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維·東亞和平圓桌會議第六期

+

A

-
2017-06-20 01:43:36

韓國總統文在寅上任第三天,就要求將薩德部署問題交由韓國國會討論;緊接著曝出的“國防部瞞報薩德裝備入韓”事件,更是令文在寅大為光火,下令徹查。北京時間6月7日,韓國總統辦公室表示,在完成薩德環境影響評估之前,將暫停部署薩德反導系統剩余組件。

美國五角大樓對此表示,部署薩德是一項聯合決定,相信韓國政府不會改變部署薩德的立場。

另一方面,自文在寅上台以來,朝鮮先后5次進行導彈試射。尽管美國將對朝政策調整為“和平去核”后,半島爆发戰爭的危機有所緩解,但朝核問題的解決依然困難重重。

多維新聞與東亞和平研究院邀請東亞和平研究院院長、首爾傳媒研究生院大學特聘教授、中國察哈爾學會研究員金相淳,遼寧社會科學院朝鮮韓國研究中心研究員呂超,吉林大學行政學院國際政治系教授、博士生導師、朝鮮半島協同創新中心研究員,瞭望智庫研究員,東亞和平研究院副院長王生,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院副教授、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梁亞濱,遼寧大學轉型國家研究中心研究員李家成等,就“薩德環境評估措施能否打造東北亞和解的起點”進行了討論。以下為圓桌會議實錄。

金相淳(主持人):您如何展望文在寅政府對朝鮮政策?將南北关系和東北亞趨勢方面,如何展望出現文在寅政府的因素?

呂超:這個問題要從兩個方面來看:

先從文在寅的從政經历、競選時提出的政策意向來看,文在寅總統傾向于同北方緩和緊張對峙,積極接觸,繼承盧武鉉的政治遺產推行新時期的“陽光政策”。

不過從另一方面講,畢竟是時過境遷,目前的國際環境、周邊國際局勢、南北关系不同以往了,比如說朝鮮已經聲稱是堂堂“擁核國家”了,南方對北方的經濟援助停止了10年左右,連最后的和解象征——開城工業園區都关閉了,美國加緊了對朝鮮政治和經濟的全面壓制,這樣的條件下恢复南北和解談何容易?例如在國際社會全面對朝鮮實施制裁的情況下是不大可能重新全面恢复開城工業園區的。

在東北亞局勢緊張時,文在寅当選韓國總統,這是一個由緊張轉向緩和的好跡象,但是朝鮮是否會暫停核導試驗、美韓是否會暫停軍演?美國對朝鮮的政策是胡羅卜還是大棒?韓國保守派,特别是軍方的親美勢力不斷給文在寅總統制造麻煩,所以南北和解的前景并不明朗。

我個人認為文在寅總統在出席亞投行年會強調韓朝鐵路相連重要性的建議極有意義,這個建議既順應中國一帶一路的倡議,又符合朝鮮希望加入一帶一路的願望,還突出了韓國的作用。文在寅總統這個“只有韓國和朝鮮通過鐵路相連才能實現全新的陸海絲綢之路”的建議是很有吸引力的。

王生:文在寅政府的總原則,應該是主張在朝鮮停止核導試驗等“挑釁”的前提下,無條件會談。

雖然他是金大中和盧武鉉“陽光政策”的繼承者,但目前,國際環境和國內政治都发生變化了,尤其朝鮮方面的核導能力都大大提升了。民眾不足以支持完全复制以前的“陽光政策”,只能根据朝鮮方面的回應來決定對北政策的步伐,而且要考慮美國和國際社會的制裁情況。

因此,有人稱其對北政策為“月光政策”。最主要的是先營造复談氛圍,由易到難,比如說,民間团體的訪朝活動,離散家屬會面,人道主義援助等,逐漸建立互信,消除南北對抗。

呂超:我在朝鮮的外交官那兒也聽到了“月光政策”這個說法,就是說他們也不指望陽光政策的恢复。

多維:可否請各位老師解釋一下“月光政策”?

呂超:大約是低于陽光的意思吧。“陽光”被核陰影遮擋了。

李家成:Moonshine既是月光政策,其中Moon也代指文在寅“文”的英文,有雙重含義。值得一提的是,小布什政府對朝政策曾被歸結為:鷹式接觸的月光政策。

梁亞濱:月光是陽光的反射,月亮不會自己產生光芒和熱量。所以,這個“月光政策”也有做樣子的意思吧。這是否也暗示,“月光政策”一個月就會結束呢?

