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開埠200年 揮不去的解殖難題

+

A

-
2019-01-17 11:16:32

1819年2月6日,英國人斯坦福·萊佛士與新加坡“天猛公”(Temenggong,地位僅次于苏丹的馬來領袖)阿都拉曼签訂條約,准許英國東印度公司在新加坡設商港,這日子被視為是新加坡的開埠日,然而從實質面來看,這一日子同時也象征著英國對新加坡“殖民”的開始。

新加坡政府為紀念“開埠”滿200年,將在2月3日至10日舉辦煙火表演、特展等慶典活動。不過新加坡民間也不乏質疑的聲音,認為新加坡距離1965年“獨立”為一個城市型國家至今,不過54年建國历史,為何要“慶祝”前殖民者的“发現”,因此民間對此不乏有“戀殖”的疑慮。

李顯龍:萊佛士登陸是新加坡的关鍵轉捩點

其實早在1969年正值新加坡開埠150周年時,已有進行過紀念活動,当時新加坡獨立僅四年。如今新加坡各族群已有自身的國族認同,為避免舉辦開埠200年活動有“戀殖”的疑慮,新加坡官方已將之定調為“紀念”活動,而非“慶祝”活動。此外,新加坡官也拉大新加坡历史的維度,李顯龍就稱新加坡历史早在1965年以前就已開始,至少可追溯到700年前的14世紀。李顯龍認為,当時新加坡曾是際海事網絡的一個商業中心,但卻在往后數百年里沒落,而1819年萊佛士登陸新加坡是一個关鍵轉捩點。

李顯龍主張,是萊佛士帶領新加坡走上了另一條道路,新加坡成了英國殖民地后,有了自由港口和現代化都市,讓新加坡得以成就今日光景,因此。李顯龍也說,新加坡的发展不是直线向上的,其中經历了不少混亂與破壞,但最終新加坡還是熬過來,并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

由此可見,仍屬“年輕”的新加坡在面對解殖問題上,面對前殖民宗主國并非采取激烈的對抗姿態,而是試圖將殖民历史與國家发展相互結合,不忽略新加坡自身即是是殖民文化與本土文化发生碰撞后的結晶。

如今新加坡已從殖民地時期的商港,发展成世界聞名的“花園城市”(圖源VCG)

新加坡200年前開埠本質是殖民

新加坡獨立至今,已建立了鮮明的國族認同,即追求全民平等,不以族群為本位,構建了各族都是新加坡人的國族認同。

同時對于過去的殖民历史,也不會蠻橫地進行去殖民化,執政当局并沒有進行強烈的解殖工程,除保留前殖民宗主國的語言-英語作為行政語外,也沒有拆除“发現”新加坡的萊佛士塑像,

根据新加坡《聯合早報》報道,新加坡“耶魯—國大學院”校長陳大榮教授提醒,萊佛士登陸新加坡是為英國東印度公司尋找更多經濟利益,是單純的交易,他呼吁新加坡人民應就此進行反思,而非慶祝。

陳大榮同時也是新加坡開埠200年工作組谘詢团成員,他跟《聯合早報》指出,相关的開埠紀念活動會延續到8月份新加坡國慶月,因此他提醒國慶活動亦融入開埠200年的元素须非常謹慎。

簡而言之,新加坡官方紀念開埠200年,得面對是該以新加坡公民的視角,還是以英國人“发現”新加坡的視角去看待這土地的历史。

客觀上英國為新加坡留下了寶貴的政治資產,但對新一代的新加坡人而言,新加坡能獨立54年至今,是建立在集體的愛國憂患意識,而過去的海峽殖民地历史,終究是為殖民宗主國的利益服務。因此已進入准備讓第四代領導人接班的人民行動黨,接下來會如何解讀過去新加坡54年的建國史與開埠200年的关系,備受各界矚目。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軒燃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