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鹤应警惕特朗普冷落对华贸易鹰派的假象

+

A

-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特使、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5月15日抵达美国,开展第二轮贸易磋商。为了促成和迎接刘鹤访美,开展有成果的磋商,美国总统特朗普开始倚重贸易团队中的“相对温和派或主谈派”,责令美国商务部寻找惩罚中国企业中兴通讯的“替代方案”,使其尽快恢复运转。与此同时,美国财政部也在考虑如何回应中方要求停止相关贸易调查的诉求。刘鹤访美之际,中美贸易争端似乎迎来一个小的“转折点”。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美国的主要接洽人努钦的立场逐渐由强硬转向温和(图源:AFP)

继中美北京贸易谈判无果而终后,为了让华盛顿贸易谈判有所收获,特朗普(Donald Trump)再次展现了灵活和和解的姿态,开始重视贸易团队中的温和派推动和北京达成协议。特朗普同意给中兴提供一条生路,完全是为了将其同美中贸易谈判相互切割。因为从首轮美国财政部长努钦(Steven Mnuchin)率团访问北京进行首轮贸易谈判的过程和结果来看,美国“封杀”中兴招致中共领导层的不满。美国驻中国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5月14日承认,中美贸易谈判的分歧依然很大。

如果美国不调整对中兴的惩罚决定,中美贸易谈判“鲜有共识”,短期内根本不可能达成具体协议。努钦一周前回国向特朗普汇报谈判成果后,曾表示刘鹤会在本周访美,但中国外交部当时并未证实。后来北京派出商务部官员于5月11日访美,才确定了刘鹤访美的计划,但仍未敲定具体访问的时间。直至特朗普5月13日在推特(Twitter)宣布商讨让中兴业务回转之际,中美双方才确定了刘鹤5月中旬4天3夜的访美安排。

这一态度转变引发了国内强硬派的不满,国会两党议员以“国家安全”为由,主张阻止中兴在美业务。对此,特朗普5月14日在推特进行了“解释”,称中兴也从美国企业购买大量零部件。特朗普还强调了自己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私人关系。同日,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Wilbur Ross)也解释道,不应该将中兴的兴衰和美中贸易谈判捆绑在一起。他说:“中兴的确做了一些不恰当的事情,它们也承认这一点,但问题是,要寻找替代方案解决美方关切。”

特朗普本人的善变依然是中美贸易谈判的最大变量(图源:新华社)

舆论认为,这种转变是努钦、罗斯以及白宫全国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的“胜利”。本周中美贸易谈判,他们将占据美方话语权,力主和刘鹤达成符合特朗普期待的协议。

但是,这并不代表白宫贸易及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纳瓦罗(Peter Navarro)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等贸易鹰派代表在美中贸易谈判中失去了话语权。特朗普随时都有可能改变自己的立场,冷落贸易鹰派只是一种假象。而且,努钦和罗斯等人此前也属鹰派,立场转向温和,也是相对的,他们并未完全放弃此前坚持的强硬立场。

不过,特朗普迫不及待地想要和刘鹤达成协议,就必须重用温和派或主谈派。

美国公布和酝酿的对华贸易调查,以及公布高额关税计划,引发中国反击。结果,美国不得不第一时间劝说中国取消相关投资限制和关税举措。这一任务只能由努钦和罗斯牵头。劝说特朗普妥协或和解,也应该是努钦和罗斯扮演的角色。因为即便是双方谈判,最起码要有可谈的空间或议题。如果按纳瓦罗等鹰派的诉求,中美根本没有什么可谈的,或者说根本找不到谈判议题的共同点。北京贸易谈判后,白宫方面发声的主要官员就是努钦和罗斯。罗斯14日还透露了自己劝说中方接受美牛进口的一些细节。

另外,努钦也是国安会成员,考虑问题更会从全局考虑,包括中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合作。这一点和莱特希泽及纳瓦罗不同。

按照特朗普的性格,他认识不到中美关系的复杂,眼中只侧重和北京达成协议,越快越好,越简单越好,尤其要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刘鹤访美前,特朗普策略性地重用温和派,暂时将鹰派放到一边,改变对中兴的封杀立场,某种程度上讲也是为了和刘鹤达成一种“快餐”协议。

当然,中国也要保持警惕,看待对中兴的替代方案能否出台,以及美国会向刘鹤提出何种新要求。因为,特朗普政府内部的鹰派力量“长期存在”,特朗普也擅长平衡利用温和派与鹰派两大势力。如果此次华盛顿谈判无果而终,不排除特朗普重新诉诸强硬政策。中国经贸领导团队要对特朗普可能的善变做好充分准备。

撰写:皇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