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怎能便宜普京特朗普说出美国心声

+

A

-
2017-04-15 16:59:08

当地时间4月13日,当美、俄等大国还在就叙利亚毒气问题于联合国唇枪舌剑时,一则来自美国主流媒体的消息突然让外界哑然。《纽约时报》上刊载的一篇题为《为什么特朗普要打击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的署名文章,令美国“让俄罗斯人流血”的冷战思维随之呈现。

目前,这篇惹事的文章固然引发了外界的争议。但它也的确说出了华府各路人士的心里话。而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前一时期对叙利亚的导弹袭击更是这种思路的具体反映。这使得美国虽然在道义上不得不表示支持俄罗斯的反恐行动。但为了在瓜分中东的行动中取得更大收益,他还是会出于自身需要对俄罗斯的行动加以牵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恰恰是美俄中东争夺进程的一种最直接写照。


2017年4月5日,安理会就在叙利亚汗谢侯地区发生的疑似使用化学武器事件召开紧急会议。(图源:Reuters/VCG)

一篇奇文的诞生

就当前的叙利亚战事来说,美国于4月7日对叙利亚政府军及俄罗斯基地的导弹袭击其战果是轻微的。当叙利亚政府军在俄军轰炸配合下继续对伊德利卜等地的反对派武装展开合围,以北叙利亚“民主军”为首的反恐势力在围攻“伊斯兰国”大本营拉卡之际,美俄在中东围绕伊拉克、叙利亚边境的对峙局势并没有发生根本变化。这也让自2011年以来一直寻求颠覆巴沙尔政府,把俄罗斯赶出地中海沿岸的美国政要忧心忡忡。

当然,以特朗普政府为首的美国当局尽管谴责叙利亚的“毒气”,但在反恐等问题上暂时还没有跟俄罗斯彻底唱反调。不过,政界的自持终究是有限的,当美军仍在叙利亚中北方向的战线上和反恐武装一起针对“伊斯兰国”展开袭击时。《纽约时报》就在4月12日发表了一篇署名评论《为什么特朗普要打击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这篇文章的阐述了美国不该在反恐问题上协助俄罗斯的鲜明立场。

这篇文章认为,美国如果参与消灭了盘踞在中东的“伊斯兰国”势力,那么这一极端势力被消灭后留下的真空很快就会被伊朗、黎巴嫩真主党、伊拉克什叶派、巴沙尔政府和俄罗斯所一一填补,美国可能并不能从中得利。而华盛顿在叙利亚政府军控制区寻求“温和反对派”代言人的努力也可能随之化为泡影。

于是,为美国利益起见,作者就建议不仅应“极大加强对反对派的军援,给予其充足的反坦克炮和防空导弹”以威胁叙利亚政府军及俄军。此外,还要在打击“伊斯兰国”的前线上退下来,使祸水流向战区,令其成为伊朗、俄罗斯、黎巴嫩真主党和大马士革当局的持续性难题。并让俄罗斯扶植的巴沙尔政府陷入“两线作战”的困境。

冷战思维道心声

由于打击“伊斯兰国”已经成为一种共识,于是这篇奇文一出,很多读者便指责作者“想象过度、假设过多”,“幻想叙利亚还有温和反对派武装”。必须承认,这种以邻为壑式的反恐思路罔顾国际道义和伦理,遭遇批评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让俄罗斯人流血”的思路也一直都是美国自阿富汗战争以来的传统冷战思维。美俄对峙的客观局面也让这种冷战思路看似荒谬,实则可以逻辑自洽。事实上,美防长马蒂斯(James Mattis)已经在美军袭击叙利亚俄军基地前发表过“借武装打击,打死一些在叙的俄罗斯人,逼迫俄罗斯对美软化,以便双方谈判阿萨德下台事宜”的提案。伴随着特朗普当局在7日向叙利亚的俄军基地发射导弹,这使得此文虽然遭遇批评,但它也说出了特朗普当局的心里话。

毕竟,在美俄已经于叙利亚的对峙展示其“冷战”状态时,让“俄罗斯人流血”的冷战思维正显出其合理性。对华府来说,俄罗斯的“什叶派之弧”(Shia-Belt)比起只在当地活动的恐怖组织来说是更大的威胁。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后,面对中东乱局,俄罗斯维持了伊朗的稳定,联络了伊拉克的什叶派政治势力,确保了叙利亚的什叶派政治力量不被颠覆,支援了黎巴嫩真主党武装,又为也门胡塞武装提供支援。当这一股势力开始逐渐主宰中东,并对美国所支持的“海合会”国家势力形成打击后,华盛顿自然不希望和莫斯科分享这一禁脔。这使得一有机会,美俄就会展示彼此的摩擦。

当然,美俄间也不会发生大规模的冲突。毕竟俄罗斯的海陆空军已在叙利亚参加了战争:塔尔图斯有俄罗斯的海军基地;从拉塔基亚到阿勒颇都出现过俄罗斯的陆军观察员;俄罗斯的空军也控制了小半个叙利亚。所有这些,都是直接参战的行动,规模也已经相当大。美国虽没有全面下场,但也在周围花了不少钱,美军至少一千人的特种部队也已深入叙利亚的荒漠。当美俄彼此陈兵于前沿时,一种“冷战”局面就已经形成。当《纽约时报》的奇文道出以特朗普为首的心声时,恐怕中东的反恐战事也就呈现一种尴尬的前景。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