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接待习近平 特朗普对国内自由派说不

+

A

-
2017-04-06 09:39:18

白宫和北京筹备佛州海湖庄园“习特会”至今,就特朗普政府顺应“新型大国关系”构建,美国很多自由派学者持批评态度。一些自由派学者甚至借此反对或推迟此次中美元首会晤。

“新型大国关系”最早由习近平提出,之后成为“习奥会”共识,主要内容是“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和合作共赢”。但考虑到日韩盟邦利益,以及对中国“一带一路”战略意图和“亚投行”(AIIB)机制的顾虑,前总统奥巴马选择了放弃。

特朗普重拾这一中方期待,意味着他能够扔掉一些包袱,从平等互惠的角度,构建未来中美关系的发展。在奥巴马时期,“平等互惠”意味着和中国“平起平坐”,分享话语权,意味着盟邦利益的损失,以及美国地区及全球领导力的缺失。

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这种“平等互惠”主要体现在经贸层面。这也是白宫就习特会所表达的核心期待。这次中美能够敲定这场元首会,和美方接受“新型大国关系”构建理念是离不开的。

但是,一些自由派学者则担心,特朗普政府接受这一说法,等于让给中国更多地区及全球领导权,美国的利益根本无法得到保障。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资深研究员葛来仪(Bonnie Glaser)的观点具有代表性。她反对特朗普政府附和“新型大国关系”,认为美国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在北京两次使用“不冲突、不对抗、互相尊重、合作共赢”寄望中美关系就是一次外交失误。


中美关系是基于合作与坦诚之上的,习特会将体现这一精神(图源:Reuters/VCG)

在这种论调的基础上,曾担任美国前总统拜登(Joe Biden)副国安顾问、现任外交关系协会高级研究员的拉特纳(Ely Ratner)在《华盛顿邮报》撰文,公开反对海湖庄园“习特会”,认为特朗普和蒂勒森“投北京所好”,附和中共的宣传话语,这对美国是不利的。

这类学者认为,中共十九大之前,习近平处于一种“弱势”,在内政外交上注重“维稳”,亟须一场成功的“访美安排”,夯实国内的执政威望。所以,特朗普不应该过早给予习近平“庄园会晤”的待遇。

同时,他们也会说,特朗普也处于“弱势”,因为他没有亚洲团队,而且还面临“通俄门”的调查,加上在移民和医改等领域的受挫,特朗普当前并不存在与中国谈判和博弈的优势。

这些观点和他们片面看待中国发展和中美博弈的思维有直接关系。他们针对自己论据的“自圆其说”,凸显出他们很难适应中国地区及全球话语权的提升,难以摒除美式霸权和意识形态歧视思维。

比如“新型大国关系”理念当中的“互相尊重”,在自由派学者看来,意味着美国要尊重中国“核心利益”,不再触碰台湾、人权、南海、西藏、香港等敏感议题。美国遂将走向“不干涉中国内政”的道路。

但是,在美国政界呼吁中国承担更多国际责任、或担任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时,中美就应该摆脱这种在意识形态层面的束缚,将工作重心转向关系到双边和多边实际利益的务实合作。而不是在呼吁中国承担更多角色同时,又担心中国方案或中国角色夺走了美国的领导地位。

保守势力掌权后,自由派自然会通过积极发声凸显自己的存在,观点往往和当政者对立。从习特会前的媒体吹风会来看,特朗普并不理睬这类自由派声音。即便是来自保守派的批判,特朗普都可以置之不理。

当然,鉴于内部的一些压力,特朗普也在做出一些符合左右两派声音的安排,比如加快组建亚洲团队,重新调整国安会。至于效果如何,尚看特朗普政府在习特会后推出何种亚洲战略。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撰写:皇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