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孙兴杰:朝核危机 中美俄怎么办

+

A

-
2017-04-21 04:02:59

朝鲜“太阳节”前后曾一度让全世界感到紧张,人们普遍担心朝鲜的不冷静会引发半岛战火。然而,虽然朝鲜在4月16日做出了“挑衅动作”(一次失败的导弹试射),美国却突然一改此前的强硬态度,开始将对朝政策框定在“和平解决”的范围内。

另一方面,外界盛传朝鲜拒绝了中国朝鲜半岛事务代表的访朝请求,似乎又让人看到了朝鲜难以捉摸的一面。对此,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教授孙兴杰。孙兴杰表示,特朗普还没有形成清晰的对朝政策,若想和平去核,对朝鲜形成“有效而可信”的军事压力是前提;而对于大陆出现的又一波“放弃朝鲜论”,孙兴杰认为这是个伪命题,中国从不曾“拥有”过朝鲜。


美国对朝鲜的态度软化让朝核问题出现了新动向(图源:VCG)

多维:美国在近一段时间以来多次对朝鲜发出武力威胁,但在朝鲜“太阳节”过后,美国对朝政策突然开始软化,多名白宫要员做出“和平解决”的表态,连卡尔文森号航母逼近朝鲜半岛都成了一个乌龙事件。你如何看待美国对朝态度的变化? 

孙兴杰:不能不说,美国“空手套白狼”了,仅仅依靠言辞就吓阻了朝鲜在“太阳节”可能进行的第六次核试验以及远程导弹发射。

从美国来说,对朝鲜的威慑取得了预期的效果,但是任何有效的威慑都需要非常可信的实力。对朝鲜的威慑,不仅仅是“卡尔•文森号”航母打击群,至少还包括三个因素:

第一,习特会之后,中美就朝核问题达成了重要的共识,中美两国其实为朝鲜核岛活动一起“喊停”;

第二,美国在叙利亚的空袭活动增强了特朗普对触碰美国“红线”行为进行惩罚的可信度;

第三,美国在阿富汗使用“超级炸弹”,摧毁山区地道网络中的恐怖分子,对推动军事设施地下化的朝鲜是非常的警告。

特朗普政府已经从武力解决朝核的立场上后退,大体反映了几个问题:

第一,特朗普政府还没有形成清晰明确的对朝政策,从特朗普的推特就能看出,在4月份,特朗普对朝核问题的关注是“爆发性”的。

第二,特朗普的外交安保团队还处于磨合期,当然,特朗普给了外交安保团队极大的自主权,但是“动武”还在计划中,无论马蒂斯还是麦克马斯特是中东专家,对于东亚,似乎还需要更多了解。

第三,中美两国在“去核”的问题上是有分歧的,中国还是主张和平去核,美方态度的转变,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为对中国方案的接受,至少可以让“大战在即”的气氛得以缓和,但问题在于和平去核的前提是美国必须保持有效而可信的军事压力。

多维: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访问韩国期间,先是随行白宫官员表示萨德问题应留给下届韩国政府决定,紧接着彭斯又与韩国代总统黄教安达成加快部署萨德进程的协议。美国究竟在萨德问题上打着什么样的算盘?萨德问题是否会成为中美合作解决朝核问题的障碍?

孙兴杰:部署萨德应该是美国长期追求的目标,它不仅是一件武器,也是绑定美韩,甚至是绑定美日韩的“锁链”。

现在的情势说白了,不是美国要求韩国部署,而是韩国求着美国部署。如果现在美国打退堂鼓,韩国肯定不乐意,也会拿出更大的代价来换萨德。彭斯在韩国谈的不仅是美韩同盟多么牢固,还有美韩之间的FTA(自由贸易协定),美国要求重新修订FTA,其实就是算经济账,要求韩国做出更多的让步。

萨德的问题我们可以反推一下,如果中美合作实现了去核的目标,韩国人对萨德的热情相比会急转而下。从根本来说,萨德是朝核问题的一部分,甚至说是衍生品。

多维:从“太阳节”到再次试射导弹,全球舆论一度对朝鲜半岛非常紧张,但有亲历者表示,朝鲜国内其实“很平静”,并没有出现国际媒体报道的“60万人迁出平壤”等战争预备动作。如何看待这种反差?

