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印太发言擊中日本 安倍APEC再摔一跤

+

A

-
2017-11-11 02:07:18
日本力主的TPP在11月11日壽終正寢,這與特朗普的“印太”发言其實大有关系(圖源:AFP)

当地時間11月11日,日本力主的跨太平洋伙伴協議(TPP)正式流產,并更名為
“全面進步跨太平洋伙伴協議”(CPTPP)。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越南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的“印太”发言就帶來了最具破壞力的成果。這一打擊不啻于讓剛摔了個后滾翻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再跌一跤。

此前,“印太”這一提法曾被日本、印度乃至澳大利亞等國先后談及,正變成近年來炙手可熱的大“IP”(知識產權),相关各國就很期待看到特朗普(Donald Trump)就此說點甚至做點什么。遺憾的是,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在峴港APEC大會的主題发言并沒有讓相关各國得到理想的回答。很多当事國媒體憤憤然,強調“聽眾几乎沒人為他的講話鼓掌”。但主要來自日本的這种不滿也揭開了相关國家搭便車的意圖和失敗的憤怒。

特朗普发言讓誰最失望

對外界來說,所謂美國的“印太戰略”(Indo-Pacific Strategy)自然是目前最為時髦和炙手可熱的“願景”(vision)。對面臨民主黨陣營下野,跨太平洋伙伴協議(TPP)流產,美國選擇“孤立”的日本安倍当局來說,這一口號的出現無疑讓他一度感覺救主降臨。

也就在11月10日,特朗普終于在峴港的APEC峰會上就“印太”說了點什么,不過,他的发言完全出乎了期待“結盟”的日本等國的期待。他強調美國“將與任何想成為我們伙伴、并將遵守公平互惠貿易原則的印太國家達成雙邊貿易協議”。這意味著華盛頓在未來一段時期內已經基本否定了奧巴馬(Barack Obama)時代主張多邊協議的主張。

必须承認,特朗普對于APEC相关國家有自己的認識,以至于在峴港的講話中他能輕易指出相关國家的優點。如越南的獨立斗爭、中國的市場改革、菲律賓降低性别歧視、新加坡的法治、韓國繁榮民主,以及印度、新加坡和日本的民主優勢等。

不過,這种針對性恰恰和他希望與各当事國建立進一步雙邊关系的需求掛鉤。這就讓試圖借助美國“印太”框架搭便車,在美國體系內重現其“價值觀外交”、“自由與繁榮之弧”構想的安倍当局大為失望了。

華盛頓拒絕搭便車

必须承認,反對TPP,拒絕多邊关系是美國本屆政府的普遍共識。在美國大選期間,廢止這項奧巴馬政府大肆宣傳但基本失敗的“重返亞洲”政策的主要經濟綱領早已是兩黨候選人都承諾的內容。更不用說特朗普政府更專注于美國自我建設,要搞再減負、再基建、再工業化、再就業。

從某种意義上來說,特朗普在“印太”問題上的解釋或許僅僅讓近來熱衷于此的東京很受傷。畢竟,日本在亞太問題上多年來一直表現著與其身份不相稱的積極性。在美國放棄TPP后,安倍還曾經勸說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讓TPP早日生效。

此外,安倍于2012年再次当選為首相后,還曾提出了“安全保障鑽石戰略”,旨在聯合美日澳印四國,構建一個橫跨印度洋和太平洋的安保合作機制,但是一直未得到積極的回應。

当特朗普当局提出“印太”之后,東京似乎感覺有了可搭便車的機會。此前,日本外相河野太郎甚至在10月下旬接受記者采訪時一廂情願的指出,日方“希望日本、美國、澳大利亞和印度建立首腦級别戰略對話,以亞洲的南海經印度洋至非洲這一地帶為中心,共同推動在該地區的自由貿易及防衛合作”。

很顯然,特朗普的表態更讓東京得到了徹底的否定。美國這一次并沒有給東京搭便車,讓安倍接受美方立場,隨之附和一聲“Sodayo”(日語“是啊”)的機會。這對于獨力苦撑TPP的東京不啻于最后的稻草。伴隨著TPP在越南的壽終正寢,美國的“印太”“策略”似乎就得到了第一份成果。

撰寫:茅岳霖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