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排除干扰:解析习近平访澳门讲话的党国术语

【多维新闻】苹果日报桑普/日前,主管港澳事务的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问澳门两天。在他的讲话中,最耐人寻味的,就是「排除干扰」这四个字。他以此期勉澳门政府要促进社会和谐稳定,集中精力应对金融危机。没有接受过党国育的港澳市民很少能参透「排除干扰」四字背后的微言大义。通晓党国教条,始知其特定涵义,非同凡响,值得重视。 「排除干扰」语出邓小平 「排除干扰」四字源自邓小平在一九八七年一月会见日本自民党干事长竹下登的一段讲话。当年「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风高浪急,当局要全面扑杀合肥、北京等地高等院校所出现的示威浪潮,恐怕星火燎原。邓小平当时说:搞改革「一定会有来自多方面的干扰,有左的干扰,也有右的干扰。如果说我们过去对左的干扰注意得多,对右的干扰注意不够,那麽这次学生闹事提醒了我们,要加强注意右的干扰。我们必须排除干扰。」半年前,国防大学许志功校长更发表文章,列举了三大「右的干扰」,作为注脚:一是取消党的领导,实行多党制和三权分立,效彷台湾或瑞典模式建立西方式议会;二是推动国有经济私有化和土地私有化;三是摆脱马克思主义。 可以想见,由于澳门奉行资本主义制度,习近平所讲的「排除干扰」恐怕是针对第一个「右的干扰」而说的:即使民怨沸腾,澳门当局绝不可以搞多党民主、三权分立。这一点跟他在半年前访问香港时所说的「行政、立法、司法三个机构互相理解,互相支持」的「三权共济论」可谓一脉相承,前后呼应,现在只不过是套用一个具有特定涵义的党国术语,新瓶装旧酒而已。中共高层最关切的,从来不是外资赌业可否在澳门扩张业务,也不是如何开发横琴岛,更不是澳门多元经济的具体内容,而是澳门内外争取民主人士,会否趁经济低迷而直接冲击澳门威权统治,甚至辐射到内地,动摇中共执政根基。这才是他呼吁澳门当局「排除干扰」的深刻意义。 雷曼苦主递信也算干扰 近年来,澳门当局早已通过对传媒、集会、言论等多方面的控制,将澳门内部的争取民主力量不断压缩,在二十三条立法上,更对民主派意见不屑一顾。香港人渡海声援,竟屡遭驱逐。不仅社民连等民主派人士受此对待,甚至连香港雷曼苦主希望递信请愿也无法入境。据称,这是基于澳门《内部保安纲要法》第十七条的警察预防措施驱逐出境。然而,当局却显然忽视了同法第二条的明文规定:警察预防措施仅在维护及确保公众安全和安宁系属「绝对必要」时方可使用。毕竟,递信人士诉诸暴力的可能性极低,澳门当局又如何说明他们被禁止入境对维护公众安全和安宁的绝对必要性?毕竟,在爱党爱领导的大红旗下,排除干扰的政治任务是首要的,法律沦为鸡肋而被曲解、被漠视,岂不悲哀。 还记得邓小平在一九八七年四月会见香港基 本法草委时说:「比如一九九七年后香港有人骂中国共产党,骂中国,我们还是允许他骂,但是如果变成行动,要把香港变成一个在民主幌子下反对大陆的基地,怎麽办?那就非干预不行。干预首先是香港行政机构干预,并不一定要大陆的驻军出动。」如果这段话同样适用在澳门,那麽香港雷曼苦主和泛民人士,既然从来没有以澳门为反对大陆基地,只是和平地争取自由和权益,为何竟然会惊动到澳门当局来「首先干预」呢?为何不是「允许他骂」呢?邓小平的这段话,还算不算数?如不拨乱反正,一国两制之前景,不问可知。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专题

头条速览

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

十大热评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