王生:不會的,只是不會像陽光政策那樣普照罷了。

金相淳:“月光政策”其實還沒有被官方正式提出,只不過是有些媒體提出并傳播這种說法,但還沒有准確說明文政府的對朝政策。大家可以等韓國統一部長官的正式說法出來后可以再繼續討論。

王生:我回到最初的問題。文在寅的当選絕非偶然因素。從南北关系來看,李明博和朴槿惠保守政府執政的9年多,朝韓关系降致冷戰后的冰點,朝鮮進行了5次核試驗和中遠程導彈試射,達到了擁核以及洲際導彈試射的臨界點。

半島局勢到了一觸即发的戰爭邊緣。東北亞地區面著新冷戰的潛在風險、核多米諾現象的風險。對保守派的失望,因此,主張和平談判解決朝鮮問題的文在寅政府勝出是大勢所趨。

金相淳:對,文在寅總統在韓國會積極推動“對話為主”的朝鮮政策,但韓國保守派會對這种變化反感而造成問題。我最近一直參加開城工業園區的會議。韓國其實有變化的動作。

文在寅政府的政治趨向是左派(進步派),即充滿地具有“進步”和“改革”。因此文在寅政府會采取比過去右派(保守派)李明博和朴謹惠政府不同的南北政策。

雖然朴謹惠政府提出“制裁”和“對話”的并行政策,但主要注重“施壓”,“對話”則是以實現“無核化”為前提,導致了南北雙方激烈對抗的局面。

由于美國對朝鮮政策還是“制裁”和“對話”的并行政策 ,文在寅政府也是與美國政策同步走。但文政府會注重“對話”層面。

6月15日,在《6•15南北共同宣言》17周年紀念活動上,文在寅總統表示,“若朝鮮不再发起新的核導挑釁,韓方願意無條件與朝鮮進行對話。”文總統的這次表態在東北亞格局上已經引起了关注,可預測到韓國對朝鮮政策和韓中美关系上會有變化。

梁亞濱:文在寅的個人成長經历和價值觀使其與韓國政坛的保守主義存在較大的差别,因此我個人認為他很可能會傾向于緩和與朝鮮的緊張关系。

曾經擁有“盧武鉉之影”稱號的文在寅,甚至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重啟“陽光政策”,尽管這在很多人看來可能非常不合時宜。6月15日,文在寅總統在參加《南北共同宣言》发表17周年紀念活動的講話,已經表達了這种意思,即如果朝鮮不再進行“核導挑釁”,韓方願意與朝鮮無條件開展對話。

《南北共同宣言》是2000年6月15日,時任韓國總統金大中訪問朝鮮期間,與金正日签署发表,開啟了朝韓和解合作的新時期,南北关系也隨之出現顯著緩和。文在寅在17周年這樣一個普通周年時間发表這樣一番講話,表明了他希望朝鮮對話的願望。

韓國統一部的人事任命,也同樣揭示出文在寅政府的希望與朝鮮緩和关系的意願。几個人選都曾在金大中和盧武鉉時期直接參與過朝韓交流活動。相較于李明博和朴槿惠政府時期,統一部可能將发揮更大的作用。

王生:我也覺得在韓國政府內部,統一部的作用要提高。

梁亞濱:文在寅總統的緩和姿態不管怎么說都確實會使東北亞緊張局勢得到一定的緩和,讓各方有更多的外交靈活度,是一個“道義上正確”且不能說壞的建議。

但是,我們也要看到,過去朝鮮經常利用韓國的緩和來“緩口氣”,緩解經濟制裁的壓力。所以,如果文在寅總統真的要實施緩和政策,那么必然會對現在的聯合制裁行為造成破壞,不利于迫使朝鮮棄核,因為該政策其實是從“棄核”要求后退到“不要再挑釁”。雖然朝鮮拒絕了,但是這也可能是提高要價的策略性需要。

至于效果,我認為不會有什么實質性效果,只不過是為了對話而對話,即便有的話,也是有利于朝鮮在嚴厲的經濟制裁下“緩口氣”。

李家成:文在寅的對朝政策想法很好,但需要得到朝鮮的善意回應,以及美國的諒解。我比較贊同前面几位老師的看法。

金相淳(主持人):呂超老師剛從朝鮮回來,朝鮮方面對文在寅政府有什么看法?

呂超:朝鮮官方對于韓國領導人有一個總的評價:無論是誰当選總統,都是由美國人做主,都是傀儡總統。不過很矛盾的就是朝鮮對金大中、盧武鉉有很高的評價,對李明博、朴槿惠則恨之入骨。

這說明朝鮮對于誰当選韓國總統是非常重視的。在韓國的總統大選進行中,朝鮮給予了高度关注,但公開評論不多。總的來看,朝鮮認為朴槿惠是历屆南朝鮮總統当中壞得不能再壞了,特别是关閉開城工業園區,這是連李明博都不敢做出的壞事。文在寅是前總統盧武鉉的重要政治伙伴,對北政策也會是柔和的。所以在韓國選舉初期,朝鮮對文在寅是抱有希望的。

当前朝鮮對文在寅的看法是:有些軟弱,上任這么多天了也沒有什么作為。可以說是既有失望又有盼望。近几天出現了韓方擊落朝鮮的無人偵察機、北方士兵在軍事分界线叛逃南方兩個事件,但北方出乎意料地保持沉默。我在訪問板門店非軍事區時看到北方的軍事戒備異常緊張,但是容忍了南方軍隊的大喇叭廣播宣傳。

