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访印将签署重要协议对抗一带一路

+

A

-
2017-09-12 00:11:37

在9月上旬接连完成了对中国和缅甸的访问之后,印度总理莫迪的外事工作还在继续。13日,他将在家乡古吉拉特邦迎接来访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两人将进行年度首脑会晤。

据《外交家》9月12日报道,安倍访印期间带来的议题非常广泛,从印度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到开启两国联合主导的区域经济合作倡议,再到安全和民用核技术领域的合作,都将被摆上谈判桌。

日印例行首脑会谈即将再度展开(图源:Reuters)

据《印度快报》12日的报道披露,印方对安倍的来访非常重视。

在安倍13日下午抵达古吉拉特邦首府艾哈迈达巴德之后,莫迪(Narendra Modi)将陪同安倍一起参观位于城内的甘地纪念馆。安倍下榻的酒店则被安排在艾哈迈达巴德老城区的一处历史悠久的酒店,在这里,莫迪将与安倍进行会谈,并主持欢迎晚宴。
《印度快报》12日的报道称,“日本首相将会受到非常温暖的欢迎,我们希望人们能够出现在从甘地纪念馆到酒店中间的道路两旁欢迎两国领导人的到来。”

民用核技术与防务合作

据新加坡《海峡时报》12日报道,在8日出席一场活动时,印度外交官员表示,印度与日本在民用核技术与防务方面的合作,代表了两国关系未来的发展方向。日本能够给印度的核工业带来的改变将是实质性的,而日本在支持印度发展军事科技方面的开放心态,则反映了两国间业已建立的很高的互信水平。

外交家网站12日报道称,民用核技术方面的合作,有可能是安倍此访涉及的一个重要合作领域之一,而在海上安全方面的协议也有可能实现。

印度与日本在经过长达6年的马拉松式谈判后,于2016年11月签订了民用核技术方面的合作协议。

英国《金融时报》当时曾报道称,按照该协议,日本的日立、东芝和三菱等企业将可以向印度出售核电站。这为在2011年福岛核电站事故后基本丧失所有国内订单的日本核工业开辟了新的市场。

不过,由于印度至今没有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也不是核供应国集团(NSG)的成员,日印之间的核协议也成为日本第一次与非NPT国家签署此类合作协议。《金融时报》认为,日印民用核技术协议的签署,意味着日本首次在防止潜在武器技术扩散这一核心外交政策原则上做出妥协。

在防务领域,日本与印度近年来的合作非常频繁。就在一周前举行的印日年度防务部长级对话上,日本防卫相小野寺五典和印度国防部长贾伊特利(Arun Jaitley)达成共识,两国将在反潜领域加强合作。

2017年7月,印度、日本、美国还曾在印度洋上举行了规模空前的“马拉巴尔”联合军事演习。其中印度和日本更是分别派出了各自海军吨位最大的战舰,即印度的“维克拉玛蒂亚”号航母和日本的“出云”号直升机航母。

安倍将为印度第一条高铁奠基

另外一个重要的合作,就是高速铁路。据《日本时报》12日报道,安倍此访的另一个重头戏,是和莫迪一起为由日本承建、全长约500公里的孟买至艾哈迈达巴德高铁奠基。这将是印度正式奠基的第一条高速铁路。

根据日印两国之间签署的协议,日本将在这一合作项目上采取“打包出口”的模式,日方不仅将向印度提供技术和车头等关键部件、为印度培训大量技术人才,还将以象征性利率(约0.5%)将1.8万亿日元(1日元约合0.009美元)建设费用中的81%贷款给印度。报道称,按照计划,这条铁路将于2023年开通。

此外,印度还计划建设其他6条高铁线路,将德里、孟买、加尔各答和金奈四个经济中心连接起来。

《日本时报》称,安倍此行将扮演“超级推销员”,努力劝说莫迪让其他6条铁路也全部采取日本的“新干线”技术。

不过日本《东洋经济》杂志2015年曾报道称,印度其他6条高铁线路的可行性论证已由中国、法国、西班牙公司展开,日本的“新干线”想要夺标并不容易。

2015年10月,在竞争印度尼西亚的雅万高铁项目时,日本由于无法满足印尼政府的贷款需求而落败,项目由中国公司承建。这对彼时刚刚开始经济转型,试图从主要出口家电、汽车等消费品变为主要输出能源、交通和医疗技术的日本而言可谓打击巨大。

此后,在对印度高铁的竞争中,日本给出了史无前例的优惠贷款条件。2015年12月,在莫迪访问日本之际,日本成功与印度签署了高铁的建设协议。

安倍成功地将新干线推销进印度铁路市场(图源:AFP)

启动经济走廊抗衡“一带一路”

印度新闻杂志《独立》12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表态称,日本与印度或将在安倍访问之际,正式启动区域经济合作倡议“亚非增长走廊”(AAGC)。

在AAGC框架下,日本将在未来3年内提供30亿美元的投资,印度则在未来5年内提供10亿美元的投资,建设一条从非洲西海岸到非洲东海岸,再经西印度洋诸岛国,最后延伸到印度的经济走廊。

在这一区域内,印日将与各伙伴国合作,兴建基础设施、发展能力建设和人力资源、开展人文交流和一系列合作项目等。

早在2016年11月莫迪访问日本时,AAGC就已经出现在两国政府首脑的共同声明中。2017年5月,在印度召开的非洲开发银行(AfDB)年会上,莫迪明确了AAGC框架下的合作领域。莫迪表示,希望能够与日本和“其他感兴趣的各方”共同寻找在能力建设、医疗卫生、基础设施和制造业方面的合作计划。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日本研究中心主任胡令远指出,“日本在对外投资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不过这次日印倡导的AAGC,有着明显的地缘政治色彩,抗衡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战略的诉求非常明显,而在经济上的可行性和效益,则被放到了第二位来考虑。”

综编:岳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