

多維:美國在近一段時間以來多次對朝鮮发出武力威脅,但在朝鮮“太陽節”過后,美國對朝政策突然開始軟化,多名白宮要員做出“和平解決”的表態,連卡爾文森號航母逼近朝鮮半島都成了一個烏龍事件。你如何看待美國對朝態度的變化? 

孫興傑:不能不說,美國“空手套白狼”了,僅僅依靠言辭就嚇阻了朝鮮在“太陽節”可能進行的第六次核試驗以及遠程導彈发射。

從美國來說,對朝鮮的威懾取得了預期的效果,但是任何有效的威懾都需要非常可信的實力。對朝鮮的威懾,不僅僅是“卡爾•文森號”航母打擊群,至少還包括三個因素:

第一,習特會之后,中美就朝核問題達成了重要的共識,中美兩國其實為朝鮮核島活動一起“喊停”;

第二,美國在敘利亞的空襲活動增強了特朗普對觸碰美國“紅线”行為進行懲罰的可信度;

第三,美國在阿富汗使用“超級炸彈”,摧毀山區地道網絡中的恐怖分子,對推動軍事設施地下化的朝鮮是非常的警告。

特朗普政府已經從武力解決朝核的立場上后退,大體反映了几個問題:

第一,特朗普政府還沒有形成清晰明確的對朝政策,從特朗普的推特就能看出,在4月份,特朗普對朝核問題的关注是“爆发性”的。

第二,特朗普的外交安保团隊還處于磨合期,当然,特朗普給了外交安保团隊極大的自主權,但是“動武”還在計划中,無論馬蒂斯還是麥克馬斯特是中東專家,對于東亞,似乎還需要更多了解。

第三,中美兩國在“去核”的問題上是有分歧的,中國還是主張和平去核,美方態度的轉變,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視為對中國方案的接受,至少可以讓“大戰在即”的氣氛得以緩和,但問題在于和平去核的前提是美國必须保持有效而可信的軍事壓力。

多維: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訪問韓國期間,先是隨行白宮官員表示薩德問題應留給下屆韓國政府決定,緊接著彭斯又與韓國代總統黃教安達成加快部署薩德進程的協議。美國究竟在薩德問題上打著什么樣的算盤?薩德問題是否會成為中美合作解決朝核問題的障礙?

孫興傑:部署薩德應該是美國長期追求的目標,它不僅是一件武器,也是綁定美韓,甚至是綁定美日韓的“鎖鏈”。

現在的情勢說白了,不是美國要求韓國部署,而是韓國求著美國部署。如果現在美國打退堂鼓,韓國肯定不樂意,也會拿出更大的代價來換薩德。彭斯在韓國談的不僅是美韓同盟多么牢固,還有美韓之間的FTA(自由貿易協定),美國要求重新修訂FTA,其實就是算經濟賬,要求韓國做出更多的讓步。

薩德的問題我們可以反推一下,如果中美合作實現了去核的目標,韓國人對薩德的熱情相比會急轉而下。從根本來說,薩德是朝核問題的一部分,甚至說是衍生品。

多維:從“太陽節”到再次試射導彈,全球輿論一度對朝鮮半島非常緊張,但有親历者表示,朝鮮國內其實“很平靜”,并沒有出現國際媒體報道的“60万人遷出平壤”等戰爭預備動作。如何看待這种反差?

孫興傑:“平靜”的說法,可能是言過其實,朝鮮只是沒有出現外界預期那樣的驚恐狀態吧。首先需要明確的是,朝鮮并不是一個和平社會,而是先軍社會,對于戰爭的威脅已經習以為常了,可以說,朝鮮的戰時動員是常態。


当全世界都為朝鮮半島緊張的時候,朝鮮國內看上去一切如常(圖源:VCG)

至于說,朝鮮黨政軍精英是否已經因戰爭的可能而疏散,外界不可能得知。朝鮮邀請200多名外國記者前往平壤采訪,本身就是要釋放一种和平輕松的氣氛。與此同時,各國記者所接觸到的也未必直抵軍政核心。就像在中朝邊境上生活的中國老百姓一樣,對第六次核試驗之類的并不在乎,甚至不关心,對他們來說,朝鮮核試驗帶來的地震,已經是見怪不怪了,這种“正常”本身就是不正常的。

多維:雖然中國方面一直在否認,但外界還是普遍認為,中國朝鮮半島事務代表武大偉在訪問韓國后沒有按慣例訪問朝鮮,是被朝鮮方面拒絕了。你曾表示朝鮮恢复外交委員會體現了朝鮮方面願意接受中國的穿梭協調,現在朝鮮的態度為什么又出現了變化?