据了解,朝鮮允許韓國的技術人員進入关閉的開城工業園區進行設備養護維修、朝鮮部分開放了金剛山旅游觀光區,韓方的旅游投資設備保存完好。這說明朝鮮等待文在寅在緩和南北关系方面有所作為。

另一方面,朝鮮對美國高官的不斷訪韓,和文在寅即將訪問美國不斷表達憤怒,認為這是美國在“馴服”南朝鮮。6月13日朝中社社論提出“每逢在南朝鮮民主勢力掌握權力,美國就懷著極大的警惕來馴服他們與美國的步調一致”。這可以理解為朝鮮向文在寅隔空喊話,不要屈服于美國。

王生:我也來說一點:朝鮮一直對金大中和盧武鉉的對朝政策大加贊賞,特别是“6、15宣言”和“10.4宣言”,因此,朝鮮對文在寅政府的對朝政策充滿了期待。

金相淳(主持人):文在寅總統決定要進行薩德環境評估,您站在韓國的立場認為,文總統為何這么做?您怎么解讀這种措施?

王生:進行環境評估是為了維護韓國的憲政體制。 根据韓國《國防設施事業法》(第4條)和《環境影響評估法》的規定,在面積超過33万平方米的地皮上進行建筑工程時必须接受戰略環境影響評估,不到33万平方米只需接受小規模環評。

文在寅和其团隊一直主張要查一查薩德入韓是否符合民主程序,背后有沒有“貓膩”等。這樣做,既可以實現文在寅“國防改革”、“責任國防”等一系列競選承諾,也可以在處理同美中关系時多了一張牌。

梁亞濱:文在寅總統以環評為理由暫停薩德裝備的進一步部署,表面是為了尋求程序的合法,但背后肯定有外部因素的考慮。

一方面,美國政府要求韓國部署薩德;另一方面,中國政府反對韓國部署薩德。夾在中間的韓國確實左右為難,既無法擺脫盟友美國的壓力,也不想因此得罪中國。薩德已經成為新政府難以解決的“燙手山芋”。

所以,以環評為由,暫時凍結薩德部署進程,避免更多的薩德裝備被部署,確實是現在韓國政府的權宜之計。該處理方式至少能夠讓韓國政府贏得半年到一年的時間,避免中韓关系的進一步惡化。這有助于8月中韓建交25周年紀念。

韓國政府希望付出時間的成本,暫時凍結來自美國和中國的壓力,等待出現轉換的機緣。這种機緣是什么,是否會出現,現在還不知道,至少贏得了一定的時間來等待。

也許在這期間,朝核問題能夠得到解決,那么薩德繼續部署的理由將不复存在,從而避免中韓关系的惡化。這也是新政府積極向朝鮮发出對話信號的原因。当然,如果朝核問題最終依然解決不了,那么韓國政府還將重新面對這個“燙手山芋”。

呂超:有道理。

金相淳:我認為是,文總統向外界发出三种意志。這是我個人的想法,只供大家參考:

第一,國內合法意志:優先保護國家利益和國民安全,強調政府與國民共識的程序和法律合法程序。

第二,對外自主意志:優先維持國家品位和自主權,明確拒絕任何國家的施壓。

第三,國際協調意志:強調需要有关國家之間的溝通,薩德困境主要還是以韓美中三方會談才能解決。

呂超:文在寅總統在打所謂“順應民意”的牌,實際上表現了自己在如何對待薩德問題上的不自信。如果薩德環境評估沒有通過,文在寅可以理直氣壯地反對部署薩德,但是如果反之,文在寅就可以像朴槿惠那樣強行部署薩德嗎?

站在韓國國民的立場上對待是否部署薩德這個問題,是要全面考慮所有因素的,例如國際環境與周邊國家反應、薩德真實的對北防御作用、經濟因素(薩德的性價比、美國要求付錢、嚴重影響對中、俄的經濟合作)等等。環境評估僅僅是其中不重要的因素之一。

金相淳:文在寅總統是律師出身的,因此他的政治政策趨向就是“依法”。這基本概念可能對對外政策上也會出現。

呂超:我同意文總統重視法律這個因素。

李家成:我認為,這是文在寅政府面對薩德困局,國內輿論壓力以及中美壓力下做出的一种安排,以環評為借口中斷薩德的追加部署,希望中美兩邊都不得罪,但美國比較郁悶……

梁亞濱:向各位老師提問:目前韓國方面有沒有消息說環評需要多久?

李家成:全面環評需要1到2年時間吧。

金相淳:按韓國國內法律,起碼1年,但不到兩年。

王生:文在寅在見特朗普之前,也只好這樣做了。他還不敢邁的步子太大。不過這還真是個緩兵之計。

梁亞濱:對,就是一個權宜之計。

金相淳(主持人):對薩德部署方面,文總統由于需要程序的“正確性”和“透明性”而要求環境評估,實際上這產生了“凍結”薩德部署的結果。整個中國社會對這次文總統的措施如何看法?您個人又是如何看?