孙兴杰:“平静”的说法,可能是言过其实,朝鲜只是没有出现外界预期那样的惊恐状态吧。首先需要明确的是,朝鲜并不是一个和平社会,而是先军社会,对于战争的威胁已经习以为常了,可以说,朝鲜的战时动员是常态。


当全世界都为朝鲜半岛紧张的时候,朝鲜国内看上去一切如常(图源:VCG)

至于说,朝鲜党政军精英是否已经因战争的可能而疏散,外界不可能得知。朝鲜邀请200多名外国记者前往平壤采访,本身就是要释放一种和平轻松的气氛。与此同时,各国记者所接触到的也未必直抵军政核心。就像在中朝边境上生活的中国老百姓一样,对第六次核试验之类的并不在乎,甚至不关心,对他们来说,朝鲜核试验带来的地震,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这种“正常”本身就是不正常的。

多维:虽然中国方面一直在否认,但外界还是普遍认为,中国朝鲜半岛事务代表武大伟在访问韩国后没有按惯例访问朝鲜,是被朝鲜方面拒绝了。你曾表示朝鲜恢复外交委员会体现了朝鲜方面愿意接受中国的穿梭协调,现在朝鲜的态度为什么又出现了变化?

孙兴杰:恢复外交委员会至少释放了一种信号,那就是朝鲜可能会通过谈判来缓和局势。至于说,朝鲜能够接受“穿梭外交”,主要取决于朝鲜所感受到的压力,如果在核武和生存之间做出选择,那朝鲜应该是可以接受穿梭外交的。

现在各方给朝鲜划定的红线是不要再搞核导活动,尤其是远程导弹发射。朝鲜的做法就是搞擦边球,进行中程导弹发射,而且还失败了。对美国来说,朝鲜的表现似乎舒缓了去核的紧迫感,一是朝鲜不敢触碰红线,二是朝鲜的核导能力还不成熟和稳定。

媒体也报道,美国的航母打击群还在朝鲜半岛的“千里之外”,因此朝鲜接受外交谈判的意愿就会大打折扣。朝鲜的策略是典型的“游击战”,将“战争边缘”游戏玩到极致。寻求拥有对美国的核威慑力是朝鲜几乎不会更改的目标,除非生存的压力迫在眉睫,否则,朝鲜不会主动止步。


孙兴杰认为朝鲜不会主动妥协(图源:VCG)

多维:中国知名朝鲜问题专家沈志华日前得到国际媒体的集中关注,原因是他在上个月的一次公开讲座中表示,中国基本搞砸了对待朝韩的政策,朝鲜已经是中国潜在的敌人,而韩国可能是中国的朋友,中国应该抛弃变味的兄弟情谊神话,放弃支持朝鲜,转向韩国。其实此类的声音已经在近几年不断出现,你认为放弃朝鲜真的可行吗?中国有能力同美国去“竞争”韩国吗?

孙兴杰:“弃朝论”应该是伪命题。“放弃”的前提是拥有,因此需要界定中朝关系的性质,如果中朝是正常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的话(记者注:中国官方自2013年开始将中朝关系定义为正常的国家关系),就谈不上放弃或者拥有。正常的国家关系意味着相互尊重核心利益和关切,比如说,边境相互撤军,实现非军事化等等。

我认为中国不存在放弃或者不放弃朝鲜的问题,因为中国并没拥有过。从中朝关系历史来看,双边关系受制于第三方,朝鲜战争时期,苏联是重要的外部因素。1972年中美关系正常化,至少意味着因朝鲜战争而出现的中美二十年对抗结束了,1992年中韩建交,中朝关系走低。此后,朝核危机爆发,一个不断进行核开发的朝鲜的当然是中国的威胁,而且核试验场就在中朝边境地区。

中韩建交25年来,经贸得到长足发展,两个社会之间的认同也在增强,但是缺少安全方面的合作,韩国终归还是处在美韩同盟的轨道上,除非是韩国对美国军事保护的诉求不是那么迫切的时候,中韩关系才会有更大的空间。从根本上说,中韩关系发展到今天,也提出了一个严峻的问题,中国是否依然可以在朝韩之间保持平衡外交;而对韩国来说,问题在于要不要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外交。

多维:作为中美之外的另一个大国,俄罗斯的角色亦不容忽视。有报道称,俄罗斯即将在5月开通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到朝鲜罗先特别市的航线,做出加强与朝鲜经济合作的姿态,甚至有分析称普京试图加强与金正恩政权的联系,并称此举可能让俄罗斯成为国际社会加强对朝施压的漏洞。在你看来,俄罗斯的动向会对朝鲜半岛局势产生什么影响?

孙兴杰:朝核问题不是俄罗斯目前最优先的事项,这是根本的大背景。普京现在面对的最棘手的问题是叙利亚,以及乌克兰的问题,在这些问题的背后是俄罗斯要摆脱欧美施加给俄罗斯的制裁。

值得关注的是,朝核问题和叙利亚问题最近开始勾连在一起,从大国博弈的角度来看,如果美国不在叙利亚问题上做出让步或者妥协的话,俄罗斯可能就会将朝核问题视为筹码。从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俄期间双方的表态上可以看到,美俄在朝核问题上的立场有相当的差别。当然,俄罗斯在多大程度上利用朝核问题,也要看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发展。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撰写:戴仑 甄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