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縱火點燃令和元年 安倍在東京奧運會前的百万煩惱

+

A

-
2019-07-19 20:06:12

截至当地時間7月19日,发生在日本京都市“京都動画”公司第一工作室大樓的縱火事件仍在醞釀。目前,此案已造成33人遇難,36人重傷,該公司一半以上的創作人員均被卷入,此案也成為日本二戰后死亡人數最多的惡性公共事件。

東京方面可能已經感受到了此案的不尋常。也就在7月18日晚些時候,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已連夜責成該國警察、安全、反恐部門最高首腦,“國家公安委員會委員長”山本順三處理此案。安倍還要求日本安全部門應在第一時間查明案情真相。

至此,本案也從一起故意縱火案升格成為恐怖襲擊事件。它背后的恐怖襲擊色彩,也讓外界開始重新認識看似平靜的日本社會背后的暗流湧動。在距離東京奧運會還有一年時間之際,日本社會正隱藏著一個巨大的潛在威脅。

京都動画遭遇的毀滅性打擊,讓日本的軟實力也在24小時之內大受損失。(視覺中國

威脅正從內部而來

必须承認,此案對于日本的意義是超乎想象的。

首先,被焚毀的“京都動画”(Kyoto Animation)公司多年來一直是日本動画產業的標杆企業,其制作的《涼宮春日的憂郁》、《輕音》等優秀動画作品也配合了日本自2011年后“酷日本”(Cool Japan)的宣傳政策,有效提升了日本的“軟實力”。這場縱火事件也因此很快在24小時內讓日本動画、漫画、游戲產業的相关從業者在悲痛之余人人自危。

其次,在東京奧運會即將于一年后的7月24日開幕時,這場惡性事件不僅嚴重損害了以“治安良好”著稱的日本形象,也讓外界不得不重新認識到日本社會的又一大隱蔽安全威脅,即總數在115万人左右的無就業蟄居(Hikikomori)人士。

的確,日本在戰后几十年時間里與傳統黑幫、恐怖組織、邪教、左翼游擊隊以及外國特務組織都有過激烈交鋒,東京周邊在20世紀80年代還一度以凶殺著稱,這給了当時的日本電視劇以無數的靈感。雖然東京方面最終取得了勝利,但威脅還是從內部发生了。

40升汽油爆燃產生的熱量與濃煙讓前往救援的消防人員無計可施。(視覺中國)

環顧日本各大主流媒體,“縱火犯長期在網絡上发泄負面言論”、“長期失業”、“攜帶40升汽油前往縱火”等細節被相次披露后,以安倍為首的日本各界不得不重新認識困擾該國的百万無就業蟄居人士的隱患。這种深藏于日本各地的安保威脅甚至遠高于外來的恐襲隱患。

就日本國情來說,無就業蟄居的苗頭是從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開始的。日本在此之后處在“泡沫經濟”的崩潰期,此后的十几年不僅被稱為日本的“就業冰河期”,更以“失落的10年”著稱。

到2003年,這一現象逐漸引起了“日本勞動研究機構”等政府組織的注意。進而发現了日本当時可能有几十万15歲到34歲之間的蟄居者,他們長期拒絕教育、就業,依靠父母撫養維持生活。

但遺憾的是,這种現象在此后的十几年間并沒有得到有效處理和應對,反而逐年惡化。

到2019年3月時,日本內閣府提交的報告指出,在該國15歲到39歲的人群中,就有54.1万人選擇不學習、不就業的蟄居狀態;在該國40歲至64歲的人群中,有61.3万的相关人群,其中70%是男性。由于在后者的群體中,往往出現五十多歲的蟄居者要靠八十多歲的父母供養的局面,這一問題在日本又被稱為“8050問題”。当這一問題又和日本的人口老齡化問題混合在一起時,它的殺傷力就在逐漸加大。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單生丰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