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学者:断交风波会否掀中东之战?

+

A

-
2017-06-07 02:02:28

八国连续断交、惨遭阿拉伯联盟除名、陆地和海空被封锁,多个阿拉伯国家与卡塔尔的风波,使得这一中东小国旋即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此轮断交风波会否导致中东全面战争的发生?美国作为最大变量,会否借此“大做文章”?

针对此轮断交风波,以及可能由此而发生变化的中东格局,多维新闻采访了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博士候选人王晋。在王晋看来,此轮断交风波或将以卡塔尔的最终退让告结。至于美国的卷入会否加速中东之战,王晋表示“美国并没有这个决心”。

多维:连日来,沙特、阿联酋、埃及、巴林、也门、利比亚、马尔代夫等七国宣布与卡塔尔断交,驱逐卡塔尔外交官,海湾三国封锁了和卡塔尔的海陆空联系。最新消息显示,毛里塔尼亚也已宣布同卡塔尔断交。你怎么看这次持续发酵的“断交风波”?透过现象看本质,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外交危机?

王晋:此次外交风波,从历史角度看,其实是海湾国家内部尤其是沙特和卡塔尔内部争夺地区领导权,尤其是穆斯林世界逊尼派国际领导权的一个对决。沙特本身秉持相对保守的瓦哈比主义,而卡塔尔则秉持相对沙特来说开明一些的改良主义,因此意识形态上就存在对垒;沙特和卡塔尔都是海湾富国,都有能力通过金钱外交来影响地区局势。


连续的断交风波,引发了波斯湾地区数十年来最严重的外交危机(图源:新华社)

从时政角度分析的话,其实此次断交主要涉及两个问题,一个是伊朗问题,即卡塔尔与伊朗保持关系是否合适,包括巴林、苏丹、沙特,也门(沙特支持的临时政府)都主要是因为这个原因与卡塔尔断交的;另一个是对于穆斯林兄弟会的问题,卡塔尔对于穆斯林兄弟会的支持,是埃及和阿联酋所不能允许的,而利比亚也在此立场上与埃及一致。

多维:沙特等四国在官方声明中均提到了卡塔尔“煽动舆论、支持恐怖组织,干涉别国内政”等罪状。据你所知,这样的“罪状”是否名副其实?作为小国,卡塔尔缘何敢于如此以身试法,冒中东国家之大不讳?这是否也是试图以小国之力发挥绝大作用时必然导向的结果?

王晋:卡塔尔在1995年哈马德埃米尔上台以来,就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上非常活跃,在帮助相关国家解决矛盾同时,也必然会带来树大招风的问题。卡塔尔和其他国家在“干涉内政”的问题其实在90年代中后期半岛电视台创立后就出现了,比如播出敏感话题,如批评沙特王国政府,讨论科威特和伊拉克是不是一个国家,采访本•拉登等等,这些都在当时被周围邻国所批评。

但是卡塔尔“干涉”他国主要是出现在2011年之后,尤其是半岛电视台广泛的报道关于埃及、利比亚等国关于镇压“穆兄会”,以及王室某些成员暗中有意无意资助他国的极端组织,都使得卡塔尔成为别国严重的“干涉者”。

多维:当沙特、科威特、阿联酋等在内的海湾国家,普遍将“穆兄会”视为政权威胁纷纷将其驱逐之际,卡塔尔则成为了“穆兄会”许多成员的新避难所。而此次断交风波,其中的“穆兄会”元素也是不可忽略的。你怎么看卡塔尔不同于其他国家的选择,以及此次断交风波中的“穆兄会”元素?

王晋:穆兄会问题在海湾国家是不一样的,这个和穆兄会在各个海湾国家内部的发展历程有关。比如在沙特,穆兄会所倡导的“渐进”“参选”“文教”方式达到“伊斯兰国家”的蓝图,就与沙特这种秉持更加保守的瓦哈比主义(沙特自己成为萨莱菲主义)的王国政府无法兼容。

在阿联酋,早起70年代穆兄会分支在当地建立的时候,是被阿联酋高层支持和扶持的,甚至帮助批准土地建设穆兄会分支的办公室。穆兄会成员大多的是期望利用伊斯兰教来改良阿拉伯世界种种“西方化弊端”的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因此最初阿联酋重视的是这些人的技能,但是当穆兄会在上世纪80年代逐渐在阿联酋站稳脚恩,成为“国中之国”,就对阿联酋政权发起了挑战,随后阿联酋和穆兄会分支进行了多年博弈,2014年还把穆兄会列为恐怖组织。

而在卡塔尔,穆兄会人数非常少,因为卡塔尔国家相对开放和多元化,老百姓也比较富庶,政治反对派力量并不强大,而且卡塔尔王室驾驭政局的能力要更高,所以对于卡塔尔来说,穆兄会并不是威胁,而是可以合作的对象。


中东国家之间“黑吃黑”的情况,也是导向这一危机的具体原因之一(图源:新华社

多维:不得不说,在此次断交风波中,存在着中东国家之间乃至埃及几个大国互相“黑吃黑”的情况。而在众多国家中,沙特和伊朗的角色尤其特别。有观点认为,此次断交风波之所以发生,就在于卡塔尔对沙特“仇家”伊朗表现的亲和姿态,触犯了“逊尼派盟主”沙特的龙颜。你怎么看沙特与伊朗在此次断交风波以及整个中东格局中扮演的角色?

王晋:沙特和卡塔尔确实在伊朗问题上有所分歧。这个既是地缘政治大环境决定的,比如沙特可以被视为阿拉伯半岛的强国,因此对沙特来说,伊拉克已经衰落,隔着波斯湾那边的伊朗威胁最大,而卡塔尔则可能还要同时提防来自于沙特的威胁。在现实需求上,卡塔尔奉行的多元化和开放的经济发展政策,这就需要卡塔尔与伊朗在内的各个国家保持联系。

而对于沙特来说,其独特的意识形态和政治架构体制,决定了沙特不能像卡塔尔那样开放对外,反而必须以“逊尼派-什叶派”这样的标签来保护自己安全和捍卫合法性。因此在特朗普访问沙特,表明了自己要对伊朗进一步加压之后,沙特也就有底气通过外交手段打压卡塔尔。

多维:解铃还须系铃人。但中东问题的“系铃人”,或者说最大变量,却在中东之外的美国身上。特朗普此前的中东之行,以及与沙特的走进,与伊朗的疏远,更加夯实了外界的这一认知和判断。有观点认为,在美国的参与之下,这次不仅会引起伊斯兰世界分裂,更会有可能引发中东全面战争。对此你怎么看?

王晋:美国确实是中东一个非常重要的政治变量,美国总统的态度会促成中东相关国家政策的巨大变化。但是特朗普的中东之行是否参与了沙特的外交变动,这个当前还不确定。开战之说,更不可能,沙特没有那个军事实力,美国也没有这个决心。

多维:最新消息显示,卡塔尔准备接受科威特的调停,以弥合该地区的嫌隙。以你的推断,此次断交风波最终会如何收场?经此一轮“折腾”,中东大棋局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王晋:现在来看还很难说,但是无外乎就几个调停国家,首先是科威特,然后是海湾国家内部的“和事佬”阿曼,最后是美国。这些应该都是可能的。从现在看,卡塔尔做出让步应当是非常大的必然,如果中东国家对卡塔尔的陆地和海空封锁持续,而又没有新的变化出现,那么卡塔尔食品储备可能出现问题,这个就会压迫卡塔尔在相关问题上有所收敛。

撰写:泉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