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 一个耶路撒冷“纵火犯”

+

A

-
2017-12-07 04:10:42

在对外界长期传达暧昧态度后,特朗普(Donald Trump)已代表白宫立场正式承认了耶路撒冷为以色利首都,并打算不再一次将美国驻以色列使馆特拉维夫搬迁至耶路撒冷的行动推迟六个月——他将命令他的幕僚立即着手计划这一行动。

饱受国际社会舆论压力下,特朗普已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图源:Reuters)

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前景,引发了阿拉伯和穆斯林领导人的愤怒回应。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Mahmoud Abbas)、约旦国王阿布杜拉(Abdullah bin Al Hussein)、埃及总统塞西(Abdul Fattah el-Sisi)和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Salman bin Abdulaziz Al Saud)在与特朗普通过电话后,这些中东领导人均发出警告称,美国在耶路撒冷问题上的单方面行动,可能会使由其主导的巴以和谈脱离轨道,并引发地区动荡。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甚至表示:“耶路撒冷是穆斯林的红线。类似的决定将是对整个人类的沉重打击。我们将战斗到最后,甚至可能中断与以色列的外交关系。”包括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内的一些欧洲领导人,亦曾警告特朗普不要这样做,而对特朗普政府的失望之情正在欧洲外交官中蔓延开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在布鲁塞尔已受到冷遇。

围绕着耶路撒冷的冲突可追溯至数千年以前,历史和宗教渊源的繁复纠葛,令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均视耶路撒冷为应当独占的圣城。正因如此,1947年联合国在确立巴勒斯坦地区的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分治的决议中,规定耶路撒冷属“独立个体”,需由联合国管理。但随后,在1948年和1967年两次战争中,以色列相继实际控制了耶路撒冷的西区和东区,并于1980年在国会通过法案,单方声明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

但国际社会并不承认这一点,亦普遍不承认以色列对整个耶路撒冷拥有主权,至今还没有一个国家在耶路撒冷设立大使馆。这个分裂的城市的地位极为微妙,耶路撒冷更是巴以和平进程中最棘手的问题之一。但特朗普此举颠覆了美国数十年来的政策立场——即耶路撒冷的地位必须通过以色列与巴勒斯坦谈判决定——打乱了以色列及巴勒斯坦人之间的和平努力,还带有引发动乱情势的风险。

这是特朗普在中东外交政策上最为冒险的决策。为拉拢亲以色列的美国选民而做出上述激进选择的特朗普,或许根本未认清此举将在这一地区引发的连串效应和可能出现的暴力动荡程度。

其一,特朗普对于耶路撒冷归属问题的决定,必将很大程度迎合、鼓舞于以色列日益扩充的右翼政治力量,而争取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在耶路撒冷问题上持有利己的取态,一直是后者的重要政治愿景。当特朗普从口托出在耶路撒冷问题上的表态后,将意味着以色列未来朝着吞并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地区得到了有力的立场强化和隐晦性的“授权”,同时也为以色列今后因抢夺土地可能遭到战争罪起诉消除了部分顾虑。

于中东地缘环境而言,宗派冲突愈演愈烈,少数族裔对立紧张,美国在此利益亦错综复杂。受到美国的综合战略指引,特朗普硬性“判定”耶路撒冷定位的做法,出发点多在于这位白宫领导人因一己之私或为满足政治小群体的微观利益诉求,但代价却是不顾整个中东地区的人权灾难和安全格局,这形同一种最高形式的“犯罪”,更或会反过来牵涉美国自身同中东盟国,如沙特、卡塔尔、土耳其等国家的关系陷入僵局。

另一,曾承诺要作有史以来最亲以美国总统的特朗普,却与此同时漠视了同样视耶路撒冷为不可分割的首都和未来的巴勒斯坦族裔乃至伊斯兰世界、基督教力量立场。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人乃至穆斯林的宗教情感将因特朗普关于耶路撒冷地位的决定,而受到伤害,由此或将会激化教派冲突、地区武力骚乱甚至是穆斯林世界内极端主义情绪的复苏燃动,不但可能打乱美国自身重启巴以和谈的计划,并可能在整个中东地区引发暴力,将极大地损害巴以本得来不易的和平进程共识与前景。

在中东最为核心也最为敏感的地缘部位莽撞操纵,特朗普的激进及不负责任于接下来,必定会令很多棘手的问题不断涌出,且影响注定是猛烈而又持久的。这位被媒体揶揄为羞辱了“山姆大叔”(Uncle Sam)精神的“唐纳德大叔”(Uncle Donald),在耶路撒冷议题上的意念和决定,毫不过分地说,简直是一种地缘政治上的纵火行为。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