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巴黎协定是特朗普一步错棋

+

A

-
2017-06-01 17:25:39

美东时间6月1日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玫瑰园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至此,就联合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特朗普政府站在了国际社会的对立面。

就时间点来看,特意选择结束欧洲访问之后宣布决定,无视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教宗方济格(Pope Francis)和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等世界领袖的劝解,足见特朗普(Donald Trump)偏执、不好合作的一面。

特朗普的辩解之词围绕“就业”展开,明确提到中国和印度,认为美国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他还不点名批评了德法等国,称这些劝他保留《巴黎气候协定》(简称巴黎协定)的国家正是那些通过贸易手段让美国损失上百亿美元、并在军事同盟当中不承担应有费用的国家。

特朗普甚至说:“作为美国人的总统,我代表的是匹兹堡的市民,而非巴黎市民”。

匹兹堡是美国钢铁城市,特朗普此言暗示美国工业地区(比如匹兹堡所在的宾夕法尼亚州)保守选民对他退出巴黎协定的支持。有趣的是,匹茨堡市长是巴黎协定的支持者。在2016年大选投票中,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在匹兹堡的得票率高达8成。


宣布退出巴黎协定,特朗普似乎依然处于竞选状态(图源:Reuters/VCG)

此次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是白宫首席战略师班农(Steve Bannon)等极端保守派的胜利。如果特朗普只是为了履行竞选诺言,带着谋求连任(正式退出巴黎协定大概在2020年)的思维而退出该协定,那么此举就是一步错棋。

首先,政治层面,这种强推竞选承诺的做法,不利于特朗普弥合华府政治以及美国社会的裂痕。美国自由派及民主党人必会借此大做文章,加大同共和党政府及国会共和党人的“政治斗争”。

特朗普退出该协定,虽然满足了巴农、环境保护局局长普鲁伊特(Scott Pruitt)以及其他极端保守顾问的诉求,但是疏远了库什纳(Jared Kushner)夫妇、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等温和派。所以,特朗普此举还会加速内阁派系的分化。这种分化往往是阁员辞职的导火索。

蒂勒森未来的外交工作可能会多几分尴尬与艰难,毕竟他在国会出席提名听证会时,承诺会推动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全球合作。

其次,在外交层面,特朗普此举严重损害美国的国家形象和国际地位。

民粹派和极端保守派在白宫“东山再起”,势必会影响接下来一段时期白宫经贸政策的制定。甚至在伊朗核、朝鲜核等其他国际合作议题层面,他们也会刺激白宫释放消极信号。

地缘博弈层面,美国的退出进一步加剧了西方内部的嫌隙。


一场尴尬的欧洲行之后特朗普作出让西方更为尴尬的决定(图源:Reuters/VCG)

尤其是美欧裂痕已由过往的技术层面分歧转向了实质层面的分道扬镳。比如,美国攻打伊拉克、窃听默克尔,这种美欧分歧都是技术层面的分歧,可以在短时期内得以弥合。但现在的美欧分歧已经升级到了欧洲安全还需不需要美国保护、外交需不需要美国参与的层面。

如果说英国脱欧让欧盟开始考虑加紧抱团,如今特朗普施政导致的美国转向,就更会促使德法等欧洲国家思索以团结的方式面对新的国际局势。

如果把以上三个层面的影响结合起来看,就可以看出特朗普的草率和失策。

且不说美国退出协定给国际社会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负面影响,以及特朗普此举送给中国的战略机遇,特朗普这种迎合保守派(尤其是受游说团体影响的共和党领袖)和民粹派、无视全国主流民意和国际共识,强推竞选承诺的做法,只会给自己内政外交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尤其在通俄门调查尚未结束的大背景下,特朗普一番外交发力后,以这种极端的方式转移国内视线,只会进一步激化国内矛盾,致使自己腹背受敌。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撰写:皇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