呂超:如果真的能產生“凍結”薩德的效果的話,文總統的舉措還是值得肯定的。因為文總統可能不敢或者不方便正面表達反對薩德的態度,采取迂回的戰術,用程序的“正確性”和“透明性”而要求環境評估,最終達到“凍結”薩德的目的,這樣的話,既符合部分堅決反對薩德的國民的要求,也照顧了保守派親美勢力的面子,也會讓美國無話可說。對文總統的這個做法應当予以理解。

突然強行安裝薩德系統,本來就是朴槿惠、黃教安這些保守派和金寬鎮、韓民求等軍內親美勢力給文在寅為首的民主派設下的圈套,文總統当選后有什么理由不迅速拋棄圈套呢?

薩德問題是橫在中韓关系中的唯一障礙。中韓FTA的全面合作、中韓在亞投行、一帶一路建設的深入合作、中韓在開通京義鐵路從而構筑歐亞大陸橋的宏偉規划中的合作……等等,中韓有著無限廣闊的合作前景,中國從來也不想、不會與韓國為敵,那么韓國有什么理由要死抱住薩德不放呢?

中美下周在華盛頓開首次外交安全對話,朝鮮事務是首要議題。如果中美先就薩德問題達成妥協,那么韓國的處境不是很尷尬嗎?

王生:中國政府堅決反對美國在韓國部署薩德,已經部署的,要撤銷。但美國的態度至关重要,文在寅也不會因為這個問題使韓美同盟出現裂痕。雖然有觀點認為文在寅這是緩兵之計,但這些措施可以以“拖待變”。在薩德問題上有一定的緩和作用的。主要是要做美國的工作。

我個人認為,薩德是橫在中韓兩國关系之間必须邁過的一道坎,是繞不過去的。薩德問題上,文在寅政府要充分展現誠意。因薩德部署問題,中韓之間失去了一些戰略互信,薩德問題處理的是否妥当,关系到中韓之間能否重新建立戰略互信的試金石。處理不好的話,中韓关系的发展不會太樂觀。

梁亞濱:總體上,目前中國媒體有一定的誤讀,認為韓國政府已經“暫停”了薩德部署,因此認為這是中國施加壓力的一個勝利。中國社會大概也有這樣的樂觀態度。

但大多數人并未注意到已經部署的兩部系統已經可以正常運轉,而且不在暫停接受環評的要求之內。

我個人認為,尽管尚未達到中國的要求,但應該算是一個好的開端。中國確實获得了一些“面子”,尽管“里子”還沒有真正解決。

李家成:在攪動中美韓三邊关系的薩德問題上,文在寅政府難能可貴地通過全面環境評估暫停了薩德的追加部署,中國對此謹慎歡迎。但已經部署的薩德組件仍在運行,仍在遠程監控中國的導彈发射情況。中國希望文在寅政府能夠采取進一步的行動,在與美國積極磋商的基礎上探討薩德撤除的合理方案

金相淳:目前我不太明白中國對文總統的看法,因此對這問題實際上不好回答。但关鍵是兩國之間需要更緊密的溝通,也需要发揮比過去更多的“主動性”。

韓中关系是在東北亞維持和平安全秩序中非常关鍵的因素之一,不能被“薩德”一個問題破壞兩國整個的关系,也不能破壞東北亞和平安全。

韓國文在寅政府的政治趨向與中國是比較接近,追求解決問題方式上也是采取“對話”的共同點,對東北亞和平安全的長期目標也是兩國政府和兩國社會的“共同目標”。

因此目前兩國更努力集中如何打造或恢复和平的東北亞地區,其主要還是采取“對話機制”。在這過程中,兩國能夠发揮“主動性”,也希望发揮“主動性”。

金相淳(主持人):文總統的措施在美國引起各种反感,您認為美國對文總統的薩德“凍結”可能采取哪些反映,或如何展望美國對韓國的應對?

呂超:這里邊有這樣一個邏輯关系:美國关注的重點不是薩德,而是借此強化美韓同盟关系,如果美韓同盟能夠保證,安不安裝薩德是次要的;中國對于既有的、历史形成的美韓同盟关系予以理解,但是絕不允許新安裝薩德系統來打破既往的軍事平衡,在薩德問題上中國是絕不會讓步的。

所以“文總統的措施在美國引起各种反感”的根本原因是美國擔心美韓同盟关系受到損害,文總統即將的美國之行可能會受到壓力,但絕不是因為韓國是否凍結薩德,而是文總統主張的韓國自主化會在多大程度上動搖美韓同盟关系。比如“韓國軍隊收回戰時指揮權”問題,真正的阻力好像不是美國而是韓軍中的親美勢力,但是韓軍的親美勢力不正是美國在撑腰嗎?

