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阻通烏門調查 佩洛西的“特朗普游戲”

+

A

-
2019-10-09 23:49:56

“由于你們的調查毫無合法憲政基礎,連公平性的門面、最基本的正当程序保障也沒有,人們不可能期望行政機关會配合調查。”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10月8日正式向眾議院发信,表明不會配合調查,并且對民主黨人作出嚴厲的政治攻擊,掀起“通烏門”的新一輪戰火。

原定于8日到國會作證的美國駐歐盟大使桑德蘭(Gordon Sondland),在当日清晨收到國務院指示禁止他出席聽證會。同日,國會三個委員會向桑德蘭发出傳票,要求他在10月14日前向國會交出與調查相关文件,以及于10月16日到國會作證。

特朗普引行政特權 禁止关鍵證人作供

雖然烏克蘭并非歐盟成員,但桑德蘭卻在“通烏門”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根据美國前烏克蘭事務特使沃克(Kurt Volker)向國會呈交的短訊記錄,桑德蘭曾疑似告知其他美國外交官不要在電話上談論特朗普要求烏克蘭調查政敵拜登(Joe Biden)一事,而且在“通烏門”的端倪在媒體曝光后,桑德蘭似乎故意用短訊留下特朗普清白的“文字記錄”,聲言“總統很明顯沒有要任何交換條件”。

原從事酒店業的桑德蘭,曾向特朗普的就職典禮委員會捐款100万美元,后得特朗普任命為駐歐盟大使,是特朗普上任以來以政治任命取代專業外交官趨向的一環。

特朗普此次禁止桑德蘭作供,并引用行政特權,拒絕國會調查要求,可算是對民主黨彈劾調查的重大宣戰舉措,或將引來國會迫不得已引用“內在藐視”(inherent contempt)由國會執法懲治不配合調查的政府人員,并有可能將“行政特權對國會監督權”的憲政官司告上最高法院。

原願意自願到國會作證的美國駐歐盟大使桑德蘭(Gordon Sondland)。(路透社)

1/5

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被指過度參與對“通俄門”調查的反調查。(路透社)

2/5

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表明若眾議院通過彈劾案,參議院將會跟從法規展開審訊。(路透社)

3/5

前紐約市長、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路透社)

4/5

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被揭意圖對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通話裝作不知情。(路透社)

5/5
上一張 下一張

對此,民主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馬上发聲明回擊,指此為特朗普“最新一輪遮掩其背叛民主的嘗試”,并批評他以為“總統高于法律”。另外,有民主黨組織已投放數百万美元,針對席位有危機的共和黨國會議員,以呼吁共和黨人“置國家于政黨之上”為主題,打開民意戰关口。

以其人之道 還治其人之身?

正当特朗普派系不斷批評民主黨“不服2016年總統選舉之敗”,指他們剝奪共和黨人辯解權利,意圖繼續重施特朗普“無論如何只求維持選民基本盤支持”的故技時,一向反對彈劾的佩洛西,此次一躍投身彈劾戰之中,似乎正想以“通烏門”彈劾一事玩這一個“特朗普游戲”。

“特朗普游戲”架構甚為簡單:先穩住超過四成的共和黨選民支持,依靠其地域分布之廣,配合美國的選舉人票制度,將能以少勝多;其次,制造國內的“敵我矛盾”,鼓動這群支持者最動物性的族群忠誠熱情,使他們死心塌地之余,更能提高他們的投票率,以配合以少勝多之策。這种游戲的存在就解釋了何以特朗普罵人語不驚人死不休,而且經常主動引起民主黨對他的圍攻。

此刻佩洛西似乎也一頭埋進了這個游戲当中,試圖“以毒攻毒”,用特朗普的手段,跟著特朗普的游戲規則去擊倒特朗普。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左)及其子亨特(Hunter Biden)在2010年的合照。后者因曾任烏克蘭天然氣公司董事,而卷入此次事件。(路透社)

1/4

與佩洛西多次隔空交火的紐約民主黨進步派眾議員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路透社)

2/4

被特朗普力批“叛國”的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Adam Schiff)。(路透社)

3/4

佩洛西的彈劾調查成為特朗普在國內政治上的最大挑戰。(路透社)

4/4
上一張 下一張

由于民主黨的意識形態分歧甚大,沒有共和黨價值大致歸一的優勢,因此能团結所有民主黨人的只有“反對特朗普”這一類的議題。過去的各种“反特”議題中,從來沒有嚴重性與宣傳簡易度的平冲及得上“通烏門”。這就解釋了何以佩洛西願意手執此議題奮身一博,以之团結民主黨各個山頭,并挑動特朗普的抵制,讓民主黨人更為憤怒,更視特朗普為敵人,更加槍頭一致對外,而非如過去般埋首在進步派與溫和派的窩里斗中。

佩洛西初有小成

根据路透社在10月7日、8日進行的民調,有55%民主黨人認為“即使彈劾過程長久且代價高昂,并將減弱他們2020年重奪總統之位的機會”,眾議院民主黨人依然應該繼續彈劾進程;另有66%民主黨人認為“即使有利于自己的立法因此受延誤”也應繼續彈劾。由此可見,民主黨漸有多數支持將彈劾特朗普作為其首要的政治願望——如果特朗普堅持要引用行政特權,與民主黨纏斗到底,可見這一群人會如何憤怒。

同時,支持彈劾特朗普的美國受訪民眾達45%,與此前一周的同類調查相近(卻比超過一年以來的趨勢為高),可是反對彈劾的比例卻減少了2%至39%。因此,佩洛西的策略或許不只团結了民主黨人,還能動搖一小部分的特朗普支持者。

此等形勢之下,一直支持特朗普的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竟然宣布其委員會將邀請“通烏門”核心人物、特朗普私人律師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作證。雖然他口中聲明是要調查“有关烏克蘭的貪腐或不当行為”,似乎是劍指拜登父子多于特朗普,可是朱利亞尼作證的客觀效果卻是給予民主黨參議員質問他的良機,對特朗普壞處多于好處。

配合特朗普試圖撤軍敘利亞引起包括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等共和黨大老公開反對,格雷厄姆此舉其實代表自特朗普上台后一直對他忠心耿耿的共和黨人開始有“騎牆”的傾向——先埋下一些抗衡特朗普的疑似地雷,如果特朗普聲勢大挫,則馬上彈爆;如果他繼續获得絕大多數共和黨選民支持,則深埋不顧。

從以上种种美國政局的微妙轉變可見,佩洛西藉“通烏門”之機玩起來的這一場“特朗普游戲”,最終也并非沒有“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機會。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葉德豪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