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合作缘何成为中美贸易休战的急先锋

+

A

-

中美两国5月19日达成贸易停战共识,双方提出将有意义地增加能源进口,以缩减两国贸易逆差。

从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Wilbur Ross)在2018年3月提出中国可以多购买美国的液态天然气,来平衡两国之间的贸易逆差的方案到这一提议升级为两国共识,基本可以确认中美两国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能源合作。可以说中美能源合作成为了贸易休战的急先锋。

在这背后,有两个驱动因素,一个是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经济优先的思维,另一个是全球能源格局变化导致了美国希望抢占中国市场一席之地的需要。

中美贸易代表团谈判达成了通过能源合作缩小贸易逆差的共识(图源:新华社)

特朗普将中美能源贸易推向新高度

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后,重视油气能源出口对美国经济发展与创造就业的作用,而中国因其工业发展带动的巨大能源需求成为了他瞄准的出口对象。2017年2月之后,中国已经成为美国石油最大出口国。美国对中国原油出口从2016年前的零升到2018年1月的40万桶/日,价值近10亿美元。

与原油一样,美国对中国出口的天然气也在不断增长。到2017年,中国已经成为了美国第三大天然气出口国,到2018年1月,美国出口到中国50万吨液化天然气。

当特朗普2017年11月访华时,美国与中国签下了大约2,500亿美元的能源投资大单,随行的商贸代表团包括涉华出口能源企业,例如阿拉斯加天然气开发公司、德州液化天然气公司、钱尼尔能源公司和液化天然气公司。

通过这次访问,中石化、中投公司、中国银行三家与美国阿拉斯加州政府与阿拉斯加州天然气开发公司(AGDC)签订金额达430亿美元的开发协议;中石油与美国切尼尔能源公司签署液态天然气(LNG)长期购销的谅解备忘录,涉及金额110亿元;中国燃气与美国德尔芬公司签署进口液态天然气的合作备忘录,可以说美国各大油气集团都满载而归。

进入2018年,中美之间陷入贸易争端,特朗普不断对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高额关税。

美国方面要求中国可以想办法将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缩减到2,000亿美元,而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Wilbur Ross)在3月份特朗普出台针对中国产品的600亿美元额外关税后,提出中国可以多购买美国的液态天然气,来平衡两国之间的贸易逆差的方案。

在他这番表态背后,揭露出美国方面希望对中国进一步扩大能源出口的考量,甚至有强逼中国购买美国能源的意味。

这次中国国务院总理刘鹤访问美国,积极响应了罗斯的建议,双方在联合声明上表示“有意义地增加美国农产品和能源出口。”目前双方还没有确定中国应该购买多少石油天然气,罗斯将随后出访北京探讨细节,但可以肯定双方又将在2017年11月特朗普访问中国签订数项石油天然气大单后,将中美能源合作推向新的高度。这无疑会为美国油气商进一步打开中国市场创造了条件。

特朗普(左)首次访华为美国签下了数额巨大的能源大单(图源:新华社)

特朗普经济优先的思维

美国曾在1975年出台《能源政策和节能法》严格限制原油出口,到奥巴马(Barack Obama)任内,由于美国页岩革命导致石油天然气产量迅速增长,在2015年12月解禁能源出口。

与特朗普相比,奥巴马任内没有放开对中国的能源出口。即使在奥巴马任内对中国石油出口最多的2016年全年出口7,978,000桶原油到中国,这个数据不到特朗普执政元年2017年美国出口到中国石油的十分之一。

而奥巴马对于中美之间的天然气开采合作也极为谨慎,多次拒绝了中资企业与美方在天然气能源开发项目,直到2016年8月,首艘装载液化天然气的轮船从美国到达中国,两国的天然气交易处于比较低的水平。

在奥巴马任内,中国不断崛起,国内生产总值一度飙升,在2010年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并不断缩小与美国的差距。而中国经济增长需要大量石油天然气进口,对于有深厚政治意识的奥巴马来说,不愿扩大中美能源贸易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不希望美国的石油能源能够助力中国经济发展,这对美国的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地位形成了冲击。

特朗普与其他几任总统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多年从商,养成了逐利的经济优先本能。基于此,他对中国发布多次征收关税,是出于要减少贸易逆差。在他看来,经营一个国家与经营一个企业并没有什么不同,贸易逆差就等同于多年亏损,是不能忍受的,这也是他为什么指责奥巴马等前任总统的原因。

特朗普却没有如此敌我分明的立场,在他看来任何东西都是可以交换的,只要能够给美国带来收益,没有必要设置那么多限制。基于此,他一面要求中国在贸易上强硬让步,甚至不惜强逼中国购买美国的油气资源。

另外,特朗普在华尔街经商多年,与美国石油天然气界大亨有着密切的来往。在他上任总统后,首先任命前埃克森美孚集团CEO蒂勒森(Rex Tillerson)为国务卿。而美国能源供应商一直以来是国内有重要影响力的游说集团,必然会利用各种私人或公共渠道向特朗普施加影响,以求出台更多有利于他们的政策。

撰写:齐慕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