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陈政治司法腐败 韩左右两派皆盼改革

+

A

-
2017-05-09 01:24:27

韩国总统大选将于5月9日举行。韩国民众对本次大选的参与热情非常高,从提前开始的缺席投票(居住地与身份登记地不一致的韩国选民在5月4日、5日两天进行投票)的情况来看,26.06%的投票率创下韩国选举的最高历史纪录。

应该说,这与朴槿惠因为“亲信干政”被弹劾以及韩国国内政局中表现出的诸多问题密切相关。

多维新闻记者日前专程前往韩国多地,就韩国国内政局问题,对韩国政策财团理事长、首尔大学经营学特聘教授、原李明博前总统秘书室长、原劳动部部长、前三选国会议员、保守阵营重要政治家任太熙,韩国宪法和朝鲜宪法专家、Peace-Korea常任代表、韩中Leaders-Academy理事长、东亚和平研究院副院长、著名法学博士洪元植等人进行了采访。以下为采访实录。


萨德危机与朴槿惠“亲信干政门”使韩国经济也受到了很大冲击(图源:VCG)

多维:韩国特有的财阀制度,以及财阀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一直以来被认为是韩国经济能够迅速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但近些年来,这样的体制在经济、法律以及社会层面似乎都表现出越来越多的问题。你怎么看这一现象?

任太熙(保守派阵营):韩国是在1950年朝鲜战争以后,在短时间内发展起来的,因此韩国面临的一个课题是,要战略性的、最大限度地利用自己所拥有的财源、资源。

因此一方面韩国虽然追求市场经济,但在朴正熙总统时代,韩国曾推行了七次经济发展的五年计划,这种政府主导的经济政策的推行,目的是集中国家所需要的资源,其结果就是韩国经济实现了很大的发展。

但政府主导的经济后来不起作用了,就发生了IMF。【记者注:IMF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缩写,任太熙这里则是用IMF代指韩国历史上的一次重要事件。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韩国是受波及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整个国家的经济面临崩盘的危险,当时的韩国政府向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求援,而作为救市的条件,IMF对韩国经济结构进行了重大调整。】

1997年起韩国政府不再实行过去那样的五年经济发展计划,经济政策发生转向,尽可能让企业自己在世界市场上获取竞争力。其成果就是韩国产生了像三星这样的全球性企业。

最近发生的政治、经济勾结在一起的事情,我认为并非经济自身的问题,而是韩国政治的落后性所导致的。1997年韩国发生了IMF,是因为不能再按照之前的方式发展经济;2017年,韩国弹劾了在任的总统(朴槿惠),是因为觉得从前的政治不再适合。

因此我个人认为,1997年的IMF是“经济上的IMF”,而2017年的总统弹劾则是“政治上的IMF”。2017年之后,韩国政治圈所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就是稳固新的政治体系的地位。

多维:韩国现在面临严峻的经济形势,比如说青年群体的失业率达到了10%,家庭负债规模超过了1300万亿韩币(1元韩币约合0.00088美元),GDP对比家庭负债率约达89%。面对这一系列的问题,韩国社会普遍的声音都认为要解决财阀制度的问题,但具体来讲,新一届韩国政府应该在短期内采取哪些具体的措施?

任太熙(保守派阵营):青年失业的问题是结构性问题。所以从世界范围来讲,有许多国家都存在青年失业问题。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投入的人力会越来越少。无论任何国家信息化程度越高,工作岗位就会越少,如果不能制订相应的解决政策,那么产业结构的变化就都会导致这样共同的问题。

除了青年失业问题以外,懂得利用信息化趋势的个体和被信息化趋势所隔离的个体之间会产生巨大的差异,这种差异从政治上来讲经常被称为“两极化问题”,这种差距的不断扩大,也是世界各国都在经历的,也就是说贫者越贫、富者越富。

由于这是一种结构性的问题,很难在短时间内制订出相应的对策。

所以对于青年失业的问题,从我个人来讲,我认为国家应当帮助这些青年将视线转移到海外市场上去,这是暂时性地缓解青年失业压力的一种方法。如果说毫无经验的青年很难到国外去就业,那么国家可以向一些有经验的管理层人员或中层管理人员提供到海外就业的机会,而他们的空缺则由青年填补。


