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普京新任期面临更大危机 俄罗斯或被愈发孤立

+

A

-
2018-05-14 08:08:01

在俄罗斯总统就任仪式上,获得连任的普京充满自信的表情依然如旧,但俄罗斯面临的国际环境则与6年前大不相同。尤其是与欧美的对立愈发加深。

《日本经济新闻》5月14日报道,进入第四个任期的普京(Vladimir Putin)将带领俄罗斯走向何方引起外界关注的同时,认为他的长期统治越来越不利于俄罗斯的观点或已成主流。

普京在就职演说中,表示“俄罗斯是强大且积极和有影响力的国际社会参与者”,暗示今后也将继续彰显俄罗斯的大国姿态。

6年前,从总理一职重返总统之位的普京在就职典礼当天接连签署了多项总统令。在外交领域,普京强调将重视与欧盟(EU)的关系。还显示出考虑创建统一经济空间,推进经济合作的想法。

普京(前)很想打破欧美在经济上对俄罗斯采取的敌对政策(图源:VCG)

另外,关于与美国的关系,普京当时曾表示“将在平等、互不干涉内政、尊重相互利益的原则下,努力推进稳定、可预见的协调”。

然而,现实并非如此。2014年春季,以合并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为导火索,俄罗斯与欧美的关系骤然冷却。之后,俄罗斯军事介入乌克兰东部,导致与欧美的关系进一步恶化。

之后,俄罗斯2015年秋季对叙利亚实施空袭。普京政权似乎期待,如果空袭能够对结束叙内战和扫除恐怖组织有所贡献,与欧美的关系也将有所改善。然而,欧美批评俄罗斯是叙利亚阿萨德(Bashar Assad)独裁政权的后盾,在阿萨德政权疑似使用化学武器问题上尖锐对立。

在美国,包括干涉2016年总统大选在内的“通俄门”嫌疑对特朗普(Donald Trump)政权造成巨大影响,导致欧洲也对俄罗斯的网络攻击和散布假消息的行为充满警惕。雪上加霜的是,2018年3月在英国发生的使用神经毒剂暗杀俄前特工未遂事件。

对此,英国等与俄罗斯展开了大规模的外交官驱逐战。美国则以与普京政权亲近的新兴财阀巨头和其经营者为制裁对象,加强经济施压。

进入第四任期的普京政权在看似回到冷战时代的惊涛骇浪中起航,不过在预测普京如何掌舵方面有一个分析值得关注。那就是俄罗斯总统助理苏尔科夫(Vladislav Sulkov)2018年4月发表的题为《混血儿的孤独(14+)》的文章。

该文章以俄罗斯合并克里米亚的2014年为界限,断言“俄罗斯朝着西方进发的壮大之旅结束了”。还指出,俄罗斯试图融入西方文明的一部分,成为欧洲“友好家人”的再三且无谓的尝试将被划上休止符。

俄罗斯历史上存在号称“鞑靼枷锁”的被蒙古鞑靼统治的时期。一方面,也存在彼得大帝所象征的西欧化潮流。论文指出“俄罗斯在东方度过了4个世纪,又向西进发4个世纪,但是均未扎根”。上世纪末,因苏联解体,俄罗斯饱尝人口、产业和军事潜力减半的屈辱,但西方却不接受,因此“2014年发生的事是一个必然”。

由此,该分析称这些经历引发的结果,就是“东西方混血儿国家”俄罗斯“迎来了百年(甚至会更长久)地缘政治学孤独”的新时代。分析指出,虽说“孤独并非完全的孤立”,不过无止境的开放也是不可能的。还表示俄罗斯今后也将“开展贸易、吸引投资、交流知识和战斗(战争也是交流的一种)”,虽然这很艰难,但将“越来越有意思”。

苏尔科夫的论文之所以引起关注是因为他被视为支撑普京政权的幕后理论家。尤其是其提出的“主权民主主义”论,成为主张强权统治体制也是民主主义的一种的依据。

 “俄罗斯在上千年的历史中多次经历动乱和时代的严峻考验,但都克服了,宛如‘凤凰涅槃’。”普京在就职演说中发出了如此强势的发言。

此次,普京在就任当天签署的总统令只有到2024年为止的一揽子社会和经济政策,并没有外交方针。先不论俄罗斯是否将走上“百年孤独”之路,外交的走向必然会变得越来越不透明。

综编:岳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