王生:薩德部署,是新形勢下,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戰略需要,美國對文在寅“凍結”薩德部署已經表示了不滿。美國軍政高官迅速表態,對韓施壓。当地時間6月7日,五角大樓、國務院以及參議院接連喊話,稱“薩德”是保護韓國國民和美軍的“必需武器”,相信部署計划“不會被撤銷”。

韓國國防部有人擔心,駐韓美軍對此是否能夠接受。這件事,也可能導致美韓关系的齟齬。也對文的執政生涯提出一些挑戰的。

梁亞濱:一方面,美國政府有可能會繼續施壓,甚至將薩德部署與否和美韓同盟在一定程度上進行掛鉤。韓國的保守主義勢力在薩德問題上與美國沒有根本性的矛盾,因此美國的聲音將可能更多地以保守主義政黨和議員的口表達出來。例如環評時間可長可短,支持部署薩德的勢力有可能會要求加快環評速度。

另一方面,美國可能會以退為進,暫停、甚至終止部署薩德,但是在面對朝鮮挑釁行為時采取不作為,讓韓國政府自己承擔安全壓力,以此逼迫韓國政府作出更多更大讓步。

我認為薩德是美國全球導彈防御系統的一部分,是美國從里根總統時期一直延續至今的夢想,只不過由于技術、財力和政治因素尚未完成而已。但是如果從“星球大戰”提出開始,至今三十年來美國一直在朝著這個方向努力。2001年小布什政府退出反導條約,就是為了部署國家導彈防御系統和戰區導彈防御系統做准備。薩德是戰區導彈防御系統的一部分。

同時,長期以來,中國政府沒有參加美俄之間的戰略武器削減談判,已經引起美方的不滿,所以薩德其實也是一個逼迫中國要么接受軍備競賽,要么接受談判,要么忍受美國構筑戰略優勢的手段。所以,美國不會輕易放棄,會繼續對韓國施加壓力,不同的是節奏和方式。

当年的星球大戰計划原名是strategic defense initiative,意為戰略防御倡議,就是導彈防御系統。

金相淳(主持人):有一個問題提問梁亞濱老師:6月底韓國文在寅總統和美國特朗普在美國進行首腦會晤,包括考慮文總統對薩德凍結、韓國左派和美國右派政權之間的差異等的因素,您對韓美关系如何展望?

梁亞濱:尽管相對于朴槿惠政府,文在寅總統本人及其政府可能在價值觀、意識形態和行事邏輯等諸多方面存在不同,但對美韓同盟的態度應該不會有天壤之别,特别是面對朝鮮威脅,韓國安全必须依賴美國同盟的前提下。

因此,我認為文在寅總統與特朗普總統的此次會晤,首要任務可能是重申美韓同盟的重要性,特别是在暫停進一步部署薩德而引发美方疑慮和不快的情況下,闡明韓國新政府的理由。所以,此次會晤的目的是代表韓國新政府,鞏固美韓之間的同盟。

但是,作為左翼政府,文在寅政府在與美國的互動過程中,特别是在涉及朝鮮問題時,一定會存在諸多不同之處。事實上,這已經引起美方的一些擔憂。這也需要文在寅總統通過高層互動的方式來尽量彌合兩國政府之間的摩擦。

金相淳:現在形勢而言,很多人預測說,6月底文總統訪美與美國特朗普總統會晤,可能會出現很多分歧。但因由特朗普總統的個性而言,也可能這种分歧容易和解或交流。

韓國政府實際上目前還沒有完全組閣,正在進行中。因此韓國還沒有設定對外政策包括對朝鮮政策。美國剛設立對朝鮮的政策,但還沒有完善。因此對朝鮮政策方面,韓美之間需要時間調整。在這調整過程中也要考慮其他周邊國家的关系。所以這次韓美首腦會議上可能不會发生太突破性的分歧或結論。

李家成:這次美韓首腦會晤,美國會對韓施壓吧,薩德部署問題、對朝政策皆不令美國滿意。估計文在寅這次美國之行不會順利。

呂超:我也覺得美國會對韓國施壓。

金相淳(主持人):請問各位老師,能否讓韓國找借口給美國討價還價,中國能與韓國哪些合作或交換利益?

王生:我個人認為,韓國不配合部署,美國沒有辦法強行部署,如同当年金泳三總統不配合克林頓政府5027作戰計划一樣。文在寅政府已經到了該出頭做南北关系的主導方的時候了,國際和國內政治情況都跟金大中和盧武鉉時期不同了,大勢所趨。

李家成:我認為,如果美國同意撤出薩德的話,中韓可以對美國提供經濟補償,畢竟特朗普看重實利。

呂超:韓國與日本不同,美國對日本是勝利者與失敗者关系,可以端架子,對韓國則不能壓得太急。

金相淳:薩德對中國這么困難,是否韓中兩國之間可以進行談判,找借口往后推或凍結。但這也不是完全解決問題。因此我想需要還是兩國之間進行秘密談判,把薩德問題徹底解決。但需要給美國借口,中國或韓國一家很難做到,但兩家或再加朝鮮合作,那就是否容易?

李家成:中韓如果先達成諒解,可以聯手對美。

金相淳:中國主動與韓國,再加朝鮮合作,俄羅斯是此后加入,美國也可能接受。這种想法主要是韓國政治環境變化才可以。是否現在就這個時刻?

