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气候专家:特朗普退赛 后果多糟糕?

+

A

-
2017-06-02 01:41:24

特朗普治下的美国选择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他在白宫的玫瑰花园里宣布:“为了履行我对美国及其公民的庄严职责,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但将开启谈判,以重新进入巴黎协定或某个全新的交易。”这一决定无疑给这份在2015年通过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气候变化协议沉重打击。

在气候环境治理的必要性早已得到全世界共识的情况下,美国既然已经签署了巴黎协定,又动辄反悔,就不仅仅是违背世界共识的事情,对美国的国际形象也将带来严重影响。多维新闻采访了全球气候治理问题学者、蒙克全球事务学院环境治理实验室研究助理余博闻,他认为特朗普的行为会在美国国内和国际层面带来两个威胁性影响,但这不见得完全是个坏事情。

多维:《巴黎气候协定》让几乎每个国家都参与其中,共同采取行动遏制地球变暖。在你看来,特朗普一意孤行地退出巴黎协定将产生怎样的深远影响?

余博闻:这个问题一直都比较复杂,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他对全球气候治理的态度已经不是退不退出巴黎协定能够有什么区别的了,因为他对全球气候治理的怀疑论态度和他不作为的态度,事实上使外界早就知道了这样一个最终的结果,即不会在美国国内采取任何政策来进行减排,更激进的就是推翻前总统奥巴马一系列的气候政策。

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在国内的纬度,当然就会造成一个非常强烈的信号就是美国联邦政府不管了,不想要推动低碳化,或者主要是不想按照奥巴马的方式来进行减排。所以从国内的纬度上来讲,当然会推动一些传统的高碳排放的部门来加大他的业务,同时取消一些规定,比如可能取消汽车的排放标准,这些可能会影响美国国内的一些减排努力。

国际的维度主要是美国原来不作为,现在美国是进行反向操作,也就是退出巴黎协定的影响可能会对第三世界,尤其是后加入巴黎协定的新兴国家造成一些不良的示范效应,当然中国出外,但是其他的一些本来立场就不坚定的国家,可能看到了一个示范,那就是你不做,当然我也可以不做。总的来说有这么两个威胁性的影响。


特朗普治下的美国选择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图源:VCG)

当然美国还留在《联合国气候框架公约》里,所以他还是在双轨里的另一轨里进行谈判,他退出了巴黎协定但他没有退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从某种角度讲这也不见得完全是个坏事情,因为大家都知道全球治理走到今天都是从布什时代过来的,布什时代最重要的特点就是退出了《京都议定书》,跟特朗普差不多,但是可以看到正是布什退出了《京都议定书》之后,世界才有了现如今这么丰富的气候治理的工具,比如说州一级的政府参与碳的交易,各种各样的排放标准和各种各样的工具的出现,都是在政府不作为的情况下,一些其他的机构进行的这个实验。

同时我们会看到中国和欧洲更加紧密的团结在一起来抵制或者说更加积极的参与气候治理,从这个方向来说由于特朗普根本不打算采取行动进行气候治理活动,所以说他退出巴黎协定反而可能对其他行为体有一个推动的作用。

总体而言,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导致全球气候治理进入了一个不确定性状态,当然这肯定会对联邦政府层面减排乏力造成不良影响,但这个影响到底有多少还取决于各个行为体,包括中国、欧洲、其他的发展中国家、尤其是美国的城市和地方和一些公司,这些行为体能否形成合力来弥补特朗普造成的损失。

多维:目前美国学界一致认同气候治理的重要性,但在过去几十年来,在政策上却一直犹豫不决,你认为这是为什么?

余博闻:这个问题其实早已有公论,气候治理从来就不是一个气候问题。气候治理因为涉及到经济的低碳转型,它就一定是一个经济问题,由于经济联系到就业以及国家的权力,所以它就是一个政治经济问题。所以说即使是气候变化在科学界形成了共识,但是在政策界我们考虑的主要还是气候变化的治理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也就是与国家权力之间的关系,所以气候是一个跟经济、权利以及规范(就是我们应该如何发展经济,这是一种规范性认知,但同时也是一种经济活动的问题)都紧密相关的问题,权利利益和规范三者都被绑在了碳这样一个经济模式之下。

所谓碳的经济模式,就是传统的以化石能源为基础的经济生产经营活动,这一系列的规范利益和权力都建立在化学原料基础上,所以现在讲到低碳化就需要大动干戈的去改革经济体系,那自然就会影响到收入成本、收益分配以及各个国家的权力分配,所以才导致政策界难以形成一个统一的认知,尤其像美国这种国家,既有高碳的经济又有低碳的潜力,所以两拨人肯定存在着严重的利益分歧。


特朗普此举在全美引发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图源:VCG)

就气候变化治理而言,他的利益分歧主要来自于哪儿呢?当然一方面,每当谈论气候变化的时候,我们总会引用科学的不确定性,比如说2度的目标甚至是1.5度的目标,在科学上其实是一个不严谨的概念,这个科学不确定性永远都存在,这个无法解决。但另一方面,更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如何认知气候变化治理,把它看成是一个麻烦、是一个责任分担的问题,与认为它是一个经济竞争的问题,比如我们现在讲得低碳竞争,低碳科技的竞争以及绿色发展作为未来的比较优势,这是两种不同的思路。以这种角度来思考的话,如果我们认为竞争力为核心,这与传统认知上低碳是一个负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么我们可能就更倾向于低碳经济。

多维:据悉,美国与中国都是在2016年9月3日批准《巴黎气候协定》,中美在气候问题上无疑具有共同的利益,且存在合作的可能。如果美国最终选择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这将给中美乃至中欧的气候问题合作带来怎样的影响?

余博闻:在国家层面,在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之后,中欧的合作肯定要加强,其实中欧合作一直都很强。当然中欧合作有很长一段时间,尤其是奥巴马上台之后,并不体现在气候谈判中,而体现在实际操作中,比如说标准的制定,比如碳交易,比如说技术转让等等这一系列的问题。

那么奥巴马时期,中美的合作既在谈判桌上也在谈判桌下,所以全面的超过了欧洲。现在的问题是美国的联邦政府层面不跟中国谈这些问题了,尤其是我预估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不会再包括气候的问题,至少在短期内。所以这样的情况下,中国肯定要找一个替代方,那么这个替代方很可能就是欧洲。

但是在非国家层面,尤其是在州政府的层面,中国的省和美国的州,甚至中国的国家政府和美国的州都有可能更加紧密的合作,当然这里面我们要注意关注加州,加州是全球第六大经济体,这个州的能力是很强的,他的经济技术、他的经验和他的政策都可以与中国有互补和合作。

多维:特朗普的这一行为对于全球化以及全球治理而言意味着什么?这是否可以说是世界主义者遭遇的重大挫折?

余博闻:特朗普的政策一贯是反全球化或者反全球治理的,所以说美国的政策在特朗普治下肯定是要向全球治理相反的方向来收缩。是不是全球主义的重大挫折还不好讲,因为特朗普只是联邦政府层面的,大家知道全球主义不光是国家推动的,如果只是国家推动就无所谓全球主义这么一个说法,全球主义一定是多层次和多元的。

目前来看,在联邦层次,仅仅是在美国这一端有退潮,但是在全球主义的其他层面没有发现这样的趋势,法国的选举也扭转了这样一个认知。所以目前来看还是有一定的威胁,比如说英国的退欧,但还是可以谨慎的乐观,或者说至少没那么悲观。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撰写:陈清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