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外交人事完成对接 王岐山角色的三种可能

+

A

-
王岐山5月15日首次以国家副主席身份会见美方商界精英和前高官(图源:新华社)

中美第二轮贸易谈判5月16日在华盛顿开幕。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特使、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身份,同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经贸团队谈判。美方牵头人为财政部部长努钦,美国商务部长、贸易代表和其他经贸顾问参与其中。

这是刘鹤以国务院副总理身份第一次访美、以习近平经济幕僚的身份第二次访美,可以说已经和特朗普政府新组建的经贸团队构建联系。美国财政部长努钦(Steven Mnuchin) 作为白宫内阁中的“第三号”人物,暂时力压其他鹰派引领对华贸易谈判。

就习近平政府外交层面,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依然扮演重要角色,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幕后发力。对美方面,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已接洽美国新任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该办公室在中国外交体系中发挥枢纽作用,杨洁篪牵头被认为是“党管外交”的具体表现,和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共同执行外交。值得注意的是,王毅兼任国务委员后尚未和蓬佩奥通话或会面。

特朗普政府外交方面,新上任的国务卿蓬佩奥和国安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占据主导地位,把控国安会整体外交。但是,由于特朗普当前将中美关系发展完全集中在“经贸领域”,主要由努钦、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 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牵头。刘鹤此次访美的主要谈判对象也主要是这三人。

有美国舆论认为,不排除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突然介入此轮谈判,凸显自己的存在感。而事实上,中美贸易谈判至今都存在特朗普的直接干预,或者说通过推特积极“参与”和引导对华谈判的方向、甚至成果。而中国这边,最受关注的人物依然是尚未显性参与或主导中美谈判的国家副主席王岐山。

特朗普曾委任副总统彭斯就朝鲜核、拉美等外交议题发声(图源:VCG)

鉴于王岐山目前在中国政坛权力架构中的角色重要性、特殊性和灵活性,他的影响力无处不在,在对美贸易谈判中就相当于“影子大臣”的角色。

多维新闻此前分析曾指出,美方发起贸易战威胁,中国政府立即表态称“我们也不怕贸易战,如果有人坚持要打贸易战,我们奉陪到底”。按照中国政府的行事方式,若非高层发话,外交部、商务部等实操部门的发言人,断不会说出“奉陪到底”这四个字。“奉陪到底”只会是习近平或者王岐山这种具有和美国打交道的经验,同时也有足够地位和魄力的政治家才能说出的话。

这种“奉陪到底”的预期在刘鹤此次访美前也得到进一步验证。

就在刘鹤抵达美国华府的当天,英国驻华大使吴百纳(Barbara Woodward)在牛津大学发表演讲时提到,在一次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小型晚宴上,针对中美可能的贸易战,习近平深思熟虑地提到,打贸易战没有赢家,但是中共这个党有足够的影响杠杆、中国这个国家也有足够韧性,能够比美国更好地应对好贸易战。

这种从党和国家层面流露出的政治自信,非常符合习近平和王岐山的性格。

当然,王岐山作为国家副主席,不宜轻易出手。出手一般有三种情况,一种是中美贸易谈判僵持不下、分歧难解,王岐山出面“救火”,化解危机;另一种是中美贸易谈判初见曙光,为了做好全局布局和自身利益的最大化,王岐山出马助推、敲定对中美都有历史性意义的协议;第三种情况,则属于中美积累一定的互信后,升级双边经贸关系,比如建立由美国副总统和中国国家副主席牵头的对话机制。

第三种可能性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出现过。当时,中美贸易问题主要通过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进行解决,王岐山曾牵头和美国举行过多轮经贸谈判。随着中美关系重要性和复杂性的凸显,有舆论提出升级这一对话机制,由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和美国副总统牵头。但基于双方互信的缺乏,这一提议并未成为现实。现如今,中美贸易关系更为复杂,矛盾更为突出,如果谈判取得进展,双方不排除升级经贸沟通层级与机制的可能性。

当然,这就需要特朗普“授权”副总统彭斯在对华议题上扮演领导角色,也需要王岐山逐渐由幕后指导走向前台,引领解决中美矛盾。

这种诉求一直存在,只是尚未提到桌面,毕竟当前双方的第一要务是缩小分歧。在此之前,中美领导层的贸易团队必须就基本的诉求和分歧展开磋商,最大程度地弥合分歧,寻求合作共识。按照特朗普的话说,就是要达成完美协议。刘鹤现在的使命正是如此。

撰写:皇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