呂超:别指望朝鮮會反對薩德。有了薩德,中韓才有矛盾,俄韓才有矛盾,朝鮮才會有國際空間可利用。所以朝鮮反對薩德是口頭說的,不是內心想的。

金相淳:中國想與俄羅斯合作反對薩德,但我認為方向是錯的。俄羅斯不會與中國密切合作,而更不會徹底合作。大家是否同意這個看法?

梁亞濱:朝核問題對俄羅斯來說是一個轉移東部烏克蘭危機壓力的手段,所以我不認為俄羅斯會真心徹底解決這個問題。

王生:中俄合作針對的是美國的全球導彈防御體系。

李家成:普京最近的表態還是比較強硬的。要把北方四島軍事化,以應對薩德。

呂超:俄羅斯的遠東地區受到薩德雷達照射,当然會做出反應。俄羅斯反對薩德沒有摻假。

王生:但俄羅斯有全球層次的戰略和東北亞區域層次的戰略之别。

金相淳:兩种意見都對,因此中國現在可以利用文在寅政府的政治趨向和文總統的法律趨向,與韓國和朝鮮合作,但靠“國際法”等的借口一起找個辦法。

梁亞濱:俄羅斯對美國的戰略威懾不會受到韓國薩德的影響,所以我不認為俄羅斯感受到與中國一樣的威脅。

俄羅斯在北方四島的行為確實是一個制衡手段,這也是俄羅斯的底氣所在,雙方都有手段。关鍵是俄羅斯對美國的戰略威懾不會因為韓國的薩德部署而受到實質性削弱,因為俄羅斯擁有廣大的戰略空間和距離美國更近的區域。

金相淳:被薩德痛苦的是中國,但利用薩德是俄羅斯、日本、美國以及朝鮮,中間被卡住的是韓國。現實情況中,中韓兩國還是會有合作空間,因為文在寅政府現在上台執政,也許可以試試或推動。

金相淳(主持人):文總統上台也是東北亞地區造成新的重要變化因素。為東北亞和和平您對文在寅政府哪些建議?尤其對中韓关系、中國與半島关系上哪些建議?

呂超:我們對文在寅總統的建議:

第一、以明確的態度撤除薩德系統,掃除中韓关系中的障礙。中韓之間恢复全面的戰略合作伙伴关系。

第二,中韓協商,共同推進重啟六方會談機制,在解決朝核問題上加強合作。目前應当共同推進“雙暫停”,促談判,緩和半島局勢。

第三,共同應對日本右翼否認历史罪行的言行,警惕日本借修改和平憲法表現的复活軍國主義傾向。

第四,中韓建立執政黨際、政府際、軍際的長期聯系和緊急聯絡機制。便于及時溝通、協商。

第五、中韓尽早實現高峰會晤或領導人互訪。

金相淳:我認為,為實現東北亞地區的和平发展,有关國家之間需要同步進行“多邊”和“多層次”的各种會談機制,包括除了南北、韓中、中美、朝美、韓美之間的雙邊對話,對薩德問題上進行韓中美的三方會談,對朝核問題上進行韓朝中美的四方會談,對朝鮮問題上進行六方會談。

運用這种“多邊”和“多層次”的各种會談機制中,最关鍵是韓中兩國如何发揮跟過去不同的“主動作用”,不能像過去那樣由于朝鮮和美國主導變成再次出現僵局。

韓國進步派政府上台是很好的轉折點,可以利用這次的變化,在東北亞地區成為“對話談判機制”的試驗場。

王生:目前,東北亞地區的戰略指向有兩個,一個是動蕩的,以美國為首的以強化雙邊軍事同盟構筑亞太版小北約的軍備競賽而走向新冷戰的方向;一個是和平合作的,以中國倡導的中日韓經濟一體化、一帶一路而走向合作共贏的方向。

文在寅政府主張東北亞和平,通過改善朝韓关系來解決核問題。

我個人認為朝韓关系的改善可以為复談創造一定的氛圍,朝韓关系是可以帶動相关國家关系的改善。美朝、朝日关系等。如果韓國和日本都往和平解決的方向推動,那么,中國倡導的“雙暫停”和“雙軌制”方案的呼應力量會更強。

在中韓关系方面我覺得韓國應該搭上一帶一路的便車,也是文在寅政府解決就業問題的一個新增長點。在中美之間,韓國不要抱著騎牆的態度。原來韓國的外交哲學是強化美韓同盟,在中國面前就會地位上升,跟中國走近在美國面前有面子。其實這是誤判。

文在寅政府曾表示重新定義“友邦”概念,所謂的友邦,應該是為朝鮮半島和平的到來、為南北分裂的結束而做出貢獻的國家。他和盧武鉉都非常重視中國在朝核問題解決和統一問題上的合作,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中韓关系會峰回路轉。我非常贊同前總統盧武鉉的一句話:韓民族要想在大國博弈的東北亞地緣政治格局中发揮作用,除了要有自強不息的奮斗精神,還要准確判斷局勢,選擇好合作的方向及盟友。

梁亞濱:國家不能選擇鄰居,希望韓國政府能夠妥善處理中韓兩國間的消極因素,共同促進兩國关系的健康发展。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可能將本國安全建立在别國的不安全上。