任太熙是李明博前总统的头号幕僚(图源:多维记者∕摄)

多维:另外,因为萨德问题,韩国经济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尤其是旅游业和出口贸易业。

任太熙(保守派阵营):现在韩国的贸易额中,有25%都是与中国进行的,在出口方面尤其如此。从经济层面来讲,韩中关系是很重要的,特别是从韩国的立场上来看,贸易的四分之一是与中国进行,中国是韩国主要的交易对象之一。

但众所周知,萨德问题之中,朝鲜问题,特别是朝核问题是最核心的问题,美国与周边国家围绕这一问题而产生的利害关系,主要是战略性的利害关系和历史性的关系。

从历史性关系方面来说,历史上朝鲜与中国是亲密的同盟关系,而韩国与美国也是无法分割的同盟关系。在这种历史关系的前提下,萨德问题会牵扯到美国以朝鲜半岛为中心的东部利害关系,以及中国以朝鲜半岛为中心的中国南海等东部利害关系,所以从韩国的立场上来讲,(处理萨德问题)是很困惑的。

我认为,中国、韩国以及周边国家需要面向未来展开对话,所以我对中国现在重启六方会谈的提议是很有共鸣的。

多维:作为一个强烈依赖贸易的国家,你觉得韩国这一方面的突破口在哪里?

任太熙(保守派阵营):现在的问题并非源于经济,实际上在萨德问题发生之前并没有什么大碍,所以这些问题实际上很难靠企业自身去克服。

当然,在韩中贸易遭遇一些困难时,许多企业要么将市场多边化,要么调整产品结构,也就是将产品结构从受外界问题影响,发展到无论发生怎样的危机,都需要进行交易,目前企业的对策就是这样的。

一般来说,世界上以贸易为主的国家,一般将政治问题与贸易问题,也就是经济问题分开来看。这是一般的倾向与常识。所以现在中国针对萨德问题所采取的经济方面的措施,让韩国企业感到很困惑,他们认为在一般的国际贸易秩序中,很难出现这种情况,我觉得这是我应该指出的。

当然我个人认为,将国家之间的关系视为纯粹的经济关系是很天真的。但现在中国几乎已成为世界最大的贸易国家,而韩国也是(全球)十大贸易国家之一,所以这种看法虽然天真,我仍然认为中韩有责任将世界贸易秩序公正化、合理化。

多维:除了经济问题,还有哪些问题是新一届韩国政府需要急切解决的?

洪元植(独立学者):新一届韩国政府需要首先改善国内的一些严峻的问题,只有先解决好这些问题,才能进一步解决好南北关系、中韩关系等其他问题。

在我看来,核心问题在于法治。外界一直认为韩国是一个法治国家,但其实,在所谓的法治主义“雨伞”之上,还有1%的特权阶层仍然存在着。比如说,有违法行为却没有受到惩罚的大有人在,负有赔偿对方合理损失的责任的人却没有赔偿。

目前的当务之急就是下一届的韩国政府新总统不能再按照自己的个人想法进行统治了,从现在开始要按照国务会议的审议决定来管理和经营这个国家。

其次,韩国负责执行法治主义的检察官和法官们一直以来都生活在权力不受牵制的特权时代中。从现在开始,对韩国的检察官、法官等特权阶层人士们的管制必须要落实到位,我在为这种管制迟迟无法实现而感到羞愧的同时也认为,是时候寻求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了。

检察官肆无忌惮地搜查、起诉韩国的政治人物们,然后移交法官进行审判,经过重重审判之后找不到证据,然后只说一句“没有罪的话就算了”,这样就结束了。70年的漫长时间中,韩国的检察官就是这样为所欲为过来的,现在到了必须要清除掉这种现象的时候了。

在全世界来看的话,韩国的经济都属于是先进国家的行列,但是在法治主义方面,现在必须要承认韩国是一个非常落后的国家。实际上韩国检察官的起诉率,就是真正是依据认定的违法事实而进行起诉的比率只有0.02%。

