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音壁:文在寅能杀进习特决策圈吗

+

A

-
2017-05-10 04:49:15

首尔时间5月10日,一场午夜狂欢后,自竞选伊始一直占据领先地位的“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毫无意外的取得了大选的胜利。伴随着他在10日上午8时9分宣誓就职,韩国新政府就此确立,这也意味着在外界刚刚熟悉文在寅何许人也后,就得关注这位刚上台的总统能不能干出点什么名堂来。


韩国总统是谁,相对于半岛局势其实并不那么重要(图源:VCG)

对西方世界主流媒体来说,文在寅的政治光谱决定了这是一场“自由派”的胜利。由于在朝鲜问题上,文在寅倾向于对话,在美国媒体眼中,他的当就选“意味着美韩关系可能出现新的裂痕”。毕竟,作为金大中、卢武铉时代“阳光政策”的名义继承者,文在寅于朝韩问题上的决断显然比起其他外交问题更为要紧。他也因站到了朝鲜半岛的黎明时分。面对中美的“二元”局面,更开始迎接新挑战。

韩国何时归位

对欧美主流媒体来说,路透社、法新社、美联社等在面对长达60天的韩国大选时并没有像该国媒体一样亢奋。譬如路透社就用“赢面较大”(comfortable margin)描述了文在寅的胜利,更强调其劲敌洪准杓的主力选民只是60岁以上的韩国居民。这也使得韩国10日的政府更替带来的新鲜热潮很快过去,外界很希望确认此前一片混乱的韩国能否在半岛舞台上继续扮演起自己应有的角色。

而就这点来说,文在寅上台伊始就发表了一篇观点鲜明的演讲,这种开门见山的调子似乎很能满足生性急躁的韩国民众的心情。就在当地时间10日上午,文在寅就于演讲中强调自己会“尝试从快解决安全危机”,更称自己如有必要“将直飞华盛顿、北京、东京乃至平壤来解决实际问题”。加之他还强调要切断政府和“财阀”的关联,这种非同以往的作风很让经历了2016年11月“烛光民心”运动的韩国民众受用。

不过,对于从《卫报》、《纽约时报》乃至《金融时报》的一系列媒体来说,文在寅是否能切断韩国政府和“财阀”组织的关联其实并不重要,对于外界来说,韩国的角色和朝鲜半岛的危机联系在一起。这就让西方主流媒体往往选择以“如何应对朝鲜问题”来介绍韩国新政府的更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韩国的意义可能只有这些。

对此,包括日本《外交官》杂志在内的很多观察者已经迫不及待的指出,文在寅将会继承金大中乃至卢武铉的“阳光政策”,由此来应对半岛局势的变化。尽管在他们看来,文在寅的新“新阳光政策”一定会有别于旧版政策为“和解”而放低身段的做法,但无论如何,这种主动改善对朝关系的做法恐怕是近期仍在寻求“制裁”朝鲜的美国所不愿看到的。

新阳光政策何时介入

在外界看来,文在寅的“新阳光政策”固然会有很多切入点,但目前可能性最大的干预措施或许就将是恢复2016年由韩方主动关闭的“开城工业园区”。不过,包括美国CSIS在内的很多智库从2016年2月开始就怀疑朝鲜可能会利用这一机制,为其导弹和核武器项目提供资金,韩方在2016年采取类似行动也是基于相同的目的。这使得所有有关开城的行动都变得敏感起来。以至于文在寅在其当选演讲和竞选政策纲领中并未主动谈及这种理念。


文在寅并不是平壤或金正恩厌恶的人(图源:Reuters/VCG

毕竟,文在寅所面对的朝韩大环境可能无法简单以原始的“阳光政策”加以应对,而开城能否重启也要看朝方是否有相似的热情。但无论如何,鉴于文在寅于朝鲜的话语体系中并非“保守团体”、“傀儡逆贼”的一员,他本人似乎因政见更受平壤青睐。因此《纽约时报》便称“文在寅的获胜可能会降低朝鲜对峙的温度”,从而促使华盛顿和平壤都停下来,评估一下首尔新政府对各自政策的影响。

美国卫星图像宣称,朝鲜“一直在为进行第六次核试验做准备”,为“阻止朝鲜”,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正在采用隐性威胁和做出军事姿态的升温手法。这种行为于文在寅眼中显然是不能轻易接受的。在9日的一场讲话中,文在寅就强调韩国应该在应对朝核问题方面“扮演一个更加积极的外交角色”,而非“眼睁睁地看着美国和中国谈论半岛问题,而自己却无所作为”。很显然,文在寅可能并不满足于当前中美在半岛问题上的“支配”状况,

这样一来,韩国的局面似乎正变得令外界兴味盎然。尽管正如BBC等媒体所言,对于韩国部署美国“萨德”反导系统等问题,文在寅选前立场摇摆,屡次改口。但是,既然他已经有了要在半岛问题上有所作为的立场,那么总可以期待他在朝鲜问题上能有什么进展。而这位在黎明时分获得政权的韩国领导人,或许就有可能因此在历史上为自己留下一笔。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