孫興傑:恢复外交委員會至少釋放了一种信號,那就是朝鮮可能會通過談判來緩和局勢。至于說,朝鮮能夠接受“穿梭外交”,主要取決于朝鮮所感受到的壓力,如果在核武和生存之間做出選擇,那朝鮮應該是可以接受穿梭外交的。

現在各方給朝鮮划定的紅线是不要再搞核導活動,尤其是遠程導彈发射。朝鮮的做法就是搞擦邊球,進行中程導彈发射,而且還失敗了。對美國來說,朝鮮的表現似乎舒緩了去核的緊迫感,一是朝鮮不敢觸碰紅线,二是朝鮮的核導能力還不成熟和穩定。

媒體也報道,美國的航母打擊群還在朝鮮半島的“千里之外”,因此朝鮮接受外交談判的意願就會大打折扣。朝鮮的策略是典型的“游擊戰”,將“戰爭邊緣”游戲玩到極致。尋求擁有對美國的核威懾力是朝鮮几乎不會更改的目標,除非生存的壓力迫在眉睫,否則,朝鮮不會主動止步。


孫興傑認為朝鮮不會主動妥協(圖源:VCG)

多維:中國知名朝鮮問題專家沈志華日前得到國際媒體的集中关注,原因是他在上個月的一次公開講座中表示,中國基本搞砸了對待朝韓的政策,朝鮮已經是中國潛在的敵人,而韓國可能是中國的朋友,中國應該拋棄變味的兄弟情誼神話,放棄支持朝鮮,轉向韓國。其實此類的聲音已經在近几年不斷出現,你認為放棄朝鮮真的可行嗎?中國有能力同美國去“競爭”韓國嗎?

孫興傑:“棄朝論”應該是偽命題。“放棄”的前提是擁有,因此需要界定中朝关系的性質,如果中朝是正常的國與國之間的关系的話(記者注:中國官方自2013年開始將中朝关系定義為正常的國家关系),就談不上放棄或者擁有。正常的國家关系意味著相互尊重核心利益和关切,比如說,邊境相互撤軍,實現非軍事化等等。

我認為中國不存在放棄或者不放棄朝鮮的問題,因為中國并沒擁有過。從中朝关系历史來看,雙邊关系受制于第三方,朝鮮戰爭時期,苏聯是重要的外部因素。1972年中美关系正常化,至少意味著因朝鮮戰爭而出現的中美二十年對抗結束了,1992年中韓建交,中朝关系走低。此后,朝核危機爆发,一個不斷進行核開发的朝鮮的当然是中國的威脅,而且核試驗場就在中朝邊境地區。

中韓建交25年來,經貿得到長足发展,兩個社會之間的認同也在增強,但是缺少安全方面的合作,韓國終歸還是處在美韓同盟的軌道上,除非是韓國對美國軍事保護的訴求不是那么迫切的時候,中韓关系才會有更大的空間。從根本上說,中韓关系发展到今天,也提出了一個嚴峻的問題,中國是否依然可以在朝韓之間保持平衡外交;而對韓國來說,問題在于要不要在中美之間保持平衡外交。

多維:作為中美之外的另一個大國,俄羅斯的角色亦不容忽視。有報道稱,俄羅斯即將在5月開通從符拉迪沃斯托克到朝鮮羅先特别市的航线,做出加強與朝鮮經濟合作的姿態,甚至有分析稱普京試圖加強與金正恩政權的聯系,并稱此舉可能讓俄羅斯成為國際社會加強對朝施壓的漏洞。在你看來,俄羅斯的動向會對朝鮮半島局勢產生什么影響?

孫興傑:朝核問題不是俄羅斯目前最優先的事項,這是根本的大背景。普京現在面對的最棘手的問題是敘利亞,以及烏克蘭的問題,在這些問題的背后是俄羅斯要擺脫歐美施加給俄羅斯的制裁。

值得关注的是,朝核問題和敘利亞問題最近開始勾連在一起,從大國博弈的角度來看,如果美國不在敘利亞問題上做出讓步或者妥協的話,俄羅斯可能就會將朝核問題視為籌碼。從美國國務卿蒂勒森訪俄期間雙方的表態上可以看到,美俄在朝核問題上的立場有相当的差别。当然,俄羅斯在多大程度上利用朝核問題,也要看中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关系的发展。

更多精彩內容請关注多維新聞FaceBook專頁

撰寫:戴侖 甄言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