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主動掉入有罪推論陷阱

+

A

-
2017-05-19 10:31:07

美國總統特朗普自上任伊始便因“通俄門”廣為媒體詬病。此前在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的會面中又被媒體爆出涉嫌泄露機密,再次令特朗普處于輿論批評的風口浪尖。

美國司法部委任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穆勒擔任特别顧問(或調查員),領導聯邦調查局對“通俄門”的調查工作。國會兩黨議員普遍稱贊這一安排。【相关閱讀:手握呈堂證供 科米能扳倒特朗普嗎

就在大家都以為事態稍有緩和之際,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通過推特,直接批評“委任特别調查員”這一安排傷害了美國,甚至稱整個“通俄門”的調查就是美國史上最大的政治迫害。

在西方,“政治迫害”(witch hunt)的說法最早和宗教有关,后來逐漸延伸到人權,現如今被用來指代政治層面的零和斗爭。一位美國總統,在司法法制體系相對健全的情況下,空口指責有人搞“政治迫害”,這在美國也是首次出現。

“水門事件”中,時任美國總統尼克松(Richard Nixon)的做法比較謹小慎微,對外佯裝坦承合作,從不像特朗普這般使用抱怨、恐嚇的做法。特朗普公開否認通俄門(通敵賣國),否認施壓科米終止通俄門調查(干涉司法),那就應該理性看待司法部的最新調查安排。

既然自稱沒有“通俄”,特朗普為何如此在乎針對他的調查?繼“政治鬧劇”和“虛假新聞”后,特朗普又將其升高到了“政治迫害”的層級。他反應如此激烈,難道他真的在刻意隱瞞什么?


特朗普極力為自己澄清,直言遭到政治迫害(圖源:新華社)

或許,這就是特朗普一貫的作風,哪怕把自己撞得頭破血流,也在所不惜,因為他太在乎自己的“清白”和“威望”了,甚至為此可以藐視司法。【相关閱讀:共和黨為何不敢對特朗普興師問罪

正是這种心理,讓特朗普的言行完全失控。從“把希拉里关進監獄”到鄙視聯邦法官,沒有證据的情況下指責奧巴馬竊聽,再到自稱握有和科米(James Comey)談話的錄音資料,特朗普將“自我制造危機與傷害”的模式发揮到了極致。

有國會議員指責總統口無遮攔,稱美國畢竟是法治國家。甚至有議員公開將“通俄門”調查轉向刑事調查層級。轉向刑事調查的層級,就意味著当事人有罪的嫌疑。

其實,對特朗普言行進行“有罪推論”并不新奇。在左派看來,特朗普早已違法違憲,應該受到彈劾,只待調查出確鑿證据。而且,特朗普還觸及了憲法未明確提及的領域,觸碰了法律比較模糊的地帶,尤其表現在倫理道德、總統行為准則等方面。

雖然特朗普不是被調查的直接對象,但是他幕僚們和俄羅斯的聯系,以及特朗普本人魯莽、浮夸的言行和粗糙的危機處理模式,難免會促使外界向“有罪推理”的方向看待問題。

科米2月份離開橢圓形辦公室,就對特朗普的談話記了筆記,足見他根本不信任這位商人出身、沒有絲毫從政經驗、對法律事務一竅不通的總統。

前特工首腦的筆記,一般都會成為將來法庭的“呈堂證供”。這反而會更加刺激外界對特朗普進行“有罪推論”的欲望。


特朗普開除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令政府幕僚們感到不安(圖源:Reuters/VCG)

特朗普的幕僚們也戰戰兢兢,因為特朗普絲毫也不在乎自己幕僚們的輿論形象。

科米被開除后,美國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向媒體坦言,自己每天都在努力贏得特朗普的信任;“泄密門”曝光后,白宮國安顧問馬克邁斯特(H. R. McMaster)更是強調,自己不敢讓特朗普單獨和外國領導人相處。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曾經站出來為“泄密門”滅火, 將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J. Rosenstein)当做“替罪羊”。后者對此表示不滿,甚至考慮提出辭職。

最后,特朗普出面稱,司法部給出建議之前,自己早想開除科米。這种說法雖然撫慰了羅森斯坦, 但它和彭斯的辯詞則大有出入。

總之,特朗普執政4個月以來,個人言行的得失體現在方方面面,內政基本上被他引发的各种爭議所拖累。他倒行逆施的作為和“我行我素”的作風,無形中增加了針對“通俄門”調查的力度和時間。

無論他是否真的“通俄”,是否真的存在“阻撓司法”的主觀故意和確鑿證据,只要他的這种風格不改變,外界對“通俄門”、“泄密門”和“錄音門”進行“有罪推論”的思維短時期內不會消除。特朗普面臨的執政風險也將隨時存在。

更多精彩內容請关注多維新聞FaceBook專頁

撰寫:皇金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