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主动掉入有罪推论陷阱

+

A

-
2017-05-19 10:31:07

美国总统特朗普自上任伊始便因“通俄门”广为媒体诟病。此前在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会面中又被媒体爆出涉嫌泄露机密,再次令特朗普处于舆论批评的风口浪尖。

美国司法部委任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穆勒担任特别顾问(或调查员),领导联邦调查局对“通俄门”的调查工作。国会两党议员普遍称赞这一安排。【相关阅读:手握呈堂证供 科米能扳倒特朗普吗

就在大家都以为事态稍有缓和之际,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通过推特,直接批评“委任特别调查员”这一安排伤害了美国,甚至称整个“通俄门”的调查就是美国史上最大的政治迫害。

在西方,“政治迫害”(witch hunt)的说法最早和宗教有关,后来逐渐延伸到人权,现如今被用来指代政治层面的零和斗争。一位美国总统,在司法法制体系相对健全的情况下,空口指责有人搞“政治迫害”,这在美国也是首次出现。

“水门事件”中,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Richard Nixon)的做法比较谨小慎微,对外佯装坦承合作,从不像特朗普这般使用抱怨、恐吓的做法。特朗普公开否认通俄门(通敌卖国),否认施压科米终止通俄门调查(干涉司法),那就应该理性看待司法部的最新调查安排。

既然自称没有“通俄”,特朗普为何如此在乎针对他的调查?继“政治闹剧”和“虚假新闻”后,特朗普又将其升高到了“政治迫害”的层级。他反应如此激烈,难道他真的在刻意隐瞒什么?


特朗普极力为自己澄清,直言遭到政治迫害(图源:新华社)

或许,这就是特朗普一贯的作风,哪怕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因为他太在乎自己的“清白”和“威望”了,甚至为此可以藐视司法。【相关阅读:共和党为何不敢对特朗普兴师问罪

正是这种心理,让特朗普的言行完全失控。从“把希拉里关进监狱”到鄙视联邦法官,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指责奥巴马窃听,再到自称握有和科米(James Comey)谈话的录音资料,特朗普将“自我制造危机与伤害”的模式发挥到了极致。

有国会议员指责总统口无遮拦,称美国毕竟是法治国家。甚至有议员公开将“通俄门”调查转向刑事调查层级。转向刑事调查的层级,就意味着当事人有罪的嫌疑。

其实,对特朗普言行进行“有罪推论”并不新奇。在左派看来,特朗普早已违法违宪,应该受到弹劾,只待调查出确凿证据。而且,特朗普还触及了宪法未明确提及的领域,触碰了法律比较模糊的地带,尤其表现在伦理道德、总统行为准则等方面。

虽然特朗普不是被调查的直接对象,但是他幕僚们和俄罗斯的联系,以及特朗普本人鲁莽、浮夸的言行和粗糙的危机处理模式,难免会促使外界向“有罪推理”的方向看待问题。

科米2月份离开椭圆形办公室,就对特朗普的谈话记了笔记,足见他根本不信任这位商人出身、没有丝毫从政经验、对法律事务一窍不通的总统。

前特工首脑的笔记,一般都会成为将来法庭的“呈堂证供”。这反而会更加刺激外界对特朗普进行“有罪推论”的欲望。


特朗普开除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令政府幕僚们感到不安(图源:Reuters/VCG)

特朗普的幕僚们也战战兢兢,因为特朗普丝毫也不在乎自己幕僚们的舆论形象。

科米被开除后,美国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向媒体坦言,自己每天都在努力赢得特朗普的信任;“泄密门”曝光后,白宫国安顾问马克迈斯特(H. R. McMaster)更是强调,自己不敢让特朗普单独和外国领导人相处。

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曾经站出来为“泄密门”灭火, 将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Rod J. Rosenstein)当做“替罪羊”。后者对此表示不满,甚至考虑提出辞职。

最后,特朗普出面称,司法部给出建议之前,自己早想开除科米。这种说法虽然抚慰了罗森斯坦, 但它和彭斯的辩词则大有出入。

总之,特朗普执政4个月以来,个人言行的得失体现在方方面面,内政基本上被他引发的各种争议所拖累。他倒行逆施的作为和“我行我素”的作风,无形中增加了针对“通俄门”调查的力度和时间。

无论他是否真的“通俄”,是否真的存在“阻挠司法”的主观故意和确凿证据,只要他的这种风格不改变,外界对“通俄门”、“泄密门”和“录音门”进行“有罪推论”的思维短时期内不会消除。特朗普面临的执政风险也将随时存在。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撰写:皇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