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安倍和文在寅都在诠释何为两面派

+

A

-
2018-02-12 02:34:22

由于在慰安妇问题上,韩国总统文在寅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分歧越来越深,曾一度令安倍公开拒绝来自文在寅的出席平昌冬奥会开幕式邀请,虽然最终成行,但双方表面的走近,似乎更突出了矛盾的加剧。

据《日本经济新闻》2月11日报道,安倍与文在寅借平昌冬奥会的见面,很难说对日韩关系走出困境带来帮助。两位首脑都具有的两幅面孔,反而令日韩邦交局面更加复杂。

日韩外交面临的最大阻碍,就是对慰安妇历史问题的认识。当地时间1月4日上午,韩国总统文在寅现身首尔的医院,看望住院的前慰安妇。文在寅说:“解决错误的(慰安妇)协议并非易事,但我将尽最大努力。”

青瓦台公布了文在寅与前慰安妇的合影并介绍称,前慰安妇对相关人士说:“文总统不一样,确实应该好好选择总统。”

文在寅的“受害者中心主义”不知将持续到何时。同一天,其他慰安妇前往青瓦台出席晚宴之际,乘坐的是警察护送的典礼专用车,韩国媒体称“这是国宾级的待遇”。

文在寅(左一)否定日韩慰安妇协议有效性的态度引起日本政府极大不满(图源:VCG)

天生活动家

《产经新闻》的相关报道指出,日本政府坚持的理由,是国与国之间既定的协议,具有非常严肃的法律效力,不能因某一方的政府发生更迭,就可以任意对其否定。

目前,关于2015年签署的日韩慰安妇协议,韩国的工作组在2017年底发布了“并未充分听取受害者意见”的检证结果。之后,文在寅发表声明称,“日韩协议无法解决慰安妇问题。”在1月10日的记者会上,文在寅也表示,要解决慰安妇问题,(日本)必须向慰安妇由衷道歉。

文在寅的发言似乎根本没有考虑过对自己与安倍晋三的信赖关系以及对日外交的影响。在文在寅的背后,存在着呼吁废除日韩慰安妇协议、向总统府施压的慰安妇相关市民团体。负责慰安妇问题的女性家庭部长官郑铉栢是参加市民团体运动的前大学教授。

对于文在寅因慰安妇问题造成的日韩隔阂加剧,《日本经济新闻》的报道认为有因小失大的风险,并且对于原本趋好的日韩关系造成的破坏,对两国发展大局都没有任何好处。

其实,安倍与文在寅的早期会面并不糟糕。2017年7月,在德国汉堡召开G20时的初次会面,文在寅呼吁“希望能多会面深入交流”。安倍则用韩语表示谢意,并说“希望有机会就举行会谈”。会谈后,文在寅对身边的人透露“与安倍坦率地进行了交流”。

文在寅与安倍年纪相仿,但是成长的环境形成了鲜明对比。安倍的父亲是日本前外相、祖父是日本前首相,而文在寅的父母出生在朝鲜,在经济不宽裕的家庭度过了幼年和少年时期。上学后,文在寅投身于反独裁的学生运动,毕业后成为了一名人权派律师,是天生的活动家。

关于自己的性格,文在寅分析称自己有道德洁癖,讨厌妥协和暧昧。青瓦台的高官表示,“解读文在寅的关键词是‘律师’和‘原则主义者’。”

在2017年8月的记者会上,文在寅表示殖民时期被日本强征的韩国劳工对日本企业的个人赔偿请求权并未失效,招致了日本方面的反对。日本政府认为该问题由于1965年签署的日韩请求权协定已经得到解决。在给出上述表态的第2个月,文在寅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与安倍见面时表达了改善日韩关系的意愿,提出“稳定管控”历史的未决问题。

面向未来

文在寅的这些发言看似矛盾,但是对于文在寅来说都是原理和原则。“积弊清算”是文在寅政府的最优先课题。慰安妇问题与强征劳工问题也是积弊清算的内容之一。与日本保持良好关系对于朝鲜问题的解决不可或缺。虽说如此,文在寅的“双轨政策”还是让日本难以接受。他以牢记历史问题的“进步系政治家”的面孔,对日本发表带有敌意的言论后,又以“国家元首”的姿态表达“面向未来”。

2017年11月,文在寅政府在欢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晚宴上端上一份在日韩存在领土争端的竹岛(韩国名:独岛)海域捕捞的“独岛虾”。对于文在寅来说,此举是为了表演给国内民众看,但是在日本看来,这相当于破坏其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给出的承诺。同月,在越南和菲律宾召开的APEC上,安倍与文在寅变得形同陌路。

由此可以看出,对于文在寅的两幅面孔,虽然安倍为了履行自己“有疑问就该当面澄清”的承诺,而改变了不去平昌出席冬奥会开幕式的决定,并在与文在寅的会谈中,强调了日韩在“未来志向”上的共同意愿,也是一种政治人物两面性的表现,但没有解决日韩分歧的现状,还是为原本动荡复杂的东亚局势,继续加入着更多的不和因素。

2018年是日韩共同宣言签订20周年。1998年,时任日本首相小渊惠三与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达成了该宣言。文在寅通过2017年底访日的外长康京和向安倍释放了“期待在具有重要意义的一年两国共同开拓新的未来”的信号。安倍能够多大程度予以回应,也许需要文在寅在两国分歧上率先给出明确答案。

综合编译:岳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