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版亞太再平衡?印太戰略引熱議

+

A

-
 
美國總統特朗普北京時間11月10日下午到達越南,開啟他亞洲行程中的APEC之旅。特朗普在APEC的主題发言,是否會提到“印太戰略”是各方关注的焦點。這一新提法來自美國國務卿蒂勒森,日前他在訪問印度期間,提出“印度洋——太平洋”新戰略,建立美、印、日、澳4國戰略伙伴关系。在外界看來,“印太戰略”帶有明顯的制衡中國的意圖。

對此,多維新聞記者采訪了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阮宗澤、中國外交學院戰略與和平研究中心主任苏浩、北京師范大學國際关系研究所所長張勝軍。在苏浩看來,“印太戰略”這一動向非常值得关注,美國若想把這一戰略坐實,無疑要將對印度的軍售等級大幅提升。阮宗澤表示,他國之間正常发展相互关系,中國都樂見其成,但如果針對中國,中國必须要展示出底线。張勝軍則認為,大國之間的戰略克制會讓美國仔細權衡“印太戰略”的利弊。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左)在于印度總理莫迪會談中明確提出“印太戰略”(圖源:VCG)
多維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日前抵達印度,與印度總理莫迪會談,討論強化兩國經濟與安全合作,并協商发展“印度洋——太平洋”新戰略,建立美、印、日、澳4國戰略伙伴关系,意在聯手制衡中國。你對此如何評價?

苏浩:美國的印太戰略構想在奧巴馬時期就已經形成,美軍太平洋總部曾經向前總統奧巴馬提出建議,應該把美國的亞太戰略框架延伸到印度洋地區,使得太平洋總部能夠更好发揮作用。奧巴馬時期也展開過“馬拉巴軍事演習”,涉及美、日、印、澳,把印度也引入進來,在印度洋或太平洋都曾進行過軍演。

印度的戰略家也曾提出過“印度洋——太平洋”這個概念,要和美國建立軍事上的連接。日本方面也提出過“自由與繁榮之弧”,也是要把印度拉攏到這個框架里面來。

但對于美國來說,此前更多的是從軍事層面考慮,還沒有提高到戰略層面的高度。而前不久蒂勒森在印度的講話,強調了美印“下一個世紀”的戰略伙伴关系,未來一百年要強化和印度的合作,這樣就把美印的軍事关系提升到戰略層面來。

這是一個非常值得关注的動向,而且若想把這一設想坐實,美印之間的軍售水平勢必大幅提升,美國把最高科技的武器裝備賣給印度,比如電磁彈射器、無人機等等。這個做法有很明顯的戰略意圖,就是利用印度來牽制中國。這也是為什么前一段時間中印洞朗對峙事件中,美國一定程度上對印度表現了肯定的態度。

阮宗澤:关于“印太戰略”,有兩個層面的內容:一是今天的中國是自信的,其他國家如果发展正常的关系,中國都樂見其成,不會有意見,這是中國自信的表現,就像中國也要和其他國家发展关系一樣。

但是第二個層面就是這种关系不要針對第三方,不要針對中國,如果是以針對中國來发展這种关系,試圖對中國進行壓制,那中國就有意見了,要有底线。

所以有的國家在重啟或者炒作這种四國聯盟,而且要把矛頭指向中國,我覺得,第一這是一個落后的,過時的想法,它不符合今天全球化的時代;第二,即使他們想要這樣做,我認為也不可能取得多大的進展,更不可能成功,因為今天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或組織能夠遏制中國,在這一點中國是充滿信心,而且非常霸氣。

即使這四國想要壓制中國,我覺得也做不到,因為中國和這四國关系都非常密切,中國與美國經貿的增長,和印度的关系近年有很大的发展,澳大利亞將近三分之一的經貿合作是同中國開展的,日本是中國的近鄰。所以這种做法是對這四個國家本身的一种傷害,沒有什么好處,最重要的是不符合時代的潮流。

撰寫:戴侖 嘉崎 楊沫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