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特会在即 韩专家:习近平应参与签署终战宣言

+

A

-
2018-05-31 02:47:03

韩国世宗研究所统一战略研究室室长郑成长发表题为《第二次朝韩首脑会晤背景、意义以及议题》的文章,文章称,朝鲜转变态度积极应对美朝以及朝韩对话与中国参与对朝制裁有关,因此签署终战宣言中不能绕开中国。

签署终战宣言不能绕开中国

韩国世宗研究所统一战略研究室室长郑成长发表题为《第二次朝韩首脑会晤背景、意义以及议题》的文章,文章全文如下。

2018年5月26日当地时间下午3时至5时,韩国总统文在寅和朝鲜领导者金正恩的第二次朝韩首脑会晤在板门店朝鲜一侧的统一阁举行(朝鲜考虑到此前金正日与金大中、卢武铉的首脑会晤,将此次会晤称为“第四次首脑会晤”)。4月27日行的板店首脑会晤之后,隔一月再次召开朝韩首脑会晤

5月16日,朝以美“超雷霆演和朝公使太永浩(音)在韩国国会进行的演讲为理由,方面取消了原定于行的层会谈。翌日,即5月17日, 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李善权(音)宣布:“严重事态未解决,朝韩政权就难以再对坐面谈。”朝鲜对韩国表现出超强硬立场不到10天,突然改变态度积极响应朝韩对话。

究其原因,笔者认为,5月2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突然宣布取消6.12新加坡美朝首脑会晤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特朗普宣布取消美朝首脑会晤约8个半小时后,朝鲜5月25日上午发表了外务省第一副相金桂冠的讲话,表明了继续推动美朝首脑会晤的意愿。

同一天(5月25日)下午,朝鲜向韩国提议,并于5月26日下午在板门店举行了朝韩第二次首脑会晤。 金正恩如此灵活且迅速的应对的态度,充分体现了他非常重视美朝首脑会晤。

笔者认为,特朗普决定与金正恩进行首脑会晤,文在寅的调解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如果朝鲜单方面取消与朝韩高层会谈,对文在寅政府采取敌对的态度,朝鲜很难获得美国的信任。事实上,朝韩关系的改善与美朝会晤的成功举行有着密切的联系。笔者认为,金正恩也明白这一点,因此急忙召开第二次朝韩首脑会晤。

金正恩在第二次朝韩首脑会晤上再次阐明了“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决心”,同时表达了通过举行美朝首脑会晤,消除战争和对立的历史,并愿意与有关各方协力实现和平与繁荣的意志。金正恩的这种立场通过青瓦台传到了白宫,致使特朗普重启了6.12美朝首脑会晤。

金正恩向文在寅表达了朝鲜弃核能否换来美国对朝鲜的体制安全保障担忧。文在寅向金正恩传达了特朗普的想法,即如果朝鲜弃核,那么美国将中止与朝鲜的敌对关系并推进经济合作的坚定的意志。

笔者认为,朝鲜完全的无核化、美国对朝鲜的体制安全保障以及结束美朝敌对关系和推进经济合作将成为美朝首脑会晤的主要议题。

在此次朝韩首脑会晤中,朝韩双方决定于6月1日举行朝韩高层会晤,同时接连召开旨在缓和军事紧张气氛的军事当局者会议和商讨离散家属团聚活动的红十字会谈。由于朝韩关系不得不受到美朝首脑会晤结果的影响,因此为了顺利履行第一次与第二次朝韩首脑会晤的成果以及实现朝韩关系的稳定发展,美朝首脑会晤的成功召开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美朝就对朝鲜核设施的检查与验证核废弃中间很难找到妥协点。假如朝鲜将核武器和洲际导弹转移到美国,那么朝鲜具备的核能力将会暴露在美国,朝鲜会担心今后的协商能力。

由此,朝鲜会更倾向于将核武器和洲际导弹转移到中国或者俄罗斯,而不是美国。与此同时,比起美国的核设施检验团,朝鲜更愿意选择对朝没有敌对态度的中国和俄罗斯的检验团。美国和韩国需要同中国、俄罗斯加强合作,防止朝鲜无核化过程中出现拖延时间等消极态度。

笔者认为,美朝首脑会晤之后,假如签署终战协议不仅需要美朝韩参与,中国国家主席也应该参与进来。中国军队目前没有在朝鲜驻扎,而且中朝也并没有实现军事上的合作。但是为了在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与构筑和平体制的过程中需要与中国进行合作,同时为了日后推进中朝韩三国的经济合作,也需要让中国参与签署终战协议。

2018年朝鲜积极参与朝韩与美朝对话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中国参与了国际社会对朝制裁,因此排除中国签署终战协议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

5月26日举行的第二次朝韩首脑会晤展示了一种新的对话方式,即朝韩关系陷入僵局时,朝韩首脑不拘泥于形式,直接见面解决问题的新型对话方式。金正恩的这种沟通方式将有助于改善朝韩关系以及朝鲜的外交关系。2018年金正恩二度访问中国,极大改善了其在中国人民心中的形象。

为了朝韩关系的顺利发展,韩国政府有必要调整美韩联合军演以及2016年集体脱北的朝鲜饭店女服务员的问题。笔者认为,假如朝鲜承诺进行完全的无核化,美国和韩国也应该停止将美国战略资产移送至朝鲜半岛,并且应该讨论缩小美韩联合军演规模的方案。

2016年4月,韩国地方选举前带领朝鲜饭店女服务员集体脱北的饭店经理许康日(音)最近接受韩国JTBC电视台的专访中表示,原计划只有他本人和夫人选择脱北,但2016年4月3日晚上突然接到了韩国国情院工作人员的电话,要求把其他饭店服务员都带过来。12名女服务员在马来西亚韩国大使馆前才得知要脱北去韩国的事实。

由此可见,2016年朝鲜饭店女服务员集体脱北事件是朴槿惠政府一手策划的。因此韩国政府应该对此进行道歉并进行相应的赔偿。

至于送回脱北女服务员的问题,应通过国际机构确认女服务员们是否愿意回到朝鲜,同时朝鲜政府不应该将此事与离散家属相聚问题联系在一起。

综合编译:崔静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