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制裁中兴给中国两大震撼 千年痼疾终难改变

+

A

-

一个依然喊着万岁的国家,而且这个口号被堂而皇之地大书特书在中央政府庄严的出入口时,一个能够代表这个国家的企业被制裁引发的思考,应该非常深刻。

英国广播公司(BBC)5月2日报道,中兴公司被美国政府制裁后,对中国社会震动很大。事件本质,并不在于中兴违反美国禁令,将内含美国制造的受限类配件和软件产品出口到伊朗,因为此前中兴为此已经按照美国判决支付了巨额罚款。问题根源在于不讲诚信,没有认真履行和美国政府签署的惩罚合约。

中国受到震动的原因可以归纳为两个方面,一是中兴这样一家全球高科技企业因失信导致的代价实在太大。二是将中国的高科技瞬间打回原形。

中国人发现,芯片等所谓的核心产业原来严重受制于人,中国和美国的科技水平差距太大。而且更有讽刺意义的,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高调宣传的中国自主科技带来的“新时代四大发明”,原来没有一个是中国的发明。

虽然中国由此出现了很多反思文章,但囿于中国媒体受到的局限,分析难以戳到真正痛处。最可怕的原因,其实是中国的国家制度,也可以认为是中国应该向何处去的问题。

中国国营的中兴公司被制裁的一大原因是毫无诚信(图源:VCG)

好企业和好制度

其实,中国一直都在模仿,从所有领域的产品到政治制度,却因为最核心的专制主义统领全局,民众与官僚势同水火、法律意识淡漠、人心涣散等痼疾依然存在,也就始终没有确立一个正确的国家发展方向和框架。

宏观政策的这个畸形,致使中观层面的产业问题和微观层面的企业问题无法解决,因为在这两个层次的制度建设和政府监管中,失去了价值衡量标准和坐标系,失去了灵魂。

可以看到,无论从整体还是个体来看,好企业其实同国家的好制度是连在一起的。西方国家的企业之所以普遍比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守法、诚实经营、尊重消费者利益,并具有高得多的竞争力和创造性,原因很多,但一个共同的背景,是西方的成熟体制比发展中国家的更能促进企业合规经营,有激励效应。

中国自己就是一个坏典型。很多中国企业在走向世界的过程中,把中国的那套思维模式和行动方式用于对外投资,就是源于中国的制度大环境一直如此,已经成了中国的一种文化。

因此,中兴事件的爆发,恰恰证明国家的发展方向出了问题。

不一样的中国

2017年的中国政府十九大为中国今后30年制定了发展目标,即建立一个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个目标和方向如果只从字面而非其实际含义理解没有意义。将其同中国几十年走过的路联系起来,就会发现有很大问题。这就是方向和路径出现了偏离和分离。中国所理解的现代化,无论是作为目标还是路径,和人类已经走出来的道路不一样。

迄今为止,现代化已经取得成功的只有自由民主体制国家,它的样板是西方特别是美国,这套制度和国家发展学说比起人类曾经创造的其他形式来,不论从物质的丰富性还是对人的自由度来看,都要好。

虽然不能简单地因为很多民主国家都效仿美国,就可以唯美国的体制马首是瞻,但现代社会发展的这百多年来,政治上的三权分立、法治和政党政治,文化上的言论自由等,是不是普世价值可以探讨,不过至少已被推广到了全球。

有没有比这个“普世价值”及其制度体系更高更好的制度,绝非简单论述可以讲清,有中国学者表示,中国儒家“大同”理想比自由民主更好,从中国古代历史看,已经被自身的历史否定了。

西方的自由民主当然有很多缺点,因为没有一个事物完美无缺,只是目前还没有超过其合理性的制度,虽然中国政府坚决对此不予认同。

不过现实的情况是,这么多年来,中国政府引导中国走的路,给世人的感觉是,似乎故意要和普世之路反着走。

中国历代领导人强调的“中国特色”体现在发展模式上,是国家资本主义,谁都看得出没有社会主义核心理念在支撑,除了口头上。这个模式和西方的自由资本主义正好相反。

例如国家干预,无论深度、广度,中国都要远超西方,政府常常通过国企干预市场,此外还从政策、产业、环保、劳工、人权上等进行干预。例如,中国为了经济发展或者强化某个企业和行业实力,可以牺牲环境、劳工和人权。

拒绝普世道路的后果

中国政府拒绝普世之路,一个根本的理由是中国的国情特殊。中国人喜欢强调其悠久历史。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中,只有中国的历史未曾中断。然而就像人不是活得越长久,就对社会越有贡献一样,中国越来越腐朽、残酷的统治风格,与世界文明的发展确实有可能背道而驰。

中国自唐以后的千年历史,也许如鲁迅所说,是一个“当稳了奴隶和当奴隶而不得”的历史。中兴事件暴露出中国还处于这个历史的链条中。

综编:岳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