希望文在寅總統能夠尽快訪華,特别是在今年中韓建交25周年之際,釋放足夠的誠意和善意,抓住時機大力改善兩國关系。這件事做起來并不容易,但是兩國都必须要去做。東亞和平不能掌握在别人手里,需要中韓共同努力。

李家成:首先,希望文在寅政府能積極主動地修复、改善中韓关系,早日訪華,實現首腦峰會。

其次,在薩德問題上尋找替代選擇,比如宋永武防長候選人提出的“標准3型導彈”代替“薩德”。

再次,韓中財長時隔一年會晤,探討兩國合作事宜,是一個良好的開端。中國感謝韓國向亞投行的項目准備特别基金捐款800万美元。

最后,中國支持文在寅政府所提出的南北和解、合作與共同繁榮構想,希望南北直接展開高層磋商,實現雙暫停:暫停核導挑釁、暫停聯合軍演。

文在寅上台后,推出一系列改革新政,內政方面卓有成效,外交方面大力推行特使外交,內政外交煥然一新。在外交政策領域,文在寅對朝外交最為積極主動、也最為大膽進取。然而,朝鮮對文在寅政府的主動示好,并不領情。

金相淳:謝謝各位老師的建議,我一定會轉達給文在寅政府。

多維:目前在朝鮮半島問題上,美國特朗普方面迫切地希望在外交場取得成績,從而迎來解決國內壓力的空間;中國方面最主要的追求依舊是半島的長期穩定;朝鮮也希望能夠得到來自韓美,尤其是來自美國的安全保障。

而現在最有趣的是,作為進步派的文在寅,沒有保守派“必须對朝鮮強硬”的包袱,在目前薩德的背景下,也更容易得到中國的信任。

那么請問各位老師,是否認為文在寅能夠成為解決朝核問題的一大契機?

呂超:朝核問題解決需要綜合因素,文總統的当選当然也是有積極意義的因素之一。

王生:文在寅的努力方向是對的,朝核問題應該是先由南北关系做起,內因是變化的根据。

金相淳:我看文在寅政府出現,六方國家群都有好戲過來,大家都有挑戰的機會。但這一定是往“對話機制”方向而作到“和諧”的結果。

其中,当然有些國家不滿,但关鍵是六方國家的市民社會,就是人民的和平為主。那就這條路會受“歡迎”,可获得“正当性”“正確性”“合法性”。六方國公民所要的方向才是准確的借口。

多維:特朗普多次表示願意和金正恩直接會晤,一反美國過去的既定政策。而朝鮮近期釋放被拘留美國大學生瓦姆比爾(Otto Warmbier)一事,外界被視為是朝鮮對特朗普的回應。

各位老師如何看待平壤的這個舉動?美朝之間是否在近期內有获得實質突破的可能?

金相淳:朝鮮需要找借口與美國對話,但這次(釋放人質)可能不算這种意思,可能把注意力轉向到朝鮮問題上。

呂超:釋放美國大學生這件事說不定會弄巧成拙,激怒一些美國人。畢竟那個美國人成了植物人。他的罪不該死啊。

金正恩玩兒“人質外交”遠不如金日成和金正日,這次“玩砸”啦。

李家成:瓦姆比爾昏迷返美事件,已在美國國內激起反朝聲浪,美國不太理解此時文在寅的對朝新政。

王生:美國不跟朝鮮解決安全保障問題,不建交的話,美朝接觸也好,會談也好,都是扯皮,不會有大的发展。

李家成:我認為,文在寅在薩德和對朝政策上挑戰美國,美國反應很大,呈現“政策鴻溝難以彌合”的情勢,文在寅此次赴美之行,首在爭取到美國對其政策的諒解。

梁亞濱:我不認為美朝之間會在短期內有實質性改善。

目前美國的選擇大概有三种:戰爭、交易和制裁。在朝鮮获得能夠打擊美國本土之前,美國政府應該不會輕易走向戰爭,特别是中韓都反對戰爭手段。

交易的話,朝鮮不會放棄核武器的情況下,最多是凍結,不再研发打擊美國本土的能力,所以只能是美國事實上承認朝鮮的現有核能力。

但是這會對全球核不擴散體系造成實質性破壞,以后會有更多的國家走向核武化。所以,美國最可能會繼續加大制裁壓力,同時對中國施壓。

梁亞濱:提問呂超老師,朝鮮現在經濟怎么樣?糧食產量如何?聯合國的制裁在朝鮮民間是否有效果?

呂超:朝鮮最近一季的水稻插秧已經順利完成,旱災問題不大。但籠統地說,整體狀況還是很困難,國內工業經濟沒有什么起色。

制裁對朝鮮的顯著效果,就是工業发展停滯,外貿少了煤炭因素,再加上金融制裁,現在外汇奇缺,外貿陷入困境。但是普通百姓的生活水平還是有所提高,糧食問題不是那么嚴重短缺了。

不過,平壤的領袖工程還是驚人的。一年一條大街的建設速度真是“万里馬”!朝鮮的建筑工程全部為軍隊完成,這樣最大的建筑成本——勞動力成本就是零。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有這樣的條件啊,無償使用勞動力,而且是長期的!

