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实力”刺穿民主?西方与中俄的殊途同归

+

A

-
2018-02-10 12:02:18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学者提出的独裁国家“锐实力”概念,诠释了中俄两国媒体舆论在国家影响力的传播中扮演的角色。关于“锐实力”和“软实力”的讨论,离不开对媒体力量的理解。

《环球时报》可以说是所谓“锐实力”在中国的代表 (多维记者:王欢/摄)

在关于“锐实力”的论文中,中国和俄罗斯被指通过舆论的操纵,把国内压制政治多元化及言论自由的有效方案,推广到国际层面,以改变其国际形象,达到输出独裁主义的目的。

中国的古语云“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公众舆论的力量无论是在一国国内或是国际社会,都不可小觑。众所周知,中国是官媒的天下。从毛泽东时代开始,中国媒体的定位,就是“党的喉舌”,而不是读者得到全面新闻资讯和客观事实的渠道。如今,中国官媒仍然是政府自上而下信息输送的渠道。

而对俄罗斯来讲,经历了前苏联解体后媒体行业的涅槃,如今的克姆林宫打造了以国家媒体为主的舆论环境,总统普京(Vladmir Putin)对媒体的整顿逐渐让传媒功能从竞选工具转变为国家服务者、总统形象宣传者、社会稳定维护者。以《今日俄罗斯》(Russia Today)为代表的媒体,用英文诠释俄罗斯政治,让人们直接改变了包括入侵乌克兰在内的很多俄罗斯政治动作的看法。这种媒体定位和中国的确有些类似。

中俄媒体对内的宣传是如此定位,对外亦是如此,以维护国家形象为主要的目标。但是,当西方社会发现中俄的媒体不仅不去监督政府、揭露事实,反而成了自上而下的“传声筒”,甚至对异议自我静音,这是西方价值观体系内无法被理解和接受的。因此,“锐实力”一说中,才提到中俄“限制国内舆论,却利用民主社会的开放”,而实际上,中俄媒体的定位决定了其舆论输出的模式,并不因为受众不同而转变。

总之,“锐实力”论文中对中俄媒体的指控,主要是政府利用财政力量和审查压力去操纵输出的舆论。但是,能够操纵舆论的何止是中俄政府呢?如果说中俄媒体试图降低民主制度的吸引力,那么最有能力这样做的恐怕是西方的媒体。

班农(右)曾是美国右翼媒体机器的领导人之一 (图源:VCG)

拿美国为例,总统特朗普的当选和右翼传媒机器近年来为民粹主义政治造势的成果密不可分。几乎对特朗普的任何荒唐言行都遮盖辩护的福克斯新闻(Fox News)和布赖特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背后,都有私人金主的支持。白宫前首席战略师班农(Steve Bannon)之所以被迫从布赖特巴特新闻辞职,也就是因为背后的金主因为白宫而与其“划清界限”。

从右翼媒体的传播内容来看,他们对资讯的筛选指向性极强,针对美国建制的阴谋论和不实消息极多。除了攻击左翼媒体、对克林顿家族为代表的建制派穷追滥打之外,就连一向在政治上靠向保守派的联邦调查局(FBI),也因为“通俄门”调查而被右翼媒体刻画成滥用执法权力的“腐败部门”。右翼媒体在美国发动的舆论战争,对“民主制度”形象的破坏绝不亚于中俄所谓的“锐实力”。

其实,即使是《纽约时报》这样敢于自称“真相之声”的自由主义媒体,也在一定程度上还原新闻事实的同时,受到左翼政治力量的影响。总之,美国媒体业虽然不受政府的管控,但是仍受到各派政治力量所代表的资本的操纵。

新闻故事总是无时无地地发生,一千个媒体可能会有一千种对事实的诠释。美国学者称中俄对资讯的影响为“锐实力”,而西方民主国家的媒体力量则为“软实力”,但是全球媒体的定位虽然不同,最终仍或多或少的成为权利角力的工具,可谓是殊途同归。

撰写:洁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