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四路大军围剿毛派 莫迪“攘外先安内”

+

A

-
新德里正在针对印共游击队的“0.5场战争”上找回信心(图源:VCG)

新德里时间1月30日,印度空军(IAF)、印度边境安全部队(BSF),印藏边境警察(ITBP)和中央后备警察部队(CRPF)针对印度中部印共毛派游击队控制区(即“红色走廊”)的“围剿”仍在继续。这一从“共和国日”(即26日)开始的攻势正在显示出莫迪当局的决心。在部分地区,印度官方甚至宣称要在2022年前“彻底消灭毛派游击队”。

对分析人士来说,印度防务人士一直鼓吹的“2.5场战争”与印共毛派游击队很有关系。相对于和中国、巴基斯坦之间的“两场战争”,印度军警在中部地区的“围剿”就是这场一直进行的“0.5场战争”。尽管印共游击队和印度军警之间始终处于小规模低烈度冲突,但从2015年开始,新德里就突然对“剿共”充满信心。

根据印度军警统计资料显示,印共的游击区已遭遇蚕食压缩,从2015年的75个区降低到2017年的58个区。其政权根据地也被压缩在总面积不超过8,000平方公里的三处森林地带。伴随着新德里把1月26日“共和国日”视为打击毛派武装的“重点进攻”日,以往在用兵时还有所保留的印度军警已经变得越来越强硬。

目前,印度当局在面对印共干部时已显出了明显的软硬兼施。针对有影响的领导干部,军警方面会选择监视或施压直系亲属等方式,逼迫其向家庭低头。这一策略的最大战果就是印共特伦甘纳邦特委书记贾潘纳(Jampanna)夫妇在2017年12月的“归顺”。

不过,更多印共中、下级指挥员是享受不到这种“劝降”待遇的。印度军警对此往往格杀勿论。以至于偶尔有人在战场上弹尽粮绝时“投降”都会成为新闻。譬如一名化名“钵罗诃罗陀”(Prahlada)的游击队队长在27日被围后的投降,竟被印度报业托拉斯和《印度时报》争相报道,前者甚至称此人系“得知领导奸污妇女”,“激于义愤归顺政府”。

根据印度警方战报,仅在2017年内,就有150名印共游击队指挥官被打死,印共情报也证明了这一点。为了让自己的行动不那么血腥,印方还发明了“中和”(neutralized)一词来描述自己对印共游击队的战果。譬如曾经组织“特别警务队”,以焦土措施应对毛派游击队游击区、根据地的恰蒂斯加尔邦就经常使用这种字眼。

恰蒂斯加尔邦警方在2017年的战报中称自己“中和了1,458名毛派分子”。但当详述战果时,就毫不客气的称自己“eliminate”(铲除)了76名印共干部,抓捕了1,016人。而这一切“战果”都是75,000人大军围攻后留下来的。

很多印度分析人士对军警的“剿共”战果还是很不乐观,毕竟游击队活跃的特伦甘纳、恰蒂斯加尔、奥里萨、安得拉等邦经济凋敝,基础设施和就业情况都相当糟糕。肺结核、脊髓灰质炎等流行病更在乡村蔓延。

在1月30日,印度各大媒体还流传了一个警方试图抓捕游击队家属,但在恻隐之心下选择把身患结核的队长夫人送去医院救治的“暖心”故事。而这个故事的舞台就发生在“铲共”最激烈的恰蒂斯加尔邦。

莫迪(Narendra Modi)当局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印度当局也计划给每个毛派游击队活动区下拨2.857亿印度卢比(约合448万美元)的扶贫专项基金,并将这一标准推广到全国7个邦35个地区。很多参与第一线“清剿”行动的印度军警人士更建议当局应该有效改善民生,为贫困地区的民众尤其是青年提供就业机会。

但对于急需应对2019年大选的莫迪当局来说,也许比起长远的民生计划,他所能做的也就只有在短期内“剿共”,并将此转化为政绩了。

撰写:凌客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