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这是特朗普不折不扣的愚蠢之举

+

A

-
2017-12-07 02:56:13

特朗普(Donald Trump)于美东时间12月6日正式宣布要“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决定将美驻特拉维夫大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的消息,在中东乃至世界范围都激起了巨大涟漪。除了长期企图在耶路撒冷归属问题上获得美国背书的以色列右翼势力大为振奋之外,国际舆论普遍对此表示严重担忧和严厉反对,不仅核心利益受损的巴勒斯坦,包括美国盟友沙特、埃及、土耳其、卡塔尔在内的中东伊斯兰国家纷纷抗议此举“将破坏中东和平机会”,甚至是逾越“红线”,将引起“整个穆斯林世界群起反抗”,同时德国、法国和联合国等也都强调“坚持反对任何可能破坏巴以和平前景的单边行动”。

对于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特朗普表示,这是一个“早就该做的决定”(图源:VCG)

为什么特朗普此举会造成如此大震动?是因为中东是世界最大“火药桶”,而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结构性矛盾又是中东的根源矛盾之一,至于耶路撒冷归属更是整个矛盾的核心。众所周知,耶路撒冷是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公认的圣地,历史上一直有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居住,冲突不断。巴勒斯坦乃至阿拉伯世界普遍认为,耶路撒冷属于自己,以色列是“西方的阴谋”和“犹太人的阴谋”。而以色列则认为,耶路撒冷早在3000年前就是自己的故土,是犹太人宗教、精神和政治的中心,阿拉伯人才是“入侵者”和这片土地的“异教徒”。这种截然对立的立场使得耶路撒冷长期成为巴以冲突最核心最敏感的议题,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在巴以之间乃至整个穆斯林世界和以色列之间,掀起巨大争论甚至酿成激烈的暴力冲突。

为和平解决这个难题,二战后联合国大会通过表决决定,在约旦河以西地区建立两个国家,即作为犹太国的以色列和作为阿拉伯国的巴勒斯坦,至于耶路撒冷则计划成立一个联合国管理下的特别国际政权,既不属于犹太人国家也不属于阿拉伯人国家的一部分。但这个计划从未实现。1948年以色列建国后,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以色列和约旦分别占据耶路撒冷西部和东部。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占领耶路撒冷东部,将整个城市纳入其控制之下,并于1980年制定《基本法:耶路撒冷—以色列的首都》,确定耶路撒冷是以色列“永远的和不可分割的首都”。但这一行为并未得到国际社会承认,国际社会驻以色列的使馆几乎都设立在特拉维夫而非耶路撒冷,以示应谈判解决巴以问题的态度。

在这一点上,美国的立场亦不例外。尽管美国和以色列的关系非同一般,其中东政策长期被以色列和犹太人群体绑架,严重偏袒以色列,甚至国会于1995年通过一项法令,要求美国政府将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但历任美国总统基于国家安全利益和中东和平进程的考虑,均每六个月动用一次总统令来延迟使馆迁移,并支持“两国方案”,即由巴勒斯坦控制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的全部或部分地区,在东耶路撒冷建立首都。应该说,这是比较理性的态度,在某种程度上使得过去几十年尽管中东依然危机四伏,恐怖主义肆虐,战争阴影不散,但毕竟未爆发第六次中东战争,并让巴以问题和平谈判解决有一个相对有利的国际环境。

然而特朗普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他早在2016年竞选时就已不负责任地承诺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上任后又逆转奥巴马(Barack Obama)的政策,快速与以色列走近。虽然在此过程中出于整个阿拉伯世界的压力和一些幕僚、内阁成员的反对,特朗普还是依据惯例于今年 6 月按时签署了延缓搬迁的文件,但终究他还是被犹太团体裹挟,罔顾国际社会共识,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其效果无异于在本已是全世界最大火药桶里扔下了重磅炸弹。要知道,作为“两洋三洲五海”之地的中东,自古以来就因为不可调和的宗教矛盾和利益冲突而常年战争不断,以色列独立建国后更是在原有严峻矛盾之外增加巴以矛盾乃至阿以矛盾,以至于接连造成五次中东战争,给当地人民带来无尽的灾难。最近一些年巴以冲突好不容易在伊斯兰国(ISIS)的危害下暂时远离风暴中心,且随着伊斯兰国日益被消灭,中东局势终于有所平缓。但特朗普此举无疑是捅破了最危险的马蜂窝,重燃巴以乃至阿以冲突。尽管他在做出决定时强调这“并不意味着美国不再支持巴以进行和平谈判,美国将支持‘两国方案’解决巴以问题”,但从巴勒斯坦到整个穆斯林世界都再也难以相信美国的承诺,中东战争危机只会再次靠近。

多维社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