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中国颠覆了传统经济学理论

+

A

-
2017-12-07 06:45:37

一向被认为行政干预经济、削弱竞争的行业寡头等经济模式,会给一个国家经济带来负面作用的经济理论,在中国似乎都在被颠覆。

综合媒体12月7日报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要实现的经济政策,被认为也许会改写经济学的历史。

被称之为“习近平经济学”的政策内容的理念,是中共政府的指导优先于市场规律,政治强力介入经济。经济学教科书中认为政治过度干预经济会造成运行效率降低,但在中国,政治介入下的经济运行似乎非常顺利。

中石化这种行业寡头在中国各领域都存在(图源:AFP)

 “习近平经济学”的威力

《日本经济新闻》7日的报道指出,在10月举行的中共十九大上,习近平作的报告中有一句话引起很多中国观察家的关注。那就是“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这是毛泽东说过的话,意思是所有领域都必须服从中共的领导。

此前,除政治和军事领域外,党的绝对领导性已经放宽,但此次讲话,显示出了再次加强在所有领域中共的领导性。当然,经济也必须在党的控制之下。

这种方式是利用市场原理的活力,但在重要方面保留中共和政府介入经济的做法。“习近平经济学”的代表就是国有企业合并。当务之急是对产能始终过剩的国有企业实施撤并重组。如果是健全的市场经济,会通过优胜劣汰推进合并,但中国在政府的主导下加速整合。铁路车辆、海运及钢铁等国有企业合并,诞生了巨大的垄断和寡头企业。2017年夏季,大型发电企业中国国电集团与大型煤炭企业神华集团也决定合并。

从经济学教科书上看,这并不是好政策。垄断和寡头市场不会发挥竞争原理,经济活动的效率降低。但在中国现实中,合并正在发挥效果。如果各产业都合并成少数的巨大企业,中共政府更方便彻底进行领导,也容易推进减产。过度竞争和生产过剩的情况减少的话,产品价格就会上涨,利润也会增加。2016年中国的能源和矿工业领域的国有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6.7%,但2017年1月至9月同比增长47.6%。

另外,中国还在推进国有企业引进民间资金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例如,中国联合网络通信(中国联通)接受了阿里巴巴集团等约10家企业的出资。虽然引进民间的资金和技术,但对于涉及经营核心的部分,政府和公共机构作为大股东依然保留影响力。由于所有权(经营权)变得含糊不清,以前一直认为应该避免这种方式,但现在中国特意选择了这种方式。

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密切关系还扩及新兴民营企业。阿里巴巴、腾讯控股、百度等垄断互联网市场的民营企业的诞生,正是政府对谷歌等外国互联网企业进行限制的结果。对于中共来说,只有少数大型的互联网企业存在的话,更容易对网络进行管控。得益于保护主义,中国在短期内培育出比肩美国企业的大型互联网企业。

从开放自由的市场经济的立场来看,这是最糟糕的环境,但是实际上对于投资者来说,垄断企业充满魅力。其原因是不会卷入与外部的竞争中,企业能够稳定盈利。中国的互联网企业通过上市筹措到巨额资金,还因为巨大化收集到庞大的数据。在日欧互联网企业成长放缓的情况下,中国的互联网企业获得了大数据和巨额资金,在人工智能的研发中也处于有利立场。

金融市场也是一样,因为中国政府的介入而避免陷入混乱。本来中国在缓慢推进外汇和股市交易走向自由化,但是却引发股价剧烈波动、人民币大幅贬值,离经济危机只差一步之遥。中国政府通过限制股票交易来支撑股价,通过限制资金外流阻止人民币贬值。从市场原理的理想来说这显然是一种倒退,但是这样做避免了危机。担心受到金融危机波及的海外国家也只能对中国的做法保持沉默。
 
对海外的竞争也有用

从上述一系列的经济现象似乎可以看出,中共政府对经济的介入产生了效果。如果任由市场原理发挥作用,国有企业可能破产,大型互联网企业也无法诞生,还有可能陷入经济危机。每当中共和市场共同发挥作用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停滞不前的时候就会遭到批评,但是正是这种方式使得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扩大到全球第2的规模。如果持续下去的话,强化党领导的“习近平经济学”会不会带领中国经济走向更加繁荣的局面,颠覆经济学的常识,正在成为经济学界乃至各方面关注的焦点之一。

行政干预对于有效调节产能具有良好作用(图源:VCG)

但分析人士也指出,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目前中国的人均GDP约为8,000美元,属于中等收入国家的水平。在这个阶段,仅仅照搬日美欧的商业模式和技术革新就能取得增长。以市场为媒介的高效的资源分配还没有那么重要。但是在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向2万美元迈进的追赶型经济体制下,在国内成长壮大的中国企业将在国外遭遇真正的竞争。届时,“习近平经济学”将受到严峻考验。

综编:岳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