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無人機到網絡戰 伊朗面對美國還有多少秘密武器

+

A

-

当地時間6月25日前后,美國總統特朗普針對伊朗擊落其無人機的“敵對行為”签署了行政令,宣布“對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及其領導下的機構實施制裁”。

但華盛頓的憤怒對于現實是于事無補的。且不說哈梅內伊(Ali Khamenei)本人在美國恐無財產可供美方“凍結”或沒收,美方對于伊朗擊落其RQ-4“全球鷹”無人機的事實也可算無計可施。

此外,伊朗方面還強調該國“僅在2018年內”,其“國家級網絡防火牆”就攔截了約3,300万次網絡攻擊。至此,外界就可以发現一個令人驚詫的事實:伊朗對美國的可能的襲擊或敵對行為是有所准備的。在特朗普(Donald Trump)当局的可能的極限施壓面前,德黑蘭甚至已預備好了更多的秘密武器。

在伊朗的防空部隊面前,美國最昂貴的無人機變成了一堆垃圾(圖源:Reuters)

全球鷹本不是目標

對分析人士來說,近期美、伊之間的緊張局勢已進入了急轉直下的局面。兩艘日本油輪在6月13日于阿曼灣遇襲的真相還沒揭開,美國與伊朗在霍爾木茲海峽上空又制造了新的的緊張環境。

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于6月20日宣布在霍爾木茲海峽附近擊落一架進入伊朗領空的美軍RQ-4“全球鷹”無人機。伴隨著美方也證實該機確被擊落,伊朗軍方的實際作戰能力也進入了觀察家們的視野。

被擊落的美軍無人機本身生存能力不強,在伊朗配備的俄制S-300及自產的“霍達德”與“拉德”兩种防空導彈面前很容易被擊落。美國海軍將無人機與偵察機配合使用的方式,更使之容易被一同鎖定。

從這點看去,分析人士就很容易得出一個尷尬的結論,即伊朗方面其實本不打算擊落這架號稱“全球最貴”的無人機。

面對德黑蘭仍不明朗的軍事能力,特朗普最終收回了襲擊伊朗的命令(圖源:AP)

不過,伊朗防空力量在鎖定伴飛的美海軍P-8A巡邏機后,仍希望在不造成人員傷亡的前提下給美國一個教訓,這架“全球鷹”就因此被擊落在了霍爾木茲海峽的上空。

当伊朗軍方強調美機“載有35人”時,美方甚至會因此懷疑伊朗情報人員是不是已經打入自身內部。而這种情報的混亂局面,也讓美國總統特朗普在6月20日最終取消了對伊朗的“報复”。

伊朗能力令人刮目相看

自從伊朗在2011年12月擊落美國当時最先進的隱身無人機RQ-170后,外界就已對伊朗的防空、電子戰及網絡作戰能力刮目相看。

尽管美國專家多年來對伊朗方面“劫持無人機控制信號,迫使這架飛機降落”的宣傳嗤之以鼻,認為德黑蘭当局謊報戰果,更多次強調該機系“衛星連接信號丟失”后迷航伊朗的。但不少軍事觀察家也指出,伊朗在此次行動中可能還是展示了其“無线電頻道阻塞干擾”的技術。

伊朗已經不是第一次擊落美國的先進無人機了(圖源:AFP)

考慮到位于美國弗吉尼亞州的中情局總部“無人機指揮中心”的電腦系統也在此次風波中疑似遭遇“網絡襲擊”。“伊朗黑客”也從此成為美國指責伊朗的一大借口。也就在2019年2月,《紐約時報》等媒體還稱“伊朗黑客”或已對美國展開了新一輪攻擊。

当然,“伊朗黑客”的戰績終究需要判讀,因為這其中很多“成果”都是來自美方的一面之詞。更不用說伊朗長期以來還是美國網絡攻擊的重災區:美國國家安全局(NSA)與以色列聯手開发的“震網”(Stuxnet)病毒曾在2010年大規模破壞伊朗核設施的電腦網絡系統。

幸而“震網”病毒終究是需要U盤等閃存驅動設備才能傳染目標計算機。其傳染過程仍需要間諜潛入破壞。也正是這种與美國第一线對峙的經驗深深刺激了德黑蘭方面,并使之在多年后成功加固了國家網絡防火牆。

為此,伊朗通信和信息技術部長賈哈米(Mohammad Javad Azari-Jahromi)已在近期專門在社交網絡上強調了美國針對伊朗的網絡襲擊“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成功過一次”的事實。這一事實也讓外界再一次看到了伊朗的有備無患。

必须承認,伊朗在整體軍力方面相比美國差距很大,但這并不妨礙伊朗依靠自己的能力,結合各類外援,構建對美國的不對稱優勢。自1979年至今,美國針對伊朗的圍堵、封鎖與軍事威脅持續了整整40年,伊朗不會對美國的軍事威脅毫無辦法。当特朗普当局也不希望在伊朗問題上出現人員、物資的大規模損失時,來自德黑蘭的“秘密武器”或許將繼續動搖華盛頓的鷹派心態。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單生丰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