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谁在真正主导 解局上合峰会三看点

+

A

-
2017-06-07 10:08:52

在《上海合作组织宪章》签署15周年、《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长期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署10周年之际,正处于升级扩容中的上海合作组织之阿斯塔纳峰会,有三大看点。

看点一:上合首次扩容,为何同时接受印巴?

阿斯塔纳峰会上,印度、巴基斯坦将完成加入上海合作组织(简称上合组织)程序,这是上合组织2001年成立来的首次扩容。

众所周知,印巴是一对老冤家,双方曾发生过多次战争。同时中印也是一对老冤家,两国之间还存在尚未解决的边境领土争端,为强化领土立场,新德里抵制北京倡导的“一带一路”计划。

把一对老冤家引入组织,无异于自添麻烦;把老对手纳入自己的朋友圈同样是自找麻烦。那么,上合组织首次扩容为何明知有麻烦,还要选择印巴?


2017上海合作组织峰会即将在阿斯塔纳召开(图源:新华社)

一方面,当前国际反恐形势严峻,世界头号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遭到重击,开始向中东以外地区辐射,中亚和南亚是防止恐怖主义扩散的屏障。将南亚双雄印巴纳入上合组织,既符合初衷,也满足反恐的现实需要。

另一方面,扩容后的上合组织将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面积最大的地区合作组织,其全球影响力不言而喻。有观点认为,印巴的加入有利于补足上合组织经贸合作方面的短板,将上合组织的影响力由中亚扩展到南亚区域,为上合组织发展带来更多空间和机遇。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上合扩张升级也满足了中俄全球博弈的需要,把上合组织做大做强以平衡美欧的全球主导权,这也许是中国与俄罗斯默契妥协接受印巴的战略考虑。

看点二:上合转型是否与“一带一路”对接?

“丝绸之路经济带”(简称“一带”)的倡议是习近平2013年9月访问哈萨克斯坦时首次提出的。在北京成功举办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后,习近平的首次出访选择倡议诞生地,足见“一带一路”在中国国家战略中的重要地位。


印巴同时加入上合组织,中俄两国相互竞争正在凸显(图源:VCG)

当前,中国“一带一路”在平稳推进甚至开始取得实际成果的同时,面临着不容忽视的政治安全风险。多个经济走廊上“官进民退”现象,就很能说明问题。中国“一带一路”战略计划的顺利推进和最终成功与否,某种程度上缺乏安全保障。

“一带一路”作为中国雄心勃勃的经贸战略,缺少安全战略显然是不合理的现象。美国在二战后推出的马歇尔计划和北约方案就是一个有说服力的例子。

上海合作组织是首个以中国城市命名的国际组织,其前身是中俄倡导为加强边境信任和裁军的“上海五国会晤机制”。上合组织的军事合作重点在于反恐(打击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分裂主义),不以任何国家为假想敌。

“一带一路”建设缺乏安全保障,可能促进上合组织的经济合作进入“快车道”的直接原因。上合组织成员国都是“一带一路”上的主要国家,上合转型升级主动与对接可谓顺势应人。习近平访问既是“一带一路”关键国家,又是上合组织轮值主席国的哈萨克斯坦,就是上合组织升级对接“一带一路”的证明。

看点三:中俄是否存在主导权之争?

上合组织成立以来,关于中俄谁是主导者的猜测和争论就没有停过。在上合扩容转型的眼下,特别是接纳亲华的巴基斯坦和亲俄的印度,中俄在争夺上合组织主导权的声音再起。

其实,这种冷战式的思维不无道理,作为西方国家安全“拐杖”的北约,其主导权一直牢牢抓在美国手中,为反抗美国的颐指气使法国退出北约军事机制。在上合组织影响力日新月异的当下,争夺主导权的成分不能说没有。

但是,从上合组织的产生初衷和发展的条件来看,不同于北约等封闭等级严密的军事集团,上合是开放的透明的平等的国家间组织。无论从目标定位、战略规划、政策制定、还是文化历史等因素来看,上合与北约没有可比性。因此,用北约的逻辑套上合,驴头不对马嘴。

另外,上合组织的功能正在多元化,鼓励各成员国在政治、经贸、科技、文化、教育、能源、交通、环保及其它领域的有效合作。越来越分散的功能自然弱化了上合组织转变成等级制的军事集团的可能性。

由此看来,中俄并没有必要在上合这个扁平化的组织中争夺主导权,但争权的现象还是存在的。此次同时接纳印巴就是明显的例子,这既是中俄合作的表现。基于美欧的双面夹击,中俄有合作的战略需求,因此在上合这个最主要的框架内更多还是相互合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撰写:杜子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