金相淳:這就是目前朝鮮虛張聲勢的基礎。明白了。

呂超:是的,美國期待的制裁效果是達不到的。現在美國遷怒于中國,說是要制裁中國企業。中國企業有違法行為自有中國法律來管,美國人是否昏了頭,里外不分啦?

多維:東北亞四月危機之后,遂進入到了一定的平靜期。但往往平靜之后方可能出現變化,沸騰、喧囂的階段反倒是最安全的。經過這一段的平靜期,東北亞會否在一系列變量下,比如文在寅的上台、特朗普不同于以往的對朝政策、朝鮮自身的變化等等,出現轉機?

金相淳:我看變化因素是有的,譬如除了韓國方面,韓美、韓中的首腦會晤,南北試圖交流以外,中美之間的2+2戰略對話、中國積極推動一帶一路和AIIB因素等。有了更丰富的轉折因素,但关鍵就是如何合作、重視跟誰合作上,各國會采取不同策略。

梁亞濱:特朗普政府目前的對朝政策是不斷試探各种手段,在每一扇門前敲一敲,看看朝鮮和其他國家的反應,但是并沒有想要打開門的意思。所以,目前還是延續制裁的手段。但是根据呂老師的觀察,制裁顯然并無法達到美方的期待的效果,也許還需要時間去檢驗。

王生:我覺得現在朝鮮是處于一個觀察期,看文在寅訪美后的政策變化,看特朗普的政策選項趨勢。所以,上半年不會有太過激的行為。主要是看8月份軍演的情況有沒有變化。如果沒有變化,“外甥打燈籠”——照舊,下半年會有點危險。

金相淳:就是東北亞面臨了新的“轉折期”。但如何利用,在各國有所不同的想法中能否找到出路,那么它就是贏家。

多維:那么所謂的轉折的关鍵,究竟系于何方之手呢?有觀點認為,特朗普政府的對朝基調依然強硬,此時除非朝鮮主動打破局面,朝鮮半島的局勢不會有明顯改觀。另外,最近特朗普對朝政策有些軟了下來,朝鮮也就會把特朗普視為紙老虎,也就會有下一輪挑釁的可能性。

梁亞濱:雙方都在虛張聲勢,但目的不同。朝鮮要逼迫美國跟它直接談判,承認它為有核國家。美國想要通過嚇唬和加強制裁逼迫朝鮮主動放棄核武器,而且向全世界展示研发核武器的后果:殺雞儆猴。這雖然無法徹底解決朝核問題,但是會給其它又非分想法的國家以警示。

金相淳:由于美國可能发生特朗普彈劾可行性,特朗普也可能為突破這种局面,會做出以外的動作,其中就是對朝鮮單獨“動武”。確實有這种可能性,這是美國學者的看法,韓國也有人提過,我也不排除這种可能性。

但這只是存在可能性的意思,并不是可能性大不大的問題。

呂超:對朝鮮單獨“動武”——我也擔心這個問題出現。這就會攪亂整個東北亞局勢。

多維:除了與美國、中國的关系,文在寅總統是否還面臨國內的挑戰?

就國防部瞞報薩德发射車入境一事,盧武鉉時期統一部長李钟奭對多維新聞表示,雖然軍人出身的軍隊高層長官們對文在寅總統給予了競選上的支持,但軍隊和國防部仍然沒展現出全力支持文在寅總統的姿態;同時他也承認,朴槿惠政府缺乏對各個政府部門的掌控,文在寅正在做這樣的努力。

國內這些不確定因素是否會對文在寅的對朝政策、外交政策造成掣肘?

金相淳:國內的挑戰暫時不會太多,因國民的85%以上支持文在寅政府,加上保守派現在實際上不存在任何力量,也沒有受到支持。我看暫時還是由于進步派趨向進行對外政策和對朝鮮政策的。

梁亞濱:韓國總統的權力非常大,是一位帝王般的總統,尽管會有國會的掣肘,但是文在寅強行推行政策的話,依然可以推動。

李家成:不過也應該看到,康京和的人事聽證風波,使韓國政坛出現了政界與外交界正面對抗的罕見場景。宋永武的人事聽證也會遭遇阻力。

呂超:文在寅当然面臨國內挑戰,最大的挑戰是軍方親美派,不是已經開始找麻煩了嗎?朴槿惠、黃教安的支持者、金寬鎮、韓民求的軍內強硬派,還有來自李明博的勢力,因為文總統聲稱要為盧武鉉前總統討回公道。在野黨的強硬派也并不消停,國會里也不會一帆風順……

金相淳:韓國國內方面,現在要看明年的地方選舉,這結果還是進步派获勝就這文總統的任期都是像金大中那樣可以以進步派方式進行對外和對朝鮮政策。关鍵是明年地方選舉和修憲案如何進行而通過的問題。

撰寫:戴侖 希文 陳清來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