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毛派首脑毛诞日投诚 莫迪攘外难安内

+

A

-
对印度来说,比起遥不可及的“攘外”,“安内”恐怕更难(图源:VCG)

新德里时间12月28日前后,一则来自印度中部毛派游击队战区(即“红色走廊”)的消息震惊了该国各界。根据当地警方消息,印共(毛主义)特伦甘纳邦特委书记贾潘纳夫妇已在26日宣布“放弃革命”、“归顺政府”,并领取了当局发放的300万卢比(约合41,000美元)悬红赏金。

遗憾的是,这名印共资深首脑在毛诞日的投诚并不能瓦解当地游击队的攻势。截至目前,印度军警和当地武装的对峙仍在继续。这使得希望在中印边界问题上得分的新德里当局不仅难以攘外,更难轻易安内。

根据印度军警资料显示,贾潘纳(Jampanna)加入游击队已有34年,其夫妇二人都是印度中部特伦甘纳邦首府海得拉巴地区游击队的重要首脑,当局为这二人多年挂出总值300万卢比的悬红。由于贾潘纳曾在2005年代表当地印共游击队签署声明,表示“退出谈判”、“谴责政府”并号召当地民众“继续战斗”,这使得此人的变节就成了当地军警的一大战果。

贾潘纳很快就在印度军警安排的记者发布会上频频露面,呼吁印共毛派武装干部尽快“联系警察”、“归顺政府”。但遗憾的是,贾潘纳本人也强调其夫妇的“归顺”只是出于个人心灰意冷,“希望过正常生活”。加之此人也年事已高,而印共游击队在当地的18人为中心的指挥机制并未受太大冲击。这就让他的“投诚”显得相对意义有限。

也就在贾潘纳宣布投诚当日,当地游击队和政府军警仍在交火,双方互有伤亡。当地的警察部队、准军事部队、突击队、军队和民团与游击队在海得拉巴一线的对峙仍未发生根本变化。在附近的切蒂斯格尔邦边境地区,当地警队在与游击队的交火中往往保持着2:1的人员损失率。军警人员对当地毛派武装干部的抓捕往往以失败告终。

切蒂斯格尔、特伦甘纳等地的游击队“猖獗”是有理由的。该地区经济、基础设施建设一直比较落后。为镇压当地游击队,2005年,切蒂斯格尔邦政府出资,招募了几千名青年组成民兵组织“特别警务队”。可“特别警务队”除去烧毁房屋、在水源和食物中下毒、毒打和杀害民众、强奸妇女外,对于当地局面并无改善,相反却让游击队得到了更多当地下层民众的支持。

印度政界人士多次夸口称“只要军方专心清剿,当地的游击队只要四个小时就可以被全部消灭”,但到了2017年,他们仍然和隐藏在丛林中的武装周旋。

部分游击队领袖固然为赏金而选择归顺,但不少人投诚后就被军警抓捕、勒索。就在2017年8月,一名62岁的前游击队指挥官就在火车上被警方殴打后劫走,并被押往孟买下落不明至今。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忽视基层民生的印度当局光靠清剿游击队是难以解决问题的。很多参与第一线“清剿”行动的印度军警人士都建议当局应该有效改善民生,为贫困地区的民众尤其是青年提供就业机会。而非单纯的依靠军事手段来解决问题。

在莫迪(Narendra Modi)上台之后,不少为印度失地农民说话的维权人士更被扣上“毛派”帽子送进监狱或遭遇不测。这使得印度国内的稳定局面恐怕难以轻易呈现。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