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价千亿美元背后 中美贸易谈判和贸易无关

+

A

-

白宫发言人桑德斯5月7日表示,中国首席经济顾问、副总理将于下周访问美国华府,虽然桑德斯未提及人名,但应指日前与美方贸易代表团谈判的刘鹤。 在此之前,美国白宫的高规格谈判代表团结束了和中方的谈判,而谈判的结果不尽人意,中美代表态度都很强硬,分歧很大,官方通报几乎都只是重述自身观点,唯一的成果就是双方仍愿意继续谈判。

美财长率领的贸易谈判代表访华结果不尽人意,中国首席经济顾问刘鹤将访美 (图源:Reuters)

所谓“中美贸易战”走到今天,其实全世界都很清楚,中美之间存在的并不是贸易公平的问题。

首先,按照美方统计出来的,中美贸易逆差3,752亿美元,本身其形成并非是一个政府行为,都不是规划出来的,而是全球化背景下,在全球范围内优化配置资源的结果。换言之,这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结果。美国不是一向提倡市场作用吗?那么现在美国政府提出,要求中国政府在2020年之前使美中双边贸易逆差减少2,000亿美元,这不是违背自身“信仰”吗?

而且,必须注意到的是,这次贸易谈判自上而下,从这次美国高级别谈判代表团的阵仗来看,都是政府官员。如果中美贸易如美国所说如此“不公平”,那么最先反抗的应该是美国企业和资本家,应该是自下而上的。

美国苹果公司CEO库克曾到访白宫和特朗普谈中美贸易问题 (图源:VCG)

再看看企业家的反应吧,与中国有密切贸易来往的企业都对此表示担忧。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保护主义言论引来大量美国企业的集体反对。上至共和党大金主、美国保守派石油大亨科赫兄弟(Charles and David Koch),下至种植大豆小麦的美国农民,都表示这将会伤害到美国的利益。就连硅谷的科技公司也坐不住了,苹果CEO库克(Tim Cook)前不久就贸易战问题来到白宫希望给特朗普“灭火”。

再从对美国民众的影响来看。多年来美国经济以服务业为主,占GDP的70%,对于商品的消费远远大于生产量,加之国民低储蓄高消费的习惯,用进口来满足商品需求是必然的。美国与100多个国家之间都存在贸易逆差,这是美国自身经济结构所产生的结果。

事实上,美方通过大量进口中国低成本劳动密集型产品,大大降低了消费成本,也有利于美国抑制通货膨胀。而放在全球生产链上看,中国商务部发布的《关于中美经贸关系的研究报告》显示,全球价值链中,贸易顺差反映在中国,但利益顺差在美国,总体上双方互利共赢。

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背后仍然是结构性矛盾的难题

据中方统计,2017年,中国货物贸易顺差的57%来自外资企业,59%来自加工贸易。中国从加工贸易中只赚取少量加工费,而美国从设计、零部件供应、营销等环节获利巨丰。

美国一再发难贸易的所谓“不公平”,为何不在自己的经济结构上去找真正的原因?亦或是“装睡的人叫不醒”。其实,从美国对“中国制造2025”的遏制,到中兴事件再到调查华为,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已经十分清晰,而这个矛盾和现在美国所纠结的贸易公平问题根本无关,体现的是美国对于中国实力不断与自身接近而产生的巨大焦虑。

本就对双方有利的中美贸易,被强行冠上“不公平”之名,更多地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特朗普的算盘并非逆差或者贸易,而是在看到中国经济实力不断增强,想通过打压中国来保持美国的优势。而叫嚣减少2,000亿美元的逆差,不过是在国内的选举制度下寻求一点可吹嘘的政绩的方法。

撰写:洁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