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校园枪击惨案看美国特色的官民矛盾

+

A

-

当地时间2月21日,来自哥伦比亚特区、马里兰州和弗吉尼亚州等地的学生在白宫门口纷纷举起了双手,他们在首都华盛顿进行游行示威,要求政府进行更严格的枪支管制。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枪击案幸存学生交谈 (图源:新华社)

一周前在佛罗里达州发生的校园枪击案导致17个受害者死亡,令世界震动。对此,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不仅没有表态支持控枪,还提议让教师也持枪以保护在校学生,其逻辑匪夷所思。受共和党掌控的佛罗里达州众议院拒绝了悲痛之中要求控枪的幸存者和受害者家属,并且是以压倒性的36-71票。

控枪是多年来美国两党争论不休的话题,而从来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进展,因为共和党保守派在持枪权利上几乎不留任何余地,反而摆出“以枪制枪”的逻辑,促进枪支的买卖。

控枪寸步难行,问题就出在“控枪”的这个“控”字上。

“控枪”也就是Gun Control,其实是美国支持持枪派对枪支管制相关的提案贴上的一个鲜明“标签”。不得不去佩服美国政治家的营销能力,因为“控制”(control)一词几乎犯了所有美国人的禁忌,让控枪法案听起来像是联邦政府对美国公民自由的洗劫。

对于支持持枪者来说,持枪象征着自己不会受到政府的压迫。近年来,无论是共和党人利用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包装持枪权,还是步枪协会传播的政府阴谋论,都反射出美国公民对政府的不信任。

美国虽然国力强盛,却从不在民众对政府信任程度的榜首,2018年全球信任度调查报告中,美国更是暴跌14名,排名33。特朗普上任以后,白宫内部的斗争和丑闻让本就不信任政府的美国人更加怀疑,一个政府内部都没有互信的白宫如何能让公民信任呢?

每一次枪击案发生,持枪派总是把责任归咎给政府机关、执法部门、甚至学校或者机构安全保障的不足,而增加购买枪支的背景调查这种简单的控枪措施,由于是一种政府行为而无法被接受。控枪对很多美国人来说,就等于把枪交给了政府,这是他们不能容忍的。

不仅是枪支管制,在很多执政、司法和军事问题上,美国人也并不信任白宫。泄密者斯诺登(Edward Snowden)和曼宁(Chelsea Manning)都曾是政府和军队内部的官员,他们的泄密如果放在其他国家可能只会被唾弃为“叛国”,但是在美国民间却深受自由主义者的同情,因为他们揭露了政府不为人知的争议行径。

其实,这种不信任从特朗普当选就已经能看得十分透彻。两党的“建制派”都不乏有多年政府经验的政治家,但是美国人宁愿相信一个缺乏基本政治常识的商人特朗普,也不愿意相信资深政治家们经过深思熟虑的演说。

实际上,如今的美国在控枪法案上可能有机会转折。美国昆尼皮亚克大学(Quinnipiac University)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66%的选民“支持更严格的枪支法律”,超过97%的选民希望对购买枪支者进行普遍的背景调查。

控枪的问题虽然出现了希望,但是看到佛罗里达枪击案幸存者对国会议员的控诉,以及州议会的无动于衷,我们就知道政府对公民的失信仍在继续,并且深深影响着美国的年轻人。公民有独立思考和监督政府的能力本是一件好事,但是这样的信任危机会最终对美国不利。

撰写:洁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