而从现在开始,如果检察官和法官进行不正当的、违反法治主义原则的搜查和审判的事实被切实无误地确认的话,就要通过韩国的上诉弹劾制度进行弹劾。虽然在中国没有这样的制度,但是在韩国,如果对检察官和法官提出弹劾上诉的话,那么这个法官或检察官就要暂停行使职权。

虽然这个制度目前并没有得到切实运用,但是现在确实到了落实使用这种制度的时候了,将检察官和法官们也放在法治主义的框架中,让他们接受法律的支配和管理才行。

这虽然是韩国社会中令人感到难堪的现实现象之一,但是有必要通过海外媒体或其他渠道向国际社会揭露这种现象,韩国的律师们与这些腐败且违法的检察官和法官们进行斗争,本来是要通过斗争实现社会正义,但是最终韩国的律师们也与韩国的特权阶层们沦为一丘之貉,这就造成了韩国社会的统合迟迟无法实现。

所以韩国现在如果实现了在法治主义下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社会的话,统合起来的社会在解决南北问题等议题上也将会共同探索出高效的解决办法。


作为法律专家,洪元植尖锐的指出了韩国法治方面的诸多弊病(图源:多维记者∕摄)

多维:从民调情况来看,新总统很可能在进步阵营中产生。你如何评价过去十年间保守派政府的执政成果?就是李明博政府和朴槿惠政府。

任太熙(保守派阵营):李明博总统在任期间,雷曼兄弟破产,全球性的经济危机随之到来。李明博总统原本是一位从事企业的人士,在这方面很有的经验,也很懂经济,他明白企业怎样才能生存、发展。

因此雷曼兄弟破产初期,李明博总统就从以中国以及日本、美国等三国各自购买了三百亿韩元的货币,稳定了通货价值,然后与国会合作,使企业可以在海外顺利募集资金。因此,在世界各国纷纷继雷曼兄弟之后发生金融危机时,韩国才能得以顺利克服,这是李明博总统功劳中最大的一件。

其次,李明博总统的基本想法是,只有世界各国相互合作才能实现持续的发展。因此他努力与一些主要交易对象国,以及一些在外交上与我们有共同烦恼的国家,比如中国、美国、日本、俄罗斯、阿拉伯各国、东南亚各国等,搞好外交关系,实际上也取得了许多外交成果。

李明博总统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他彻底地遵循了实用主义的路线。我认为,他与世界各国签订了自贸协定,扩大了市场。同时他也为韩国企业向世界各国出口的持续增长奠定了基础,这也是韩国扩大世界市场的基础。

第三个方面是全球化议程,目前世界上产生了许多问题,比如温室效应,地球正因二氧化碳而产生了许多气候变化,面临气候变化的灾难。对于这些问题,只有世界各国开展合作才能解决。在这种判断之下,他提出了绿色发展这一课题,与全球化议程一起被确定了下来。

在李明博总统所提出的绿色发展的旗帜下,世界各国纷纷成立基金,采纳了这些绿色发展的政策,即既能保护地球环境,又能将温室效应所带来的灾难降到最低,也就是说经济可以发展,但必须做到在保护地球环境的前提下进行发展。

第四,经历了1950年的朝鲜战争以后,韩国曾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韩国曾获得了很多国家的帮助、支援,经济才实现了今天这么大的发展。

如今韩国已发展成为一个有资格加入经合组织(OECD)的国家,对于那些像曾经的韩国一样,正经历着困难的其它不发达国家,韩国感受到了一份国际责任,因此韩国从一个接受援助的国家,变成了一个提供援助的国家。DAC(经合组织发展援助委员会)是一个提供援助的国家组织,韩国目前已经加入了DAC。

而对于朴槿惠政府,我认为目前的评价时机并不合适,应当再隔一段时间进行评价才是正确的。可以确定的是,在李明博总统执政时期,韩美、韩中、韩日以及韩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都是很平坦的。与之相比,现在韩中、韩美、韩日的关系都正在经历着一些磨难。

撰写:戴仑 希文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