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空间站首邀国际合作 北京重构太空新秩序

+

A

-
当“天宫号”已确定成为中国的国际空间站时,很多分析人士仍颇感惊讶(图源:VCG)

2016年6月后,全球航天界就盛传“天宫号”将成为中国的“国际空间站”。2018年5月28日,这一传闻成了现实。中国驻维也纳联合国代表史忠俊于当天和联合国外层空间事务司(UNOOSA)一同发布公告,宣布中国空间站已“正式开启国际合作,尤其欢迎发展中国家”。中国主导的“天宫号”至此将成为地球轨道上的下一个国际空间探索中心。曾经韬光养晦的北京也突然高调了起来。

“天宫号”的开放固然早在计划之中,但中国“国际空间站”的进展还是超乎了外界的想象。相对于美国在外层空间的敌对态度,以及他在“国际空间站”(ISS)超期服役阶段仍不忘“先发制人”的意图。中国在展开载人宇航后就逐渐显出了当年美苏曾展示的“大国责任”。北京“尤其欢迎发展中国家”的态度更让人联想到他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行动,一种不同以往的太空新秩序也随之呈现。

中国履约开放天宫 

对外界来说,中国的航空航天计划曾经始终充满神秘感,在2016年6月中国发射“遨龙一号”型太空机器人后,坊间还曾津津乐道于“中国太空武器”。

可两年之后,情况就大不一样。中国突然在2018年5月28日发表声明,邀请世界各国积极参与、利用未来的中国空间站开展舱内外搭载实验等合作。这也是中国航天史上首次开放空间站供国际合作。

作为“国之重器”,中国的航天项目很少对国外轻易开放(图源:VCG)

很显然,两年前中国政府、航天部门和联合国达成的“向广大发展中国家提供太空实验的机会”,“帮助发展中国家的航天员进入太空,用中国载人航天载具将各国宇航员送至空间站”的协议并不是说说而已。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中国还计划将“空间站打造成全人类在外空共同的家”,这种气概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美苏太空竞赛时期的大国气度。

此外,中方代表还特意强调“中国开放、和平、共赢的外空国际合作理念”,欢迎各方“参与中国空间站国际合作,携手翱翔太空,谋求共同利益”之际,那个曾经被美国主导的“国际空间站”项目拒之门外的中国似乎突然摇身一变,成为了美、俄之外第三世界国家走向太空仅剩的希望。

中方和联合国外空司已式照会各国机构和企业于2018年8月31日前提出合作项目申请,并明确强调“特别鼓励发展中国家的机构申请”。包括斯里兰卡在内,很多第三世界国家尤其是“一带一路”国家已向中方表明了加盟意向。

目前,法国、印度、南非、尼日利亚、马来西亚等国已表示兴趣。德国、俄罗斯、埃及等国甚至现场转播了中方的这一讲话全程。

中国在航天领域的飞速进展,使之成为美国忌惮的对象(图源:VCG)

被美国阻断的合作

事实上,中国和其他国家展开联合空间探索的消息并不是新闻。在“神舟九号”空间站2012年升空后,欧洲航天局(ESA)就曾有和中国合作,让英国、意大利等国航天员搭乘神舟飞船的意向,还派出部分宇航员学习中文。俄联邦宇航局(FSA)、日本宇宙研究开发机构(JAXA)等机构也有和中国合作的方案。

到2016年后,尽管美国在航空航天领域对中国仍有抵制,但中国和欧洲航天局的合作关系就已确立。2016年7月,中国宇航员叶光富首次参加欧洲航天局的“洞穴训练”国际演习。2017年8月,欧洲航天局也派出了两名宇航员参加中方组织的求生演习项目。到2018年4月,中、俄宇航机构更已商定将“互派宇航员”。

但是,俄方给北京的建议仍是“向国际空间站俄罗斯舱段派中国宇航员”。这个建议显然不可能被主导国际空间站的美国所接受。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担任美国总统之后,其“美国优先”的指导思想更决定了美国航天局(NASA)不太可能和中国交好。

有分析认为,自2013年以来,美国对中国的航空航天研究就表现出了军事层面上的敏感。尽管很多美国科学家美国主张对华应采取较为宽松的做法,但美国军方就认定中国的空间技术对美国卫星等设施的安全“构成了威胁”。特朗普政府虽已宣布“登月计划”,但该计划已明确强调其目的只在于让美国“再次在太空领域领先”。至此,华盛顿的冷战思维也已一目了然。

有专家指出,如果美国当局不希望与中国合作,那么会有其他国家与中国合作。而今,北京就已经在美国的封锁之下确立了这种趋势。加之美军已在2016年10月明确了自己要在太空“先发制人”的志向,中美对峙的局面就此蔓延到宇宙。

尽管中国已经强调要把“人类空间技术的发展红利惠及广大发展中国家”,更要展示一种不同于美苏争霸时代的新思路。但这种思路在美国、特朗普当局尤其是美军面前恐怕未必奏效。可以想象,在2022年后,中美主导下的太空新秩序也一定会非比寻常。

撰写:凌客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