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出台对台争议法案 中美面临最大争端危机

+

A

-

美国众议院9日通过《台湾旅行法》草案,未来经由参议院审核,总统特朗普签字后,即可正式实施。台湾对此表示欢迎的同时,中国大陆则表达了强烈不满。

综合媒体1月12日报道,该法案内容鼓励美台双方“所有层级”官员进行互访。1979年美台断交至今,美国对台湾官员仍有“五黑名单”限制,即禁止台湾正副总统、行政院长、外交部长与国防部长等五官衔的政治人物来华盛顿访问。

BBC对此报道称,这类过往被严禁后,美国虽不再认定台湾为主权国家,但认为其是“独立政治实体”,因此设置《台湾关系法》明定美台间保持金融贸易、文化等关系。过往,只有台湾前总统李登辉曾于1995年执政时以“私人名义”成功访美。

未来《台湾旅行法》如果成立,美方可经由此法,正式邀请台湾现任正副总统等层级官员来华盛顿访问。台湾总统府与外交部对此欢迎,总统蔡英文更在推特(Twitter)上感谢美方“支持台湾民主”,期盼美台双方政治关系提升。

此举当然遭到北京的强烈回应。中国大陆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北京时间1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坚决反对”。陆慷同时说明,这项议题违反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干涉中国内政。

2017年1月13日,众议员夏波(Steve Chabot)、薛曼(Brad Sherman)与罗伊斯(Ed Royce)提出《台湾旅行法》。同年5月4日,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也提出参议院的《台湾旅行法》版本,内容相似。

蔡英文对美国涉台新法案表示欢迎(图源:中央社)

《台湾旅行法》与过往维系美台关系的《台湾关系法》不同。《台湾旅行法》允许台湾各层级官员在“受尊重”的状况下入境美国,并与美国的国务院与国防官员等会面。美台各级官员在互访同时,将能在国防与外交等政治议题上直接讨论,不再设限。

提案人之一的夏波在表决前呼吁,“美国能进行的最重要改变,就是允许台湾总统访问华盛顿。现有限制不仅是种侮辱,也有反效果,已经过时。”

台湾政治大学名誉教授、前国际关系中心主任丁树范指出,“《台湾旅行法》送交参议院后,还是要经过协调。但目前条文中的‘受尊重’一字,定义还是有点模糊。”

他说,纵使目前美方限制台湾总统等五官衔无法访问华府,但美方过去给了台湾方面很多尊重待遇,包括总统专机过境美国非华府各大城市、会见其他议员,台湾国防部长更能来美国参加国防论坛,他们都只差没有入华府访问。然而,条例上没細说清楚是否对华府地区有“解禁”,这点尚需观察。

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也在2017年12月12日签署《国防授权法》,明文可以考量美台军舰互访与停泊的可能性。一旦《台湾旅行法》也通过,对美台双方的国防与外交,都有实质的提升。

丁树范说,未来法案通过,特朗普就可以依法任命美国行政部门任何一个高级首长,前往台湾交流与互访。而台湾总统也能授权副总统、行政院长、国防部长与外交部长等高级官员访问华府。

政治大学国际关系中心研究员刘复国则说,这项法案让美台两边的政治沟通可以更上一层。然而,两国元首可互访是一回事,台湾有什么国际性重大峰会能邀请到美国正副总统、或是正副国务卿,或是台湾正副总统或行政院长在什么场合下可以去华府访问,就要看两边如何磋商。

1979年美台断交以来,两边的政治磋商趋于台面下。过往台湾驻美代表甚至被禁止前往国务院大楼,只能约在旁边的酒店。直到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美方才开放让台湾驻美代表前去国务院大楼洽谈公务。

对于台湾旅行法一案,北京方面极为不满。

《人民日报》报社旗下的《环球时报》对此批评称,“一旦落实,将帮助大陆下决心解决台湾问题。” 同时认为,台湾当局只想“口头爽一爽”,这是个“摧毁台湾法”。

丁树范建议:“中方的反弹是可以预期的,现阶段他们筹码很多,技术处理上要低调。台湾官方要注重实质关系,要有耐心步步为营。”

他同时指出,美国国内近来对中国多项金融投资都持反对态度,看得出来对中国有所戒心。这种情形下催生的台湾旅行法“并不会太意外”。

刘复国则担忧,一些台湾独立激进势力会藉此炒作,一些情绪性字眼反而让两岸的冲突隐患扩大。“在强化跟美国关系同时,也不要激化大陆。”

他同时举例,1995年李登辉访问美国,在康乃尔大学上演讲,讲述台湾民主化进程,却引发两岸紧张、演变成96年台海危机。“得意忘形是最不应该的,过去历史教训要记取。”

综编:岳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