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存在讓步可能 這屆白宮太難預測

+

A

-
G20前夕,德國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在訪華期間與華為創始人任正非見面,表示希望更加了解華為(圖源:Reuters)

6月22日,中國高科技公司華為起訴美國商務部,要求對其此前扣留華為設備遲遲未做決定是否違規做出裁決,据悉,華為被扣留的電信設備是在美國境外生產,運往美國進行檢測,在運回原厂國的途中被美國商務部以調查是否需要出口許可為由扣押。大約一個月前,華為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實體清單,這意味著華為在美國的業務將面臨出口管制的束縛。普遍認為,華為在美國的遭遇是当下不斷发酵的中美貿易戰的一個縮影,華為遭遇的圍堵亦是中國面臨的困局。美國前副國務卿理查德•庫珀(Richard Cooper)近期就相关話題接受了多維新聞采訪,他表示,当外界指責美國對華為的制裁不公平時,應該看到事情的大背景。他同時指出,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決策圈內,打擊華為是一部分人的目標。

多維:在外界看來,美國在處理華為的事件中,動用整個國家機器制裁一個企業,看起來十分不公平,而華為被迫在大國博弈的夾縫中謀求生存,美國一直宣稱的理由是華為會危害國家安全,背后是什么導致了如此極端的不信任?

庫珀:如果中國政府或者華為先遵守游戲規則,那么華盛頓所為才能說是不公平。而問題在于,在華盛頓看來,中國似乎并沒有遵守規則,所以特朗普認為,如果一個人打破了規則,那么另一方也沒有必要遵守規則。当然,從這個維度來思考美國的行為是否公平,似乎又是另一層考慮了。

美國政府擔心,如果在5G領域廣泛使用華為的基礎設施,華為就可以收集海內外用戶的信息,無論是個人還是企業。不過,在華為的公開聲明中,華為的總裁明確表態說,華為沒有中國解放軍的官方背景,也沒有在通訊設備中植入后門程序(我個人是相信的)。

但值得注意的一點是,中國兩年前就設立了一個法律,要求所有的中國公司必须和政府合作,這個法律得以通過我認為有點超乎想象。這就說明,即使現在華為沒有和中國政府合作,一旦中國政府有所要求,華為也必须遵守。所以,在這個層面上,我理解澳大利亞為何率先拒絕了華為。

其他國家都明白這一點,美國当然也清楚,所以就構成了現在的兩難境地。我不理解為何中國政府沒有看到這個兩難的困境,或者他們看到了,但是并不承認,所以中國政府一直稱美國對待華為的手段不公平。

多維:眾所周知,華為在5G技術方面處于領先地位,有一种觀點認為,為了維持美國在未來同一領域的絕對優勢,打壓華為才成了美國当下的必然選項。

庫珀: 首先,我認為当下的美國政府所推出的政策并沒有連貫性,也就是說特朗普政府的不可預測性很強。据我所知,特朗普的決策圈內,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政策目標(different objectives)。所以,打擊華為肯定是一部分人所追求的目標,他們將其当成一項競爭。

然而,有趣的一點在于,当前還沒有一家美國公司能夠在5G領域與華為競爭,或許一些歐洲公司有這個能力。

多維:特朗普除了在美國本土禁止華為之外,同樣還號召美國的盟友加入這一行列,比如在美國將華為列入實體清單之后,澳大利亞隨即跟上。然而也并不是所有國家都緊隨其后,英國作為美國的傳統盟友,在近期反而宣布其國內通訊巨頭公司使用華為設備,這反應出,即便是政治上的盟友,在涉及自身利益選擇的時候,仍然可以拒絕美國的要求,你認為未來美國還能在相似的議題下一呼百應嗎?

庫珀:我認為很難,当前,很多美國的盟友對于美國的要求都反應遲鈍。特朗普政府的很多所作所為都傷害了盟友的感情,所以盟友未必見得會緊隨美國的號令,接下來局勢會发生什么樣的變化還有待觀察。正如我所知道的,澳大利亞是根据自己的判斷決定圍堵中國,而不是迫于美國的壓力。

有一個基本問題,在考慮其他國家的立場時,應該將特朗普政府的影響暫時擱置一旁,我認為就算特朗普政府對其他國家施壓了,但如果這個國家沒有根据自身的情況做出分析判斷,也不會輕易跟隨美國。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尹佳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