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眼马克龙:哲学将引导法兰西?

+

A

-
2017-05-09 22:33:40

近日,拥有悠久哲学传统的法国终于迎来了一位“哲学出身”的统治者——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

相比“史上最年轻法国总统”和“老妻少夫”的噱头,这位新晋国家元首的哲学履历更值得被关注和研究。因为他所受的哲学训练以及习得的哲学思维既直接参与了其胜选过程,也势必将作用于他未来的施政理念。

马克龙曾就读于巴黎第十大学哲学系,担任过解释学和现象学大师保罗•利科(Paul Ricoeur)的助理。师从著名马克思主义哲学家艾蒂安•巴里巴尔(Etienne Balibar),毕业论文研究的是马基雅维利(Niccolò Machiavelli)。

利科和巴里巴尔是影响马克龙最深远的两位哲学导师。从哲学渊源上看,这两人分别直溯胡塞尔(Husserl)和阿尔都塞(Althusser)。

利科在胡塞尔现象学基础上,发展了以反思为核心的解释学(也称诠释学或释义学)。他的解释学是一种新的语言,在该语言体系中,人们可以通过对事实的反思性探索,来洞察社会诸多议题的本质。

而这种解释学的方法论显然影响了马克龙的政治思维,其内向性的探求方式某种程度上决定,马克龙至少在当前世界政治格局的背景下会更倾向于改革而不是革命。


高举右臂的马克龙让人想起《自由引导人民》中的女青年,不过这次他是以哲学为内驱力来引导法兰西(图源:Getty/VCG)

巴里巴尔是阿尔都塞的学生,后者可视作马克龙的师爷。阿尔都塞的意识形态理论吸取了马克思以来的许多理论家有关意识形态理论的有效成分。

值得一提的是,阿尔都塞还将拉康的结构主义精神分析学的“镜像”理论移植到自己有关“主体性”探讨中来,再加上他本人特有的、带有结构主义痕迹的“多元决定论”,从而构建了其独特的意识形态理论。这体现了其思想的多元与复杂。

这种多元性和复杂性同样影响到了巴里巴尔和马克龙。巴里巴尔曾明确表示“我们需要共同体:为哀悼,为团结,为保护,为反思。这个共同体不是排他性的,尤其是,这个共同体并不排除那些在法国公民或移民中的这样一批人,越来越恶毒的媒体宣传,使人回想起我们历史中最为灾难性的哪几个片段,这种宣传把这批人比作是入侵或是恐怖主义以便使之成为我们的恐惧、我们的贫困、或者我们的幻想的排水渠。”

这一思想与马克龙对待移民以及拥护全球化的政治理念高度契合,作为马克思主义者的巴里巴尔,其政治倾向性不言自明,所以其爱徒的中立路线或许只是相对极端右翼的一种温和表述。这种表述为反对勒庞(Marine Le Pen)的投票者们提供了一个相对舒服的台阶。

马克龙对毛泽东和邓小平的部分思想比较欣赏,也曾在公开场合引用两者观点,比如“白猫黑猫论”,结合他对马基雅维利的研究背景,很容易猜测这是受马基雅维利主义中“目的正确,手段勿论”的影响。并且马基雅维利的爱国思想,以及对共和制统一国家的追求、对强权的崇信,或多或少都影响到了马克龙,而在这一点上,马克龙与特朗普(Donald Trump)或许可以找到共同话题。

综上,马克龙对内的改革以及对全球化的拥护可以找到较为直接的哲学根系,人们也有理由相信这种思想还会在未来继续发挥效用,并逐由此渐展露出中间道路的“真容”。

而至于它是否真做到了“捍卫那些能够把法国人凝聚在一起的价值观”,引导法兰西前行,抑或在仍可能发生的恐怖袭击和穆斯林难民问题中破产,都存在太多变数。

撰写:文铮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