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靠山撒手 达赖喇嘛的国际弃儿炼成记

2015-06-21 01:06:12

《藏独穷途末路 达赖哥哥自述被美国欺骗始末》一文详细叙述了美国是如何一步步放弃达赖喇嘛的。而这种变化并不只是发生在美国身上,达赖喇嘛实际上早已成了国际弃儿。达赖喇嘛的哥哥嘉乐顿珠4月份出书还详细披露了西藏流亡政府与印度的交往历他认为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已经失去了美印等传统支持,开始变得孤立无援。

印度对于西藏而言始终有着特别不同的意义,这不仅是由地理上的接近带来的,并且更多地源自于双方宗教和历史的亲近感,达赖曾多次将印度与西藏的关系比作老师和弟子的关系,对于流亡藏人来说,印度更是无法取代的“慷慨的主人”,直至今日,嘉乐顿珠仍然视印度为西藏最重要的支持者。

然而事实上,印度对于西藏并非“支持者”这么简单,如果说美国还曾经以甜蜜表象迷惑过流亡藏人,那么与美国不同,印度从未被流亡藏人视为救世主,对于流亡藏人而言,新德里政府对流亡藏人的政治活动不支持的态度多年来一直明明白白,然而即使如此,在客居印度三十年以后,这位“慷慨的主人”终究还是让流亡藏人失望了。以下为达赖哥哥讲述的流亡藏人被印度抛弃过程选编。

 

印度的援助与禁令

对于流亡藏人来说,印度似乎是一个天然的避难选择——1941年嘉乐顿珠前往南京,印度就曾是他的第一站,交通条件与地理环境构成了印度与西藏之间的心理亲切感。更加重要的是印度与西藏政府之间的多年往来,这也使得西藏命运生变之际,印度的介入被流亡藏人视为理所应当。1952年,在获得印度总理尼赫鲁“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的许诺以后,嘉乐顿珠离开西藏逃入印度境内。1959年,达赖选择逃亡印度之时,尼赫鲁也同样立刻向他承诺了提供政治避难待遇。

然而,印度的招待并非没有限制。1952年试图引起国际注意力而同时向杜鲁门与蒋介石寄出求援信的嘉乐顿珠没有料想到,他收到的不是美国总统的回信,而是印度情报部门有关禁止他在印度境内进行政治活动的警告。“新任印度负责与西藏和不丹关系的驻锡金官员卡普尔(Balraj K. Kapoor)到大吉岭来探访我……他是来通知我,我不再被允许在印度境内从事政治活动。”

当时的嘉乐顿珠对此深感震惊。“我向卡普尔先生提出抗议,反对这样的新限制。为什么首相先生(指尼赫鲁)改变了主意?我拒绝了他。”

但实际上,当时的嘉乐顿珠对此毫无办法,他的政治活动不得不因此中断。

而达赖的待遇与嘉乐顿珠相去不远。1956年达赖访印期间第一次与尼赫鲁会面,当即被告知“印度不能支持你”,此后,尼赫鲁又多次敦促西藏与中国中央政府进行合作,并一再表示不支持西藏独立。1959年达赖选择逃离西藏,尽管印度方面干脆地认可了他的政治避难身份,但却禁止他公开对外发表政治言论,尼赫鲁在会见达赖时更直言不讳地一再强调印度不会承认西藏的独立地位。

由于印方的压力,达赖在抵达印度将近两个月以后才第一次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嘉乐顿珠说,“尼赫鲁对新闻发布会非常生气,这既是针对达赖喇嘛,也是针对我,我们违反了他不要公开发表言论的告诫……他将我们视为麻烦制造者。”发布会当天下午,印度政府就发表了一份官方公报称,印度不承认达赖流亡政府。

在印度总理尼赫鲁的态度上,嘉乐顿珠与达赖得出了完全相同的结论:尼赫鲁并不想得罪中国,也不想让达赖喇嘛过多地吸引世界的注意力。这一判断在随后尼赫鲁将达赖的安身地再三地迁往偏远山区的事例上再次获得了印证。此后五十年至今,印度始终未曾承认过西藏流亡政府。

(苏希 编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