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倪峰:特朗普治下的中美会更好

+

A

-
2017-04-08 04:19:31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就职以来,其就中美间的"一个中国"、贸易争端、人民币汇率等问题频频发声,外界因此对特朗普任期内的中美关系走向存在诸多揣测。

时值两国领导人首次举行会晤之际,多维新闻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副所长倪峰教授。倪峰认为,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的解决方案也许在中国人手上,只要努力寻求中美两国在经济合作上的共赢点,中美关系或将迎来更好的前景。

多维: 在您看来,特朗普同美国的前任总统们有何不同呢?

倪峰:刚才我们讲到了,他看外交的思路和我们以前所了解的长期在政治圈活动的建制派看世界的角度不太一样。以前基本上可以称之为复合的视角,作为一个超级大国的领导者看世界基本是四个角度加在一起看的。

第一,美国必须从一个地缘政治、安全的角度来看美国的利益、看世界,这是一个很突出的视角。

第二个视角是经济层面,任何一个国家都要考虑自己的经济利益,不仅要看世界经济是怎样的局面,还要从经济的视角来看自身与世界。

第三,美国在二战后形成了一个非常强的传统,就是从意识形态上看世界,它要在全世界推广自由民主价值。

第四个角度,也是一直暗含着的,就是从世界秩序的角度来看世界,在特朗普之前的美国总统,对待世界基本上都是这四个角度的混合,既包括地缘政治,也包括经济,也包括意识形态,也包括国际秩序,混合在一起构成了一个总的对世界的看法,以前的美国政府是这样一个状况。

多维:但是我们注意到,特朗普好像不是一个按照常理出牌的美国总统。

倪峰:的确是这样。特朗普在看世界的时候,和前面的总统就有很大的区别。观察他自参选以来到如今的表现就会发现,他看世界有一个角度比重是特别大的,就是经济。如果说以前的总统看世界基本上有一个均衡的配比,特朗普经济的视角则占据一个不成比例的很大的份额。


中美元首日前在海湖庄园举行首次会晤(图源:Reuters/VCG)

在意识形态方面,他是只字不提、根本不在意的。地缘政治对于一个大国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但特朗普对此没有那么重视。在地缘政治里,同盟体系是非常关键的,但是他从竞选到现在,一直表示北约并没有用,废掉算了。

但事实上,同盟体系在地缘政治上是非常重要的,这对于美国实现世界霸权是一个根本性基础,特朗普的态度在美国的建制派看来是颠覆性的。他对国际秩序也不提,这种改变对未来世界变化影响很大。

多维:您认为他这种思路会对中美关系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倪峰:这几个视角都跟中国有关系。从意识形态角度来说,特朗普上台对中美矛盾是有缓和作用的,美国此前一直以人权、新疆、西藏、香港等问题指责中国,可以说特朗普执政将使得中美关系在这方面的压力会小得多。

以前中国总说美国对中国有围堵,靠的是什么?首先当然是美国自身的力量,在东亚的军事存在。然后就是同盟,但特朗普对同盟体系的强调,显然不如以前的总统,按照逻辑来推,如果特朗普对同盟体系的看重下降的话,那么他战略上依靠同盟体系对中国施加压力的可能性也就降低了。

但经济上的压力可能就大了,中美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经济关系,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复杂的大国关系,其最主要的复杂性就体现在经济领域,这两个国家虽然远隔万里,但却互为最大的贸易伙伴。两国经济联系是极其密切的,这种经济关系既关乎到美国也关乎到中国,深度相互依赖。金融危机以来,中国一直是美国最大债主之一,虽然现在落到第二位了。

同时,这里面还存在贸易不平衡的表象,你看两国的统计数字就会发现,在美国的贸易逆差中,仅中国一个国家就占到了近一半的比例。这种情况下,尽管两个国家联系非常紧密,但从特朗普视角来说,美国是吃亏了的,逆差对特朗普而言是工作机会的丧失。特朗普的上台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应对了这样一部分情绪。


倪峰认为,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的解决方案也许在中国人手上(图源:Reuters/VCG)

在美国所面对的经济问题里,可能中国是这些问题最大的外部原因。所以特朗普从大选时就开始在经贸领域指责中国,说中国偷走了美国的工作机会,说中国是货币操纵国,要对中国征收45%的关税。

但上台后他也知道,这个关系确实复杂,中美贸易关系太密切了,如果真要对中国打贸易战的话,对谁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所以说,棒子是举起来了,但没有落下来。虽然如此,但问题确实还是存在的。特朗普就职总统之后,就知道有些事是只能说不能做的,他现在确实在学习,慢慢知道了关系的复杂性。

但他有很强的动力要解决这个问题,所以这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美,特朗普发Twitter还是在强调这个问题。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早前访华的时候,也对中美关系提出了很有意思的定义,即注重结果的关系。特朗普希望这些他认为不好的问题能够得到解决,这就是他上台以后中美关系面临的一个最大的问题。

多维:在此背景下,您认为特朗普可能采取何种措施呢?

倪峰:对于这些问题,特朗普有很多想当然的解决办法,比方说他去挑战“一中”,拿“一中”问题作为撬动中美贸易问题的一个杠杆,后来发现这个办法可能行不通。这次邀请习近平访美就是想通过别的办法解决这一问题。

在经贸问题上,无论是认识上还是动力上,他都有解决问题的意图,这都是这次习特会绕不开的话题。但中美关系如此复杂,在相互依赖的情况下,虽说有存在美国人吃亏的现象,但在中美贸易中,中国人也吃了很多的亏,中国的污染是怎么来的?这都是相互的,在习近平与特朗普的首次会晤中,特朗普对这一问题的认识是需要纠正的,要让他明白他在这一问题的认识上是有偏差的。

另一方面,中美贸易确实是不平衡的,可能需要找一些方法去平衡,中美之间是有这种潜力的。从增量的角度来看,如果不拘泥于过去的贸易结果,中国可以做很多的增量,比如去美国投资、进口美国的能源,有很多方法可以扭转这种局面。通过做加法,看似不平衡的关系能够得到一种平衡,这其实是有很大的操作空间的。

有意思的是,现在中国人手里面有着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的手段跟方案,就好比说搞基建,现在全世界基建能力最强的是中国。又比如,特朗普要开采能源,而美国已经做到能源自主,那就拿出去换点钱,中国又是最大的能源消费国,这里面就有很多增量上的空间,所以习特会确实是一次非常关键的会务。可以说,可能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的解决方案在中国人手上。

在这种情况下,能不能在这种贸易问题越来越尖锐时候找到一个方案,通过这个方案使问题得到解决。相比意识形态问题、地缘战略问题、安全问题来讲,经贸领域是一个最能得到双赢的领域,做生意哪有一方赔死了一方全赚了,做生意大部分情况是大家都赚钱了,可能一个赚多点,一个赚少点,但做生意最基本的模式就是双赢的模式。

如果中美认识到这一点的话,虽说在特朗普任内,中美经贸问题可能会占一个非常大的、非常突出的比例,但这个领域的问题相对于其他诸如意识形态、地缘战略、安全方面的问题相对来说还是好解决的。我认为经济合作领域比地缘战略、意识形态等领域更容易找到共识和解决方案。

撰写:陈清来 桑子 嘉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