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伊朗示威游行中的矛盾“催化剂”

+

A

-
2018-01-03 20:31:07

伊朗政府在2017年12月31日起,屏蔽了信息分享应用软件Telegram, 以及图片分享应用软件Instagram。这个决定是基于内政部长法兹利(Abdolreza Rahmani Fazli)在游行发生后的一份声明,即“不当使用社交媒体造成了暴力与恐惧,这必须马上禁止。”

这不是伊朗政府第一次做出类似的行为,2016年伊朗政府以宣扬无神论以及腐朽思想为由关闭了多达16万个社交媒体账户,在今年自由之屋的调查报告中,伊朗被认为是拥有互联网自由度最低的国家。

愈演愈烈的伊朗反政府示威游行(图源:Reuters)

在这次伊朗示威游行中,最初民众是针对国内许多基本食物涨价,包括鸡蛋和家畜表达不满,示威群众同样要求伊朗政府取消提高汽油售价的计划。这反映出本次示威游行,与近些年伊朗国内经济形势的恶化有着密切的联系。

自2006年之后,伊朗因为研发核武器被西方国家制裁,导致了伊朗的货币汇率波动,进而引发了通货膨胀。在2015年之后,虽然伊朗与西方国家达成协议,放开经济制裁,但经济形势未见好转,伊朗仍然受困于较高的通货膨胀与失业率,导致了民众对政府不满开始加剧。

然而在这次示威游行中,与经济无关的事项通过社交媒体,被放大了。例如在28日,“我们不需要伊斯兰共和国”,“处死鲁哈尼”,“处死独裁者”等标语出现在Telegram,甚至有的标语在缅怀巴拉维(Mohammad Reza Pahlavi),还有的标语针对伊朗在中东的活动,例如在特朗普的推特中,他将政府支持中东的恐怖组织归结为民众变得日益贫困的原因,表示美国随时关注着伊朗的局势。

之后在12月30日,31日两天,冲突加剧了,3人在伊朗中部的冲突中被伊朗革命队射杀,而冲突同样蔓延到德黑兰,多达4,000人参加了在德黑兰的游行示威,在31日多达200人被捕。到1月2日,已经有21人死亡。

由此可见,社交媒体在这次游行示威中具有煽风点火的作用,本来民众关注的是民生问题,但社交媒体将这些针对伊朗政府的口号扩大化了,煽动民众将矛头指向了鲁哈尼(Hassan Rouhani)政府。如果只是经济问题本身,民众还不足以与政府以命相搏,但当政府被刻画为造成自己苦难的罪魁祸首的时候,民愤就难以控制了。

伊朗学者克拉姆(Ali Khorram)认为这次抗议活动是被外国势力用社交媒体所利用了,他说道“为什么人们真正重视的经济问题却成了外国势力利用的工具?而我们自己却在不断扩大着政府与民众的分裂?”
 
在这种情况下,伊朗政府暂时关闭相关的社交媒体,对于维护国内政治秩序,以及应对突发事件,是有其合理性的。没有一个政府在这种情况下愿意任由各种不利于自己的消息,不管真假,任意流传。

然而,鲁哈尼政府在这次应对公共危机中非常尴尬,因为鲁哈尼在31日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伊朗人有示威和批评政府的权利,这与伊朗政府关闭社交媒体的做法非常矛盾,既然有权利批评政府,那为何不能通过各种社交媒体表达出来?而如果依靠传统的报纸,电视等新闻媒体,那在伊朗,鉴于政府对媒体的审查制度,民众真实的声音将难以表达出来。

关闭社交媒体,短期看来可能会控制信息传播,有利于维持秩序,但从长期来看,这并非解决民生问题的良方。只有真正重视并解决好各种民生问题,并能够给民众表达民意提供有效的渠道,才能够维持政府与社会和谐。
 

撰写:鲁晓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