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境对峙解放军 印度后方生乱断生命线

+

A

-

当地时间7月9日前后,当印度还在与中国展开边境对峙时,与边境地区相邻的印度西孟加拉邦也在持续发生抗议和暴力活动。这不仅让当地民众的生活受到影响,也让驻扎在中印边境地带的印军感到难堪:印军的一条“生命线”突然因此被阻断了。

对印度来说,这场骚乱其实早在6月15日前后就开始引爆,起因只是当地某位政党领袖住所遭破坏,以及一名邦议员的儿子被捕。面对这两场风波,印度当局却选择不闻不问,这也使得一个月后,当地的骚乱开始逐渐恶化。

目前,印度当地官员已经发现西孟加拉邦骚乱的直接影响,譬如就在7月6日,《印度斯坦时报》就采访了锡金邦“首席部长”(即当地最高行政长官)查姆林(Pawan Chamling),得知由于西孟加拉邦的骚乱,以及成为和中国对峙最前线的锡金邦已经遭遇“生命线”被阻断的困境。

资料显示,锡金于1975年在印度主导的“全民公投”下成为印度的第22个邦后,该邦与印度其它地区相连的途径只有一条被称为“国道10号”的公路,但该路线需要穿越充满动乱的西孟加拉邦大吉岭与噶伦堡山脉等地带。由于这些地区自6月15日起已因当地骚乱而“被无限期封锁”,这使得成为和中国对峙第一线的锡金顿时孤立无援。

而就这种局面来说,伴随着西孟加拉邦局势的恶化,锡金邦内部也在出现抗议的风潮。譬如印度委任的“首席部长”查姆林也亲自表示了对当前时局的不满,他在6日的一场集会上就公开表示不满,认为“将锡金并入印度不是要成为夹在中国与西孟加拉邦之间的三明治”。

事实上,作为印度和中国对峙的最前沿,锡金已经感到了压力。乃堆拉山口边境在当地人眼中固然显得剑拔弩张。但连接印度东西部地区的西里古里走廊也不稳定。譬如查姆林本人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抱怨称,自1990年以来,以大吉岭为中心的西孟加拉地区的骚乱、武装暴乱等行动已经造成了锡金地区6,000亿印度卢比(约合93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当然,查姆林作为从1994年开始就执掌锡金的当地首脑,他也深知自己发言的分寸,更强调自己的这番言论并非对印度不忠诚。但是,他已经暗示了印度在中印边界的窘境。西孟加拉邦的政治运动和骚乱已经直接堵塞了印军在中印边界的补给,加入印度的锡金也成了中印之间的“三明治”地带。当印度自行切断其后方生命线时,本次中印边境纠纷就在向一种特别的方向发展。

撰写:单生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