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对峙叙利亚 联合国秘书长警告冷战回归

+

A

-

4月13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个人社交媒体上表示,冷战已经回来了,带着仇恨,但也与之前不同,过去能够避免冲突升级的风险机制和保障措施似乎不再存在。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日前的一番陈词充满了对中东局势的忧虑 (图源:新华社)

美俄在叙利亚局势中针锋相对的态度令国际社会普遍担忧。对于美国联合英法两国对叙利亚的空袭,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mir Putin)表示,美国的指控没有证据,这是一次侵略行动,莫斯科将以最强烈的方式来谴责对叙利亚的打击。
 
此前,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威胁在48小时之内发射导弹至叙利亚,俄方给出强硬回应,称美国发射的所有导弹将被俄击落,发射平台将被瞄准。
 
由于刻意绕开了俄罗斯军事基地,美国的导弹并未被俄罗斯拦截,但是随后俄方再次做出一系列强硬表态,称美英法的行为是对主权国家赤裸裸的侵犯,并在此指出俄罗斯核大国的地位,表示俄罗斯已经受到威胁,这样的行动不会没有后果。4月15日,俄罗斯外交部进一步表示,俄罗斯有回应美国武力施压企图的办法。
 
二战后,前苏联和美国之间的冷战,从美国用来干涉他国政治的“杜鲁门主义”开始,到前苏联解体结束。一直有观察人士认为,冷战的结果并非美国击败了前苏联,而是前苏联放弃了冷战,然而美俄之间的对峙以及冷战的阴霾始终没有真正散去。

普京的硬汉形象扭转了俄罗斯在军事上相对被动的情况,美国在中东的地位受到威胁 (图源:VCG)

前苏联的崩溃让俄罗斯人感到失去了原有的地位,从一个超级大国变成了没有目标和身份认同的一个集体。而普京的出现改变了这一点,这也是他在俄罗斯广受欢迎的原因。
 
回顾普京从政以来的“铁血”政策,不难看出当今俄罗斯在处理国际事务中的姿态已经改变。在普京还是俄罗斯总理时,就已经在第二次车臣战争中展示了自己的强硬。他先是当着记者和摄像机的面,直言“车臣叛军是畜生,不配活在世上”, 之后果断出兵,在被任命为代总统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前往前线视察,并下令“如果在厕所里发现匪徒,就直接把他塞进茅坑里溺死”,所激励的士气可想而知。最终,不仅车臣的核心武装力量被一举打垮,本来乐见车臣大乱的欧美各国也惊愕不已。
 
奠定了“硬汉”形象,普京继续在2008年格鲁吉亚战争中派出陆军打击,最终不仅将格鲁吉亚军队赶出其企图侵略的南奥塞梯,更占领格鲁吉亚所有重要设施和枢纽,令对方毫无反击的能力。2014年,普京再次出手,在克里米亚危机中对乌克兰出兵,俄军迅速集结的22,000人军队,以及大规模出动的俄罗斯黑海舰队,最终帮助克里米亚宣布独立,加入俄联邦。
 
无论是车臣、格鲁吉亚还是乌克兰,看上去的内部政变实际上都是美国和其他盟国背后支持的结果,这与“北约东扩”息息相关,意在通过邻国的动乱堵住俄罗斯通往中东的道路。美国口头警告谴责,经济制裁,在国际组织中孤立俄罗斯,但从未对俄罗斯直接动武,有一部分原因是这些国家并非中东热点本身,其战略意义不足以到让美国派兵支援。

但是,通过这几次战争的胜利,俄罗斯失去的身份认同感和自信,仿佛又被普京的果敢拉了回来,俄罗斯越来越成为能在军事上和美国相提并论的力量。之后的俄罗斯一鼓作气,利用美国的军事虚空加大了在中东的存在,军事影响力不断扩大,特别是在叙利亚反恐事务上几乎取代美国占据了主导。美国对叙利亚发起攻击,实际上是要阻止俄罗斯势力在中东的上升。
 
此时叙利亚的情况,仍不足以说明美俄将有直接的军事冲突。但是,俄罗斯的回应很明显地表示此事不会轻易被放过。美英法联军和俄军已经在叙利亚形成军事对峙,而俄罗斯罕见地对美国导弹进行了威胁,一旦俄军对美国的军舰或飞机开火,这将是连冷战期间都不曾出现过的巨大冲突。
 
一个在中东位置岌岌可危的美国,一个冷战挫败过后卷土重来的俄罗斯,即使不会在叙利亚马上发生冲突,也仍会在其他领域继续长期的,更危险的对峙。美英法实施的军事行动并没有通过联合国的审议,而俄罗斯所提出的谴责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的决议草案,在美英法三国对联合国的影响下也无法通过,国际组织已经无力解决的矛盾,将是美俄双方甚至全球和平安全问题的长期挑战。

撰写:洁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