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畅销的陌生人:霍金已逝世 时间简史仍难读

+

A

-
2018-03-14 05:12:17
《时间简史》的读者很多,但真正读完的为数不多(图源:VCG)

伦敦时间3月14日,著名物理学家霍金已在其剑桥的住所中去世,享年76岁。对这位兼具学界泰斗和公众明星身份的名流来说,媒体的哀悼自然是首当其冲的。

在中国,霍金(Stephen Hawking)的去世瞬间变成了一种狂欢。成千上万的网民涌向他的“微博”账户致哀。这其中多数是会买《时间简史》看的活人。

但外界终究应该注意到,霍金的名声与其科学成就的持续影响力联系有限,也无关运动神经元病给他带来的生活挑战,《时间简史》的销量才让他成为全球皆知的名人。这本书更把科普变成了一种有利可图的事情。

尴尬的问题随之而来。霍金直到去世前仍在研究的高能物理学过于艰深,对绝大多数人往往如坠五里雾中。事实上,就连霍金那本创下销售记录的《时间简史》本身也颇似天书。

曾在1974年登载了霍金成名论文的知名学术杂志《自然》就此打趣,指出书评界有一个用来衡量某本畅销书被读了多少的“霍金指数”。文字艰深的《时间简史》得分很低,不亚于2011年的畅销书《五十度灰》。

《自然》杂志认为,购买霍金的书的行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彰显消费者的身份;真正阅读它们则是其次。这就让公众陷入了一种无所适从的状态。幸而大众在谈及霍金时总可以马上想到他的“渐冻人”身份,而非某些似是而非的名人名言。这种颇为尴尬的局面也能由此缓解。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霍金作为科学家的影响力可能远不及他在出版、传播领域掀起的风潮。

的确,作为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之后在广义相对论、量子力学、热力学甚至数学等领域都有所建树的科学家,霍金的影响力自然毋庸置疑。在20世纪70年代末,他曾在BBC的电视节目《开启宇宙的钥匙》中出镜。由此成为英语世界家喻户晓的科学家。

但说到底,如果没有那本创下了千万本销售记录的《时间简史》,恐怕霍金的名声也不过如此。

霍金自己也曾指出过,《时间简史》原先的版本十分艰深。若非矮脚鸡(Bantam)出版社的负责编辑古查迪(Peter Guzzardi)一再强调“要让非科学专业的人都能理解”,并在三年多的时间里与之协作,逐章修改,最后还把诘屈聱牙的原书标题改为简明扼要的《时间简史》,恐怕这个出版奇迹就难以呈现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霍金的一生最突出的成就莫过于此:比起他在黑洞等领域的研究,他已经不可逆转地改变了科普产业的格局。让人们认识到了科学思想的文化价值。也让科普的热潮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延续至今。即便《时间简史》的可读性也许仍旧欠奉。

撰写:凌客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