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案轮番曝光 北航只是中国高校冰山一角?

+

A

-
2018-01-16 04:36:44

性侵,一个让女性难以启齿、男性谈之色变的话题,被一场#Metoo风暴推向了美国舆论的风口浪尖。而性侵话题从好莱坞来到了中国高校校园,在如此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社会秩序下,性侵案将如何被讨论,结论又会如何呢?

性侵事件是全球现象级问题 (图源:Reuters)

近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陈小武教授因性骚扰指控被撤职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的薛姓教授也被指猥亵性侵,对此学校已经成立调查小组查证。

高校的性侵指控频发,涉及的学校包括北京电影学院、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南昌大学、厦门大学、北京联合大学、四川美院等。人们不禁要问,是中国高校的性侵事件变多了吗?

2017年,在《中国大学在校生和毕业生遭遇性骚扰状况调查》中,68.7%的受访者称遭受过不同形式的性骚扰。2016年,非政府组织广州性别教育中心调查访问近7,000名大学生,75%的受访女性表示曾受到过性骚扰。2014年,中国妇联一项针对15所高校大学生的调查发现, 57%的女性经历过不同形式的性骚扰。

从一贯持高不下的数据可见,校园性骚扰一直存在。但是近5年来,被媒体曝光的高校老师性骚扰学生事件只有12起,可见在众多受害者中,打破沉默的人寥寥无几。

校园性侵是全球高校都面临的现象级问题。以美国为例,美国高校都要遵守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Title IX),其内容包括禁止以性骚扰、性侵犯、强暴为形式的性别歧视。该条法规规定,每个高校都必须指定一个针对该法案相关指控的协调人,来负责包括性侵在内的歧视行为的举报,并且在处理过程中对学校系统中的弊端进行改进。此外,这个协调人还要负责把性侵事件的举报方法另所有学生知晓。

而中国在法律层面则没有针对校园细致的规定,学校处理性侵举报没有具体的负责人。校园性侵案曝出后,学校负责查核的多是临时组成的调查组,由纪检部门和“相关部门”的人员组成,并且多以“违反师德师风”为理由来调查,缺乏长期有效,以保护学生权益为目的的问责机制。2017年底,南昌大学副院长性侵女生的指控,甚至被院长试图压下,阻止受害人的对事件的曝光。

回看曝光有所结果的指控人,大多都是在社交网络上写出了自己故事,得到大众关注后、自己搜集证据后,才得到学校官方的回应。已经受到身心重创的受害者,还要担负为自己取证、调查的责任,并且必须实名举报提升可信度才能被关注,大部分人保持沉默的理由就不言自明了。

另一个让受害者选择沉默的原因,是对发生的侵害事件感到“羞耻丢人”。性羞耻感是每个文化都存在的,但是它影响最深的似乎总是女性和性别少数。可叹的是,性侵发生后,男性施暴者往往对自己的做法振振有词,而女性作为受害者,却常常遭到舆论的质疑。当一个指控出现,舆论几乎总是怀疑指控者讹传造谣,是否是“引人犯罪”,然后讲被指施暴者“一向品行良好”,“工作中从未有下属抱怨”,侧面暗示指控不实。最近的美国政界和好莱坞多位名人因性侵丑闻丢掉工作和名声,已有媒体称女权主义有“极权”倾向。这种指责受害者的舆论氛围在西方被称为“强奸文化”(Rape Culture)。

对于这种“强奸文化”,美国的高校也有一定程度的干预。很多学校在新生入学时,把性侵危害和预防措施作为一节线上必修课,内容包括理解性侵的行为性质、性行为中“双方同意”的重要性、酗酒和吸毒对性侵问题的复杂化等等。几乎每个学校都有针对性侵问题和性别平等的社团组织,其发起的活动也多数得到学校的资助和支持。而这样对性侵的积极防御在中国高校还并不多见,更多的是学校嘱咐女性学生“注意人身安全”,不允许夜不归宿,用约束弱势群体的方式,被动地应对性侵问题。

然而,无论是举报困难,还是“强奸文化”,最终的根源在于权力的不对等和滥用。只要权力的滥用仍存在,性侵事件还将层出不穷。最好不过的例子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大选前被曝出一段“直通好莱坞”巴士上炫耀自己性侵女性的录音,他在录音中说,“只要你是名人,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接下来就是臭名昭著的“抓住女人下体”的言论。当他的支持者们说“这不过是男人之间的更衣室谈话”,权力滥用和性侵犯之间的链条被再次印证了。

好莱坞的金牌制片人韦因斯坦(Harvey Weinstein)可以利用电影界的权威长年性侵多名女星,从未被举报;北航教授也可以以学术权威让受性侵的学生沉默12年之久;无论中国或海外,无论校园或职场,性侵事件背后的逻辑相通。

回到美国高校,虽然有相对完备的预防和举报机制,但是由于性侵事件的取证困难、情节还原的复杂性,仍有很多恶性事件不了了之,受害人得不到任何回应。而中国高校对处理性侵事件的方式,仍处于摸索阶段。

北航在对陈小武被举报一事发布的通告中称,“陈小武的行为严重违背了教师的职业道德和行为规范”,并称“对违反师德师风的行为始终坚持零容忍”。

一句“违反师德”,恐怕难以概括性侵事件背后权利不对等、举报机制不健全的现实。需要“零容忍”的,远不止是师德的缺乏。举报者罗茜茜就曾表示,校园缺乏防范性骚扰机制,和学生所处的弱势位置,才是人们需要关注的地方。

中国高校应从根源上的权利滥用开始入手,探索防治性侵事件的方式。虽然谁也不愿这样的悲剧不断发生,但是认识到性侵的严重性正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

撰写:洁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