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手香港凸显美国国会的落伍

+

A

-
2017-05-05 15:22:39

在北京与华盛顿之间的关系逐渐热络的时刻,美国国会强行刷了一波存在感,在香港问题上做起了文章,与中美关系的发展逆势而动。

美东时间5月3日上午,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举行了听证会,讨论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一国两制的推行现状及落实情况。在中美合作解决朝鲜核问题、谈判解决双边贸易分歧之际,美国国会再次凸显了中美关系发展过程中“搅局者”的一面。

该听证会由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CECC)主席、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R-FL)主持。除了卢比奥以外,CECC联合主席、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R-NJ)也在主席台就坐。其他10多名委员会成员并未出席。

CECC是一个跨党的政府机构,成立于2001年,可以说是国会与白宫“争权”(外交权力)的产物。

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1999年同北京达成“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双边协议后,当时的国会(第106届)两院通过了H.R.4444号法案,正式确立了中美永久性的正常贸易关系,摆脱了1989年“六四事件”以后两国在贸易领域的间歇性阵痛和不确定性。


香港民主活动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图源:多维记者/摄)

克林顿执政后期非常“亲华”,为了突破国会在贸易领域对中美关系设置的障碍,民主党政府也做出了一些妥协。所以,国会审议H.R.4444议案时,特意增加了第三款,成立了CECC,专门审议中国军力发展对美国构成的“安全威胁”, 监督中国的法制、人权以及中国永久性正常关系地位(PNTR)后对国际贸易规则的执行情况等。

现任主席是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共和党人卢比奥。史密斯是联合主席。CECC委员会除了由两党近20名议员组成以外,国务院负责亚洲外交、人权、民主及国际贸易等事务的官员也是委员。

该委员会自成立至今已有16年的时间。在此期间,中美权力平衡发生变化,“中国崛起”的事实不得不让美国三位总统调整对华政策。当然,期间该委员会提交的年度涉华报告及听证会,都会给中美关系发展带来不和谐的声音,但绝对不会主导中美关系发展的大方向和主基调。

前港督彭定康、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香港铜锣湾书店前店长林荣基前往CECC作证,总体上指责北京侵蚀香港的民主和自治权。身在伦敦的彭定康通过远程实录视频发言,强调“香港高度自治被侵蚀,英方有权干涉”;史密斯甚至认为“香港保持高度自治符合美国利益”。

卢比奥则宣布,要求重启两党2016年联手草拟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内容包括惩罚压制港人基本自由的中国内地或香港官员。按照卢比奥的话说,该议案将在香港自治权遭受冲击的时期,重申美国对香港的“历史承诺”。

2016年连任的卢比奥喜好拿人权议题施压北京(图源:Reuters/VCG)

卢比奥和史密斯作为仅有的两名出席听证会的议员,显然借此机会对中共进行了意识形态化的批评。他们对中国的称谓都是冷战时期的“Communist China”(共产党中国)。尤其是卢比奥,他是典型的亲日、亲台派保守议员,直接将香港置于中共的对立面。

他们臆想将香港问题“国际化”,或者将香港提升至“美国利益”的层面(诸如将南海定性为美国国家利益),以此来施压中国。但是,在人权、西藏、台湾等刺激因素在中美关系中的比重大幅下降的背景下,这种尝试完全不符合双边关系主流意识,也与现实政治脱轨。

从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开始,到现在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他们都已明确说过,美国不(该)当世界警察,不求政权更迭,认为这些都是过时思维。对于香港,特朗普政府预计也不会和国会“翩翩起舞”,无中生有,横生事端。

美国国会在国内已经受人诟病,支持率在奥巴马时期就已跌至个位数。在反建制、反全球化浪潮的大背景下,美国国会议员应该“顺势而为”,优先关注自己选区和国家内部事务。而不是为了凸显自己的“外交存在感”,或为了做给选民看,痴迷于对别国的民主和人权说三道